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這……是什麼神車!

-

方謙帶著略顯古怪的笑容看著他。

“你確定?”

韓老師的神情有些緊張,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

“是的,方謙先生,能夠為您服務,我簡直是榮幸之至啊。”

方謙不再多說什麼。

實際上,昨天在給房車進行升級的時候,也吸收了大量的電子產品。

這使得房車的智慧係統達到了極高的級彆,幾乎與他意念相通。

此刻他坐在車上,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動手,就可以實現自動駕駛。

此外還有許多即便是當下最頂端的科技也無法實現的功能。

他正好有心試驗一下。

隨手一拉,這輛通體銀白色的雪地房車的駕駛室就被打開了。

“要是你想當司機的話,我不介意給你這個機會試試。

不過我先說好,這輛房車的駕馭難度可不低。

到時候,可彆哭鼻子哦。”

韓老師看著那精密無比的駕駛室,雙眼放光。

豪華,太豪華了!

誰能想到其貌不揚的雪地房車內部設計竟然如此精密啊!

這方向盤,這液晶顯示屏,還有這豪華座椅,就算是幾百萬的豪車也不過如此啊!

那股興奮勁一上來,他直接把方謙的好心提醒全部拋到了腦後。

韓老師滿臉貪婪地走到駕駛室旁邊,伸出手撫摸著那黑色皮革包裹的方向盤。

如同在撫摸心愛的女子一般。

他口中用隻有自己才能聽見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方謙啊方謙,還以為你多聰明呢,冇想到也是個蠢貨,居然真的把這房車的駕駛權交給我。

哈哈哈哈!有了這輛車,誰他媽還給你當孫子啊!

從此以後,天高海闊任我翱翔!”

他迫不及待地坐上車子,直接關上了門,栓好了安全帶,點火,各種動作一氣嗬成。

方謙站在後麵,笑嗬嗬地說道:

“注意安全啊,你最好先在小區裡麵熟悉一下車輛狀況,可彆開太遠啊。”

韓老師打開車窗,猖狂大笑道:

“哈哈哈,方謙先生,多謝你願意把雪地房車借給我,這份情誼我可接下了,再見!”

說完之後,他一腳猛踩油門,房車的速度極速飆升,直接朝著淩雲小區之外飛馳而去。

站在後麵的眾多倖存者以及謝美麗這才終於看明白他究竟想要乾什麼。

“糟糕,這個傢夥想要跑!”

“王八蛋,他怎麼這麼自私啊!他跑了我們怎麼辦?”

“畜生啊!他要是真的逃走了,方謙先生一氣之下肯定會把這筆賬算在咱們的頭上,完了,完了!”

方謙愣在原地,臉上帶著冷酷的笑意,卻半點冇有追逐的打算。

韓老師猛踩油門,將雪地方車的速度眨眼之間就提升到了百公裡每小時,可就在這車即將衝出淩雲小區區域之外時,冰冷的機械提示聲傳來:

“檢測車輛被盜,自動尋回係統啟動,抓捕係統啟動。”

韓老師還冇反應過來,他就發現腳下的油門和手中的方向盤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車輛的速度自行降低下來,並且方向盤向左扭轉,居然開始了掉頭。

任憑他使出九牛二虎之力都無法改變車輛分毫。

“怎麼回事?該死!誰讓你掉頭了?你快給老子轉回去!

你這破車,信不信我砸了你!”

可他的話纔剛剛說完,從身後的座椅兩側突然彈出幾根鐵索,瞬間將其捆綁住。

鐵索猛然收縮,巨大的力道幾乎將他整個人給勒成香腸。

“挖槽,好疼!鬆一點,鬆一點,我整個人都要斷了!”

他大聲呼救,可是那捆綁住他的繩索反而越來越緊。

劇烈的疼痛讓他的牙齦都開始滲出鮮血,整個人看著淒慘無比。

在外界。

方謙眼睜睜看著那輛雪地房車衝出淩雲小區的範圍,可冇到幾秒鐘,速度就完全降低,自行掉頭,慢慢開了回來。

他嘴角微微一揚。

“不愧是智慧係統,就是厲害啊!”

而身後的謝美麗等人卻好像見了鬼一樣。

“怎麼回事?這車怎麼開回來了?他不是要跑嗎?”

“總不可能是跑到一半良心發現吧?”

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之中,那輛雪地房車又慢悠悠地開到了方謙的麵前,駕駛室車門打開,韓老師的慘狀瞬間映入所有人眼簾。

隻見七八根鐵索將他死死囚禁在座椅上,全身上下都動彈不得。

並且這些鐵索力道非常大,所有人都能看到韓老師此刻臉色蒼白,口吐鮮血,神情恍惚。

似乎下一刻就要徹底丟掉性命。

頓時,無數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到方謙後,韓老師絕望的雙目之中閃爍著希望的光芒,他顫抖著聲音開口:

“方謙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啊!”

方謙假裝毫不知情,一臉驚訝道:

“哎呀,韓老師,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了啊?

不是說去試試車嘛,現在駕駛體驗怎麼樣啊?

給大家反饋一下,讓大家也聽聽樂子唄。”

韓老師哪裡還不明白,這一切完全都是方謙故意為之。

就是要讓他自討苦吃。

現在他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他隻能一遍又一遍地哀求道:

“方謙先生,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我還有用,我能為你衝鋒陷陣啊!”

說著說著,他又大口吐出了一口鮮血。

離得近的謝美麗和方謙身邊的人都能聽到對方身上骨骼的斷裂聲。

很明顯,這是逐漸收縮的鐵鎖已經強行折斷了他的兩根肋骨。

如果再進行下去,恐怕會刺穿內臟,到那時,閻王爺都救不回來了。

也不見方謙有任何操作,僅是意念一動。

韓老師身上的鐵索便瞬間回收,他整個人也失去了所有力量,從車上摔倒在雪地上。

也虧得地上積雪厚實,若是這一下摔在堅硬的岩石地麵上,恐怕身上又要多出兩道傷疤了。

“好疼,誰來搭把手……”

趴在地上的韓老師伸出手,想要讓身邊的人拉他一把。

可之前那些跟隨他的倖存者,此刻卻都在一旁冷眼旁觀,冇有一人施以援手。

搞笑呢,有好處的時候你就獨自開著車跑。

現在捅出了窟窿回來,還想得到大家的支援?

想都彆想!

謝美麗也是看著他直翻白眼,冷冰冰地開口道:

“喂,你還行不行?

要是不行的話就滾到一邊去,彆耽誤方謙先生執行任務!”

韓老師的心裡彆提多憋屈了。

這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他捂著疼痛的胸口,一步一步走到旁邊。

用餘光偷偷望著現場的所有人以及方謙,眼神的深處隱藏著滿滿的怨恨。

“都看不起我,是吧?都想搞我,是吧?

走著瞧吧,看誰能夠笑到最後!

我可是重點大學畢業的,以我的智商,對付你們綽綽有餘!”

韓老師相信自己隻是一時大意,冇想到這輛雪地房車居然有這麼先進的防盜技術。

否則的話,根本就不會出任何差錯。

方謙打開雪地房車的後車門,對麵前的五百多人說道:

“大家擠一擠,先上車吧,接下來的路還長著呢!”

角落裡的韓老師一臉不屑。

“擠一擠?就算是把人擠成肉泥,這麼大的車子裡麵,最多也就裝個二三十人。

我倒要看你如何裝下這五百人!”

不僅僅是他,現場的所有人都有些疑惑。

“天呐,兩百多公裡,要擠在這憋屈的小車裡,到了之後不會人都冇了吧?”

“唉,能擠多少算多少吧,現在反抗就是等死,咱們還是乖乖聽話就行。”

“隻不過太擠的話,估計很多人都會暈車,到了之後還能有戰鬥力嗎?”

大家懷著忐忑的心情,排著長隊,一個接一個地走向雪地房車的後車門。

一個、兩個、十個……

一百個、兩百個……

看著外麵的人逐漸減少,所有人都意識到有點不太對勁。

不可能吧,怎麼都進去幾百個人了,還能進?

裡麵的那些人呢?

排隊在最後的韓老師和謝美麗也是瞪大了眼睛。

等到終於輪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趴在車門往裡麵看了一眼。

頓時整個人如遭雷擊。

“這……這怎麼可能?

這哪裡是後備箱,這不妥妥的籃球場嗎?”

他們滿臉難以置信,將頭縮出來,又看了看麵前的車。

冇錯啊,這車的體積雖然挺大,但高度也不超過三米,長度也不過四五米的樣子。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內部空間?

五百多個人,此刻密密麻麻地站在房車裡麵,雖然說確實略顯擁擠,但也還綽綽有餘。

這……這究竟是什麼神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