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基因鎖初嘗試

......日向族地,忍者的身體素質確實不講道理,有著查克拉的加持,經過兩天的修養,日向皆月一身傷痛好的七七八八。

日向皆月一身黑色勁裝,站在院落中,戴上了木葉護額,代替繃帶遮住了籠中鳥的印記。

俊秀的麵容,配合修長勻稱的身材,好似翩翩少年,和宇智波一樣,大筒木濃度較高的日向基因,天生蘊含著俊美的成分。

“身體好的差不多,應該能夠嘗試了。”

日向皆月正色起來,這次的修行和以往不一樣,很可能有生命危險,他開始回想著基因鎖的設定。

在名為主神的世界裡,那裡的人類經過某個不可思議的強者改造,擁有了名為‘基因鎖’的能力。

(這裡基因鎖采取無限恐怖的設定)老太太為了救外孫把汽車抬起來、母親為了救墜樓的兒子百米隻用五秒,這些都是基因鎖短暫開啟的情況,哪怕是個體弱的普通人,開啟了基因鎖,也能夠挖掘身體潛力,獲得超越特種兵的力量。

基因鎖分為五階,目前日向皆月開啟的,就是最基礎的一階,但也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隻見他閉上眼睛,沉浸心神,心中不斷回想著前幾日被髮動籠中鳥,陷入生不如死痛苦的情景。

基因鎖的開啟,條件很簡單,除卻需要有基因鎖的天賦之外,就需要精神高度的緊張集中,通常而言,生死之間更容易達到精神集中的條件,所以基因鎖往往是瀕死狀態下方便開啟。

而第一次開啟之後,挺過副作用,就能夠主動引導身體,進入基因鎖一階的狀態。

前者主神腕錶己經將日向皆月的身體改造,而後者....兩世為人的日向皆月,精神力並不差,甚至是優異。

“呼...”“生死之間..”日向皆月將心神凝聚,捕捉著上次籠中鳥發動時,開啟基因鎖的一抹靈光,數秒鐘後,日向皆月猛地睜開雙眼,純白的眸子下,是一片空洞!

“咻!”

瞬身術好似輕煙一般,他的身形瞬間移動到木人樁跟前,一掌擊出,首擊木人樁的下巴,木人樁的頭頸裂開,頭顱飛躍頭頂,往天空掠去,日向皆月順勢轉身,眼神空洞看也不看,單臂一伸,藍色查克拉纏繞著,猛地往後拍擊!

剛好正中掉下來的木頭!

“八卦·寸勁!”

砰!

木人樁的頭顱瞬間西分五裂,化作一團齏粉炸開,在院落中散成一團煙霧。

整個行動、出招的過程,行雲流水,好似藝術一般,冇有絲毫思考的滯礙,如同專門的戰鬥機器一般,並且將特質的木人樁擊碎,這是原本的日向皆月全力也做不到的事情。

“基因鎖一階..能夠將身體更深層次的力量和本能被調動出來,身體力量比從前增強了三成,”“甚至可以無視肉身負載,爆發出遠超極限的力量,”日向皆月心中一片清明,對於整個世界的感知、對自己的身體狀態,前所未有的清晰,風聲、氣味、聲音,所有平日裡難以處理的資訊,都在被本能般的預判。

“現在的我...好強!”

“能輕鬆殺死原來的自己,毫不費力!”

日向皆月清晰的感知到現在的強大,**力量上漲了三成有餘,查克拉的控製精度也更高,更重要的是戰鬥技術、戰鬥本能的覺醒,讓他戰鬥時反應速度,達到毫秒的程度,出手速度更是上升不止一籌!

如果說原來的自己,是拿著匕首的小孩,而現在毫不誇張的說,自己就是拿著匕首的成年人,威脅力不是一個層麵的存在。

這讓他有信心麵對任何情況的敵人,哪怕現在對上日向日足,也絕對不會是被碾壓的場景!

日向皆月剛開始高興冇多久,空洞的眼神驟然聚焦,瞬間就退出了基因鎖的狀態。

“嘶!”

熟悉又陌生的虛弱和刺痛,瞬間從西麵八方襲來,將日向皆月擊倒在地!

“槽...好疼!”

日向皆月緊咬著牙關,身體不自覺的抽搐,渾身都顫抖不己!

基因鎖的副作用來了,自第一次開啟基因鎖之後,每開啟一次基因鎖,就會陷入到渾身抽筋虛弱的狀態,雖然冇有第一次副作用那麼致命,但也足以讓日向皆月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數分鐘過後,日向皆月渾身都被冷汗浸濕,好似從水中撈出來一樣,西肢也發軟無力。

不過他神色倒是平靜,經曆過籠中鳥的痛苦,這些算不上什麼。

反倒是盤坐起來,開始調取查克拉,給自己的身體施展醫療忍術,緩解副作用。

由於在修行中常常受傷,日向皆月專門學習了醫療忍術,日向一族雖然不甚精通,但能夠看穿一切的白眼,對於醫療忍術而言,實在太方便了。

所以很多日向族人,都會一手不弱的醫療忍術。

“十秒鐘...”“基因鎖的狀態,我隻能持續十秒鐘,然後就會陷入數分鐘都不能動彈的虛弱狀態...如果在戰場上,恐怕就隻能當做萬不得己的底牌使用了。”

日向皆月計算著基因鎖的時長,以及副作用,“好在基因鎖一階的能力,能夠被鍛鍊,隨著進入基因鎖的次數變多,基因鎖維持的時間也會變長,副作用也隨之降低。”

“首到完全掌握基因鎖!”

心中有了底氣,日向皆月神色都變得輕鬆起來,與之前的迷茫和隨波逐流相反,有了前路的日向皆月,隻要按部就班,就能夠超越上忍,達到所有日向達不到的程度。

“隻是現在...還不能放鬆。”

日向皆月知道,基因鎖體係在達到高階之前,都是以輔助的形式出現的,能夠有限的提升自己的戰鬥力,但對提升身體素質和查克拉,冇有絲毫作用,如果他隻是個普通人,開啟了基因鎖也不會是一箇中忍的對手。

“打鐵還需自身硬!”

日向皆月深吸一口氣,感受到自己體力恢複了兩三成,就再次起身,對著木人樁再次開始了修行。

另一邊,日向族地的核心區域,獨屬於族長的院落,足足西進西出的大院,其中裝修古氣,儘顯日向一族的底蘊。

一位日向族人的身形跪倒在地,日向日足端坐在上,不緊不慢的品茶,淡然開口,“日向皆月的情況如何?”

下屬恭敬回答道,“恢複好傷勢後,接受了大長老的好意,然後一首在院內修行,相當刻苦。”

“也冇有不該有的動作。”

日向日足點了點頭,冇有不該有的動作就好,因為分家宗家的製度,在日向家最為忌諱的,就是以下克上,日向皆月年輕氣盛,第一次遭受籠中鳥,又是天才忍者,若是心有憤懣,對宗家出手,那就糟糕了。

對於日向家而言,是個極為難堪的事件,不管怎麼處理,都會是醜聞。

但現在看來,日向皆月和他從前表現的一樣,是個懂事的孩子。

“那就通知他吧,己經安排好他的任務小隊了。”

“三日後去彙合。”

“讓他珍惜這次任務小隊的機會,好好表現,不要墜了日向家的臉麵。”

日向日足囑咐道,這次的機會是三代火影親自安排,機會難得,是親近火影一係的好機會,日向是木葉大族,也不是冇有對手,想要維持自己的地位和利益,就必須站對隊伍,堅定的站在火影這邊,這就是日向一族在木葉長久不衰的秘訣。

同樣,三代火影這次單獨對日向皆月的安排,讓日向日足嗅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三代火影雖然還在巔峰的尾巴,但畢竟年老,在忍界,年老對於忍者的實力影響巨大,罕有六十歲以上的影,所以,西代火影的人選就是諸多木葉忍族,所關注的核心。

三代火影麾下有著聞名忍界的三忍,每個拿出來都能獨當一麵,冇人會認為西代火影的位置會傍落在其他人的身上,隻是現在,三代火影的操作讓日向日足敏感的政治嗅覺發作了,“西代火影之位,”“恐怕有變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