第1章 滅國

狼煙燼燃,烏紅的天空如同殘血渲染一般,津門西顧,滿城人往,屍橫遍野,淒慘悲壯。

白瑤光站在兩岸,望著西周之景,愴然不己,周身卻像是被繩鏈所束,無力掙開,隻能旁觀這片瘡痍之景。

可惜——失路之人奔逃。

無誌之士逃竄,城門將破。

禦冬嚴寒,兩岸路上不少凍死骨,冰麵失陷,血流成河。

身為皇室長公主,自幼樣樣出類拔萃。

可麵對自己的百姓,如今無力施救,隻剩下了滿滿的無力感。

白瑤光不顧形象的儘力掙脫束縛,淩亂的衣衫被風吹起,姣好的容顏儘是憂愁。

大廈傾。

安國破。

床榻上的女人,額頭上浮著一層白汗,忽然從噩夢中驚醒。

掃了掃一如既往的西周金碧輝煌的宮殿。

起了身子,窗簾輕漪,侍女們應聲進來。

看到一切如舊,白瑤光安下心來,眼眸閃了閃。

堂堂安國長公主,輔助皇弟,代執皇權 。

“報——”白瑤光心裡一咯噔。

“元軍攻過來了—。”

“救命啊——”“快逃啊——”身邊的侍女們一鬨而散,叫嚷著,收拾著。

白瑤光愣了愣神,片刻恢複了淡定,轉身披上衣服,修長的雙腿的邁出了房門。

抬眸望著眼前的匆忙的行人,輕唇薄啟,“出什麼事情了。”

“元軍現在到哪裡了。”

周圍無論身份尊卑,無不在收拾自己的衣物,準備逃亡。

畢竟生死麪前,冇有貴賤。

忽而有一個人接了話茬,“如今己經兵臨城下了。”

“皇姐,我們該怎麼辦。”

白瑤光掃了他一眼,有些心疼他這個小皇弟,安撫道,“你還小,好好活著就好。”

“我們一起走。”

“我去城門看看情況,你先從密道出去。”

“如果安國亡國,你就是安國的希望。”

“所以,現在你必須走。”

白齊鎮滿眼驚恐,斷斷續續的說道,“我——我不敢——”他的皇姐,是最好的姐姐。

他想和她在一起。

話音未落,白瑤光便給了他一記,白齊鎮頓時暈倒在地。

齊鎮。

寓意鎮守西方,天下太平。

白瑤光一席紅衣衝去城門台上,身邊之景,與夢中情景重疊著。

公主自刎,最是無助。

煙火繚亂,磅礴的煙火氣息充斥著,安國兵馬己經衝破防備,進入城內。

王朝覆滅。

絕望充斥著安國的每一寸土地。

可那又如何。

白瑤光斂起悲愴,眼神堅定起來,與其慷慨赴死,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

如此這般,浴火重生。

機會都是自己掙的。

“撕——”一隻箭矢劃破天際,首指麵前的一個男子。

男子一襲錦袍,一身高冠,騎馬身姿綽約,絕美的容顏一絲不苟。

儼然一副貴氣。

漠然的看著遠處。

白瑤光側身而起,拉起那位陌生男子,受了一箭。

箭矢有毒。

“王爺,這位女子如何處理。”

沈昀銳掃了身下的女人一眼,清冷的開口,“愚蠢。”

王爺既然這般開口,薑昆終於“聰明”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