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戌年朝野昏亂,聚金田聖女興兵(1)

-

在1842年,第一次鴉.片戰爭戰敗以後,本就墮落**的清王朝進一步的衰退,而英帝國主義者也得以通過不平等條約加大對中國的剝削。

鴉.片和其它西洋工業品的流入破壞了中國自給自足的農村經濟,加之官紳地主階級不斷通過土地兼併和高利貸來積累財富,農民階級和地主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空前激化。富者日富,貧者日貧,大量無法滿足基本生活需求的貧苦人投入了一場又一場反清運動,民間暴動與起義絡繹不絕。

在這樣一個風雨飄搖、民不聊生的時代,隻要你有名望、有能力,振臂一呼,便能拉起一支由貧苦人與投機份子組成的抗清隊伍,成就一番不隻屬於自己的偉業。

公元1850年11月,在廣西桂平的紫荊山路上,一夥地主團練武裝正在押解著一個身著粗布衣服的中年漢子。

隻見那壯漢在被扣住時不僅冇有絲毫膽怯求饒,反而對著押送者怒罵道:“王作新,我本以為你是一方豪傑才與你深交,卻冇想到你是個狼心狗肺的傢夥,要拿我的人頭去找那狗官討賞。”

“老馮啊,這回可是怪不得兄弟我了。你非要隨那勞什子聖女謀反,破壞綱常,禍亂世間。我不拿你,實在是上對不起浩蕩皇恩,下對不起心中良知啊。”

“你可知道那滿清朝廷**無能……”

還未等馮雲山嘴炮完畢,隻聽見身後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從遠到近傳來,一行人皆回頭望去。忽然間一根箭矢嗖的一聲從百步之外射來,當場將押著馮雲山的小兵射到在地,連帶著馮雲山都被這股衝擊力被掀在地上。

來者跨騎高頭大馬,身長七尺有餘。頭纏紅巾,一身白布素袍,手持弓箭,肩膀上用帶子掛住一支木杆長矛。眼神惡狠狠地盯住前方,烏黑瞳孔住彷彿能透見十八層煉獄,正是自命聖女的李初夏。

“是聖女大人來了”。馮雲山大喜過望,迅速拔出身邊死兵的腰刀,割開繩索一躍而起,向戰場之外逃去。

有十餘人的團練武裝見敵兵來襲,紛紛掏出刀劍弓弩火.槍,對準了來者。怎想那聖女又是一箭迎麵射來,當場擊斃火.槍士兵一名。團練兵兩枚箭矢射出,一枚未中一枚被隨手抓住。

一人一馬不消片刻就奔至士兵前頭,膽怯著已經開始向兩旁逃跑。馬上人一腳踢死一個冒死在側麵欲用刀砍馬的士兵,然後用長矛挑起領頭的王作新。長矛貫穿了他的右肩,連帶著整個身體都被掛在空中。

“降者不殺!”馬上女聲怒吼道,彷彿大地都在震動。

其餘士兵被這武神嚇得屁滾尿流,當場丟下武器跪地求饒。

聖女將驚魂未定的王作新插在路旁的土坡上,罵到:“好一個王秀才,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我的人動手。正好我已經有意起事,那便先斬你來祭旗吧。”

王作新也算是個機敏的人物,他強忍著劇痛,急中生智道:“聖女大人饒命啊,我可以入夥給聖教效力。我家中還有千畝良田,妻妾五人,錢糧布匹不計,都可以獻給大人衝作軍資啊!”

“哼,我殺了你,也能奪走你的一切東西。不過讓你親自來獻確實方便些,如今便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戰局結束之後,支援的教會部眾才氣喘籲籲地趕來,聖女讓他們收繳武器,押送投降的團練士兵們,順帶還給被一槍捅穿的王作新拔出了長矛,簡單包紮了傷口。

王作新一邊慘叫著,一邊心裡把聖女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一遍。

“這無知婦人仗著自己有幾分蠻力,就敢學天地會為非作歹,到時就看官兵怎麼收拾她。隻是我得找個機會溜號,切不能被他們所牽連。”王作新心想。

回到紫荊山上的分壇後,聖女明白起義已經到了不得不開始的地步,她召集教會的中高層教眾,對他們說道:“這是平日裡在紫荊山鄉中橫行的王秀才,如今已經被我拿下了。他答應帶我們去取他的財物,回頭且看看他的誠意如何。”

“小的唯聖女是從。”王秀才磕了兩個響頭道。

聖女讓手下把王作新拉了下去,然後對著眾人發號施令道:“如今一切就緒,此時不舉更待何時蕭朝貴、石達開、韋昌輝,你們且帶人去各分壇集結部眾,在明日巳時集結於金田村,正式宣佈起義。”

“是”、“必不辱使命”

在特使派出後,天色已經漸黑了,聖女在操練完營團後,便回到院子裡。她剛一入院門,便聽見有人抱著一塊石牌子,喃喃唸到:“庚戌十一,金戈錚錚;跟隨我主,建立天國。庚戌十一……”

“洪秀全。”聖女將手靠在那人肩上道

“啊!”洪秀全嚇了一跳,然後看著聖女道:“大人。”

“明日教眾雲集,還需多勞煩大祭司執行儀式。祭祀不妨調節一下心情,睡個安穩的好覺,明天也更有精力些。”

“聖女大人,我隻是在恍惚間受到了天主的一些感召。”

“說來聽聽。”

“我夢到我們於此地起事後,轉戰南北,屠滅清妖無數。然而形勢急轉直下,教會高層不思進取,內鬥不休,最終落得了個淒慘覆滅的下場。”

“嗯,我看著像是天主的警醒。若是我們不思進取,熱衷內鬥,便會為主所拋棄。不論如何,天主既派我下凡,就是要起到監督領導你們的作用。隻要按我說的做,便不用擔心遭此劫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