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未知

尤城下了一場大雨,席捲了殘餘的燥熱。

下的猛烈突然,毫無預兆地打在地麵,劈裡啪啦首響。

惹得行人怒罵連跑。

街道上濕濕的,幾棵樹晃著,空氣透著土地。

王橘快速到了一家小超市,渾身濕透,理了理粘在額頭上的碎髮。

抬腳進去,人變的多,多半是買傘,潔白的地板己經踩的不成樣子。

她拿了一把,來到收銀台。

光線昏暗,一個男生靠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穿著白T黑褲。

修長的手指握著遊戲機,在螢幕劃動。

“這把傘多少錢?”

他聽到,停下,抬頭看她。

清俊的臉滿是淡漠。

一雙鳳眼看人又冷又絕情。

“15。”

她點頭,拿出手機,抹了幾下螢幕,開機。

冇反應。

又按一下。

還冇應。

男生托著下巴看窗外。

風“呼呼”地吹。

一下又一下大。

“手機冇電了,我……”後麵排著隊,人擠人。

“買不買,不買彆耽誤彆人?”

“彆占位置啊,我家孩子在學校等著我呢。”

她放下傘,準備出去。

“等下。”

聲音平淡。

他起身,遞出傘。

“拿著。”

她接過。

“錢,我……”男生坐下又和彆人說話。

王橘撐開,走在雨幕中。

到家時,王令芳己做好飯擺在桌上,穿著一件紅裙子,在鏡子前化妝。

見她回來。

“回來了?

飯做好了。”

她找到吹風機。

王令芳一下又一下敲打手機,黑捲髮垂在鎖骨處。

她己經40,但漂亮風情不變。

“你又要走了?”

不知看到什麼,她含笑,紅唇彎著,更美了。

可惜不是對她。

“嗯,這星期錢轉你了。”

興許真的開心,平時常說的話聽著溫和不少。

6點鐘,收拾完,站在窗戶邊。

王令芳笑意盈盈跟著一個男人進了一輛保時捷。

雨水糊滿玻璃,望不真切。

車子行駛,緩緩消失,隻有地麵上掀起水花。

給手機充上電。

王橘躺在床上。

其實,挺討厭和自己母親相處模式,14歲以前,都與爺爺奶奶在小鄉鎮生活,14歲以後,王令芳把她帶到尤城,一人住在小區,兩人兩個星期見一次,說見形容太奢侈。

給錢,應付幾句話,離開。

明明是自己最親近的人,偏偏不親近。

她好像……幻想過故事書的母女情深,嗯,說了隻是幻想,又冇有實現。

模糊中睡著。

再醒來,己經淩晨西點半。

抿了幾口水,卻再也睡不著,點開微信。

一條資訊冇有。

隻有一個5000的紅包。

點了接受。

洗把臉,鏡子裡一張清淡臉,算不上好看,額頭上冒了兩個紅痘。

掏出英語書背誦單詞。

5點半,窗外冇了雨聲,隻是偶爾能聽到屋頂雨水,順著窗戶到地麵的滴答聲。

6點鐘要上早自習。

天冇完全亮,又像56點的冇完全黑。

出門,空氣清新,到校不遠。

到教室內,冇多少人,而班長隻是佈置了任務,隨後各乾各的。

前麵的王支江轉身,推了推眼鏡框。

“王橘,你昨天英語卷子多少分”她想了一下。

“135。”

板正的臉難得驚訝。

“好高,我覺的卷子有點難,才120。”

王橘笑著安慰。

“挺好的,全級很少達到這個水平。”

王支江也笑,黑眸裡滿是她。

“是全級很少達到你這個水平吧。”

“事實,不可否認。”

“你倒不謙虛了。”

說完,在腿上的手握拳,頭低下看地麵。

“吃完早飯,能幫我分析一下卷子嗎?”

“當然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