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來日,她一定會有更好的發展平台!

不過此刻,她的滿心滿眼,都是麵前這個溫潤的男子。

健身過後的江成昊,皮膚微微發紅,頭髮也被汗水打濕了,眼睛好像被霧水浸泡過一樣。

整個人很有力量感。

再看一眼他運動背心下的肌肉線條……

徐紫欣嘴唇緊緊抿著,心跳都變快了!

江成昊的表情依舊很冷,還毫無感情地說了聲:“那恭喜。”

“謝謝!”

徐紫欣用力捏了捏手掌,強迫自己不要再想東想西。

之後,她做出憂傷的樣子,喃喃說道:“姐姐的事,我也聽說了,我很擔心她呢。”

說完,徐紫欣又用力歎氣:“如果我主動關心的話,以姐姐的脾氣,她肯定會覺得我在嘲笑她。哎,冇辦法,她就是這樣敏感的性子。”

徐紫欣表麵上在關心人,實則?找了機會就給徐蕭瀟潑臟水。

江成昊自然不會信。

還有,這女人矯揉造作的樣子,是真的讓人感覺到厭煩。

江成昊的厭煩,已經從他的表情中顯露出來了。

徐紫欣瞧見之後,不敢再表演下去。

她趕緊說出自己的真實意圖:“姐姐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

“嗯!”

“那請你把這個,交給姐姐。”

說話間,徐紫欣將一個方方正正的盒子,遞給了江成昊。

並說:“這個固體香膏,有安神的作用,請你一定讓姐姐用上,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江成昊低頭看了看,回道:“知道了,還有彆的事嗎?”

“冇了,你快忙吧。”徐紫欣違心說著。

而江成昊卻冇和她客氣,抬步就走。

心上人就這樣走掉了,徐紫欣好捨不得。

她轉過身,還戀戀不捨地盯著那個男人的背影。

江成昊離開健身館之後,便仔細看著徐紫欣給的香膏。

外表上看,冇什麼異樣。

可江成昊總覺得不放心。

最後,他帶著東西找上柳心愛。

“能幫我看一下,這東西的成分嗎?”

柳心愛點點頭,又問:“這是買到不放心的產品了?”

“彆人送的,來路不明。”

江成昊提起“彆人”這兩個字的時候,麵帶煞氣。

足以可見,這個“彆人”,很不一般。

柳心愛也冇有多說什麼,直接動手切下來一塊香膏,準備送去實驗室。

可就是這麼一切……

讓她發現一個黑色的角。

這裡麵竟然還藏了東西!

柳心愛抬眸看向江成昊,便要說話。

可是江成昊卻示意她先安靜,然後輕輕搖頭。

柳心愛見狀,抿起唇。

而江成昊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問:“什麼時候能出結果?”

“明天。”

“知道了,如果東西冇什麼問題,我就拿給蕭瀟。”

“嗯,等我訊息吧。”

兩個人就此分開。

坐上車子之後,江成昊便收到了柳心愛發來的資訊:究竟怎麼回事?

這事解釋起來,挺麻煩的。

江成昊想了想,乾脆隻回了四個字:將計就計。

柳心愛看後,明白了什麼,冇再多問。

可是她的心裡始終記掛著這件事。

為了增加準確度,她還換了一台更加精密的儀器來做檢測。

而且檢測結果在她下班之前就出來了。

固體香膏的成分冇問題。

柳心愛將這個結果告訴給江成昊。

但江成昊還是在第二天的時候,纔將這東西放在徐蕭瀟的房間裡。

他告訴徐蕭瀟,香膏裡麵有個監聽器。

而將其放在她房間裡的原因,是想趁機迷惑對方。

雖說這是個很好的誘敵機會,但江成昊很擔心徐蕭瀟會緊張。

可結果?

徐蕭瀟猶如戲精上身一樣,冇事就對著固體香膏唉聲歎氣。

偶爾還會哽咽哭泣,甚至說些悲觀厭世的話!

張姐都聽無語了。

她想,徐蕭瀟還蠻有表演天分的。

這不著痕跡的表演,還不得將徐家人騙得團團轉?

事實上,徐家人的確相信了徐蕭瀟的表演!

尤其是程雪梨,她冇事就坐在接收器的旁邊聽。

越聽越解氣!

此刻,她還拽來老公和女兒一起聽,並評價道:“這個死丫頭,她也有今天!”

徐父將徐蕭瀟養這麼大,還冇看過她脆弱的樣子呢。

可剛剛,徐蕭瀟竟然“哭哭啼啼”的。

這讓徐父生出了一點惻隱之心:“這孩子,不會真的想不開吧?”

程雪梨冷哼道:“那也是她的命!我告訴你,你可彆給我心軟,死丫頭有今天的結局,都是咎由自取!”

“話雖如此……但你也出氣了,要不然,就算了?”

算了?

那怎麼可能!

程雪梨一想到徐蕭瀟在她麵前囂張跋扈的樣子,恨不能讓那女人去跳樓!

而且,現在事情的發展已經不是他們一家說了算的。

程雪梨就提醒道:“你是出氣了,但是你看王強,像是出氣的樣子?我感覺,他不把徐蕭瀟逼瘋,是不會罷休的!”

“哎呀,這……”

徐父有點不安,眼珠亂轉。

瞧他這個樣子,程雪梨冷冷道:“如果你捨不得,就搬去和你的大女兒住去,彆在我們麵前假裝心善!”

徐父的嘴唇動了動。

但最終,他也冇有再說話。

徐父與程雪梨你來我往的時候,徐紫欣一直都很安靜。

這反應……不太對勁兒。

程雪梨後知後覺地留意到了徐紫欣的異樣,她趕緊問:“紫欣,你怎麼不開心啊?”

“有什麼好開心的。”

徐紫欣說完,就回了房間,收拾要去健身房需要的東西。

她與程雪梨不一樣,程雪梨在徐蕭瀟那吃過苦頭,所以想要瘋狂報複,落井下石。

可是徐紫欣的心思……主要在江成昊的身上。

現在徐蕭瀟已經板上釘釘的完蛋了。

徐紫欣必須趁機把江成昊搶過來!

收拾好東西,徐紫欣再次去了健身房,準備采取行動。

不過這次,她冇走到健身房裡麵,而是去了外麵的停車場,並找到江成昊的車。

當天色漸漸擦黑的時候,江成昊走了出來。

他剛鍛鍊完,又洗了個澡,此刻他的身上,還有洗髮水的清新香氣。

就在江成昊準備上車的時候,徐紫欣繞過來,並故作驚訝地說:“又碰到了,好巧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