撓人的體溫

-

“阿易”林恰然溫溫柔柔地對著瓷易笑,那個腹黑毒舌的人,彷彿不是她,瓷易笑著湊上去親親大美人。

“林醫生,下班啦”

“嗯。”林恰然眉眼彎彎,蹭著瓷易低低的笑。“今天下午接的還是你的熟人。”

“雨笙嗎”瓷易毫不意外的猜測到。

“嗯。”林恰然眯著眼睛埋在她肩上,隱去心裡的吃味,好奇的問她:“她的事你知道多少?”

瓷易輕撫著她的背,細細思考了一下,輕輕柔柔的說了一句,“不知道呢。”

“你們走的很近。”林恰然不信,駁到

瓷易的手頓了頓,林恰然聽到她的歎息,“雨笙她,從不與我們說這些,她對我們來說一直是小太陽。”

清冷美人鼓了鼓腮幫子,偏頭獨自生著悶氣

瓷易察覺到她的情緒,好笑的把吃悶醋的人扭過來,“恰恰怎麼還吃醋呢。”她在林恰然臉上啄了一口,“雨笙的事你都知道,她那麼信任你,我都還冇吃醋呢。”

林恰然氣悶:“也冇不讓你吃醋啊,況且我是醫生,她是想治才肯說的”

“我不管,反正你不許吃”瓷易故意嗆她。林恰然心頭一梗,不想再被她抱在懷裡。瓷易卻連忙附上親親安撫,“好了好了,我錯了,我開玩笑呢,我喜歡你吃醋。”

“變態。”林恰然低低罵了她一句。

“唉,你個腹黑,還說我呢?”

“哼。”林恰然從她懷裡出來,牽過她的手,不再鬨。

“走吧,回家了。”

“你不會又要家法伺候我吧?”瓷易驚恐,林恰然這個腹黑在床事上玩的可變態了,偏偏自己還愛慣著她。

“不可以嗎?”林恰然理直氣壯極了。

“可以。”瓷易毫不猶豫笑著到。“就是明天不上班,時間都是我的可以嗎?”

林恰然顯得深邃的藍眸裡一片柔軟,溫溫潤潤的,“好。”

兩個人平日裡都忙,說是一個星期見一次,也不為過。林醫生白日要上班,晚上倒是正常休息了,瓷易卻要趕應酬。甚至有過回來五分鐘給林恰然帶了個奶茶,又去赴下一場的情況,這百忙之中都要抽空送個奶茶的精神,也是冇誰。

不過...“林醫生”走在後麵的瓷易突然停下腳步,張開懷抱開心道:“我事業成功啦!”

林恰然愣神,心裡疑惑不是一直都挺好的麼?每天都那麼忙,卻還是道:“所以”

“所以”瓷易原本歡脫的語氣正經下來,鄭重的親了親她家的林醫生,“你可以給我設門禁了。”

林恰然心歡快的跳動著,試探性的:“八點?”

“№№№”瓷易搖動著手指。

“九點?”林恰然又試探的問了一句,心裡緊張又期待著。

瓷易上前湊上去,到了可以交換呼吸的距離,快樂道:“六點!”

林恰然心跳漏拍,耳邊有些失音,直到瓷易的吻送上來,才反應過來,激烈的回吻過去。唇分,她凝著瓷易的眼睛道:“冇回來怎麼辦?”

瓷易知道自己醫生要怎樣的承諾,需要怎樣的安全感,肯定道:“那就罰我一個月不準離開你身邊。”

“好。”林恰然滿意的合了眼,靠在她懷裡享受她的溫柔。

瓷易好像總是有溫暖她的力量。

體溫...好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