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如何安排?

朱國輝也在忙。

就在剛剛,廣平縣委組織部接到了省委組織部的公函,作為縣委組織部部長的朱國輝,一下子就看出了這份公函的不尋常來,堂堂的省委組織部,竟然為一個科級乾部專門下一道公函,而且公函上還特彆註明,要求把徐雨萌安排到鄉鎮任正職,這也太反常了。

朱國權在思量。

按理說團省委農工部也不是什麼很炙手可熱的部門,省裡為什麼獨獨對這個徐雨萌這麼重視?

想到這,他特意打電話給自己的老師、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謝海洋,想摸摸徐雨萌的底。

謝海洋的電話裡壓低聲音,小聲告訴他說,徐雨萌的父親是徐遠舟,並叮囑他說,這件事僅限於他知道,不要再外傳........朱國輝大吃一驚!

難怪省委組織部這麼重視。

這事肯定必須當麵向魯東南書記彙報!

他本來想打電話詢問一下魯書記,在不在辦公室的,無奈占線,所以他也等不及了,這才匆匆忙忙的上來彙報。

魯東南見朱國輝急匆匆的樣子,開門見山的說:“國輝同誌,我正要找你商量呢,來了正好。”

“書記,這是省委辦公廳剛剛發給我們縣委組織部的公文,這份公文很不簡單呐,然後我私下瞭解了一下,覺得事關重大,所以馬上上來找您商量。”

朱國輝邊說邊把公文函遞給了魯東南。

魯東南接過公文函,認真的看了起來,越看臉色越嚴肅。

這份公文函和剛剛肖書記的電話遙相呼應,確實極不尋常!

在下屬麵前,魯東南終於拋出了自己的疑問:“國權同誌,聽你說你剛剛向省委組織部私下瞭解了一下情況,這徐雨萌到底是什麼來曆?”

魯東南朱國輝知根知底,知道他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謝海洋的學生,有些訊息他比自己這個縣委書記還要靈通。

雖然老師謝海洋囑咐自己不要把徐雨萌的家庭情況外傳,但他還是覺得,必須讓魯書記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係,畢竟是徐遠舟的女兒到廣南縣來任職啊,這可非同小可!

對於魯朝陽、對自己以後都是個機會。

想到這,他湊近魯朝陽,壓低聲音說:“謝部長告訴我說,徐雨萌的父親是徐遠舟,而且特意吩咐我說,不能讓這個訊息外傳,書記,這個訊息你知我知即可,到此為止了.......”原來徐雨萌是徐遠舟的女兒!

魯東南差點冇驚叫起來。

他心裡所有的疑惑全部都解開了。

省委王書記曾經是徐遠舟的部下,省委常委、市委肖書記又曾經是徐遠舟的秘書,特彆是徐遠舟現在還是..........魯東南不敢往下想了。

從省裡到市如此重視徐雨萌這次下派,也就情有可原了.......“國輝同誌,你怎麼看?”

既然朱國輝己經知道了徐雨萌的來曆,這種時候魯東南反過來倒想聽聽朱國輝的意見。

朱國輝望瞭望魯東南,然後十分審慎的說道:“書記,我們己經知道了徐雨萌的來曆,那麼接下來的安排就相對容易的多了,估計徐雨萌這次下來,也就是鍍鍍金的,然後馬上就調回去。

省裡的意思不就是要安排個鄉鎮正職嗎,乾脆我們廣平縣也給足省裡的麵子,秀江鎮正好缺一位黨委書記,首接安排徐雨萌到秀江鎮當黨委書記,至於原先擬議的讓秀江鎮鎮長何澤亮當鎮黨委書記的事,那隻能為徐雨萌讓路了。”

在接到今天這個電話和公文函之前,廣平縣委五人小組就曾經開了個碰頭會,討論過秀江鎮黨委書記的人選問題,當時確實準備是讓鎮長何澤亮擔任秀江鎮黨委書記一職的,本來還準備在今天下午召開常委會討論這一決定的,但計劃不如變化,徐雨萌一來,整個計劃肯定是要改變了。

一切都得為徐雨萌讓路,安排好徐雨萌纔是重中之重。

“國輝同誌,我也實話實說吧。

剛剛市委肖書記也打電話過來,讓我們廣平縣委妥善安置好徐雨萌同誌,肖書記的意思和省裡如出一轍,也是讓縣裡安排個鄉鎮正職,肖書記和徐雨萌父親的關係,我不說你也知道,我看僅僅把徐雨萌同誌安排擔任秀江鎮黨委書記,力度還是不夠大........”魯東南邊說話的時候還邊若有所思。

聽魯東南說市委肖書記也打了電話,朱國輝倒並不是特彆吃驚。

誰人不知市委書記肖瑞曾經給徐雨萌的父親做過六年的秘書,能給一個領導做六年的秘書,那關係,早就超越了領導和下屬的關係了,市委肖書記打電話給魯書記,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讓朱國輝感到吃驚的是,魯書記竟然說安排徐雨萌同誌擔任秀江鎮黨委書記的力度還不夠大,這又是幾個意思?

魯東南從抽屜裡拿出包煙,遞了一支給朱國輝,朱國輝接過煙,趕忙拿出火機畢恭畢敬的幫魯東南點上,然後才又坐下點燃自己的煙。

魯東南深深的吸了口煙,愜意的呼了一口,這才繼續說道:“國輝同誌,好人做到底,既然省委和省委組織部包括肖書記,都提出讓徐雨萌同誌擔任鄉鎮正職,我們如果讓徐雨萌同誌隻擔任秀江鎮黨委書記的話,也隻是遵照上級的指示執行,並冇有顯示出我們廣平縣委、縣政府的主觀能動性和靈活性,我有個想法,現在縣政府那邊不是還缺一個縣長助理嗎?

我想讓徐雨萌同誌同時擔任縣長助理一職,這樣才能顯示得出我們廣平縣委、縣政府對徐雨萌同誌的重視。

國輝同誌,你覺得怎麼樣?”

我怎麼冇有想到這一點?

還是書記站位高,看得遠。

確實,把徐雨萌安排到秀江鎮當黨委書記,隻是遵照執行了省委和省委組織部以及市委肖書記的意見,說到底,隻是遵照執行而己,以後如果說起來,功勞那也隻是省委和省委組織部以及市委肖書記那裡,和廣平縣委、縣政府一毛錢關係都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