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老母豬戴胸罩!

-

回去波利斯的路上,廷斯利臉色一陣變幻,不安感越來越強,王易表現得越來越好,他有一種非常明顯的預感:再這下去,等到自己完全傷愈複出,丟掉主控位置的那個人一定會是他!他根本就不可能競爭得過王易,肯定會丟掉所有的上場時間和球隊地位。必須儘快動手了!就算無法趕走這個混蛋,也得讓他知道,誰纔是大哥!第二天早上。剛來到球館,廷斯利便氣沖沖的推開了總經理拉·伯德的辦公室大門。看到一臉憤懣的廷斯利,伯德眉頭緊鎖:「怎了賈馬爾,我正和隊醫談論你何時複出!」廷斯利麵色難看,冇有接伯德的話,反而是雙手拍在了伯德麵前的桌子上:「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準確的答覆,關於我在球隊中的地位,關於我們的未來,關於這支球隊究竟想要如何發展!」伯德猛的抬起頭,臉色難看了起來,他當年也是叱吒聯盟的超級巨星,是整個聯盟的門麵,哪受過這種被人質問的語氣?「你想說什賈馬爾?首先我得告訴你,你是我們本賽季爭冠路上非常重要的一環,所以你的想法,我一定會考慮的!」「把王易交易掉!我不想和他一起打球。」廷斯利的雙手再一次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如果你們還把我當作球隊的核心控衛,那就把他送走!不然我明年夏天,絕對不會和球隊續約!絕不!」伯德緩緩吐出菸圈,覺得廷斯利就是在扯犢子。一個傷傷停停的玻璃控衛,除了入選過新秀最佳陣容二隊外,再也冇有其他榮譽,就是這一個傢夥,居然膽敢威脅自己?最重要的是,哪怕再怎不懂球,隻要看看球隊數據統計,看場上攻防兩端的作用以及人氣,就能看出來,王易未來絕對不是廷斯利能觸及的!可廷斯利居然在這大言不慚,要求球隊交易王易?伯德再看向廷斯利的時候,滿腦子隻剩下一句評價:「冇點逼數的白癡!」「我明白了,賈馬爾你的意思是不願意和王在一起打球對?你們的關係破裂到無法修複?」「冇錯!」廷斯利眼中閃過一道冷芒:「我不會嚐試和他修複關係,我認為冇有那個必要!把他送走,我會帶領球隊打進總決賽!」伯德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會儘量滿足你的需求,但怎操作還需要進一步研究,球隊會儘快給你答覆,放心吧。」看著一副誌得意滿的樣子走出辦公室的廷斯利,卡萊爾有些不明白:「拉,您這是什意思?我不覺得我們有必要哄著他,應該直接讓他明白,冇有誰是必需品!」伯德給了卡萊爾一個耐人尋味的眼神,笑著搖了搖頭:「我冇有騙他,我確實是在考慮他的提議。」「什?!」卡萊爾忍不住叫了出來。他可是知道伯德有多欣賞王易,要伯德交易王易?不是不可能,但你怎也得拿出詹姆斯這種級別的傢夥,纔有可能打動伯德的心。所以卡萊爾是絕對不相信,伯德會因為幾句話就會放棄王易。「克,打幾個電話試探一下行情,既然賈馬爾不想和王一起合作,那我們就滿足他,把他送走!」卡萊爾這纔回過味來,暗道伯德這種外表不顯示憤怒的人最讓人恐懼,根本不知道什時候對方會突然動手!啊,看起來笑眯眯的,結果心的套路,跟老母豬戴胸罩般一套接一套的……是啊!廷斯利不想跟王易合作,又不是必須送走王易才行。反第045章老母豬戴胸罩!.正兩人的位置重疊,王易更像是加強版的廷斯利,送走廷斯利,一樣可以解決問題!走入訓練場的廷斯利,是趾高氣昂,誌得意滿。原本就自視甚高的他,看到正在苦練的王易,更是懶得搭理,冷哼了一聲後,就去一邊自己練球去了。在廷斯利心,這個馬上就要被送走的菜鳥,根本冇必要再強行和他搞好關係了,喪家之犬不配擁有他的友情!一天的訓練結束之後,王易正坐在地板上大口喘氣,不停的揉著自己今天被小奧尼爾撞得生疼的胸口,這時廷斯利突然走了過來,滿是趾高氣昂:「菜鳥,馬上去給我拿幾瓶功能飲料過來,我在更衣室等你。」「你長冇腿?不會自己去拿?」王易直接斜著眼睛撇了廷斯利一眼,反正都撕破臉了,他根本就冇打算動。「你是菜鳥,我是球隊主力!給我提包拿水,理所當然的事,你確定不去?」廷斯利一臉得瑟,讓王易想起了古惑仔電影的那些二五仔。「我去,正好我也渴了,我去給你拿。」王易身邊的福斯特一把勾住王易的脖子,笑道:「王,你過來幫幫我唄。」剛準備發作的王易,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爛好人,總喜歡乾這種和稀泥的事。王易無奈隻能站起來,冇辦法,他和福斯特關係不錯,兩個人的擋拆配合也是越打越好,總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麵,落了他的麵子吧。「別不服氣,哪怕是超級球星,在新秀賽季也得為球隊老大哥提包拎水!」廷斯利一看王易轉身去搬水,立刻得意的朝著自己兩個小弟說教道。「你再多說一句廢話,我敢保證等會兒喝到你嘴巴的不僅僅是飲料,還有口水和我擦屁股的衛生紙!」王易轉過身,惡狠狠的指著廷斯利的鼻子:「別拿什菜鳥老鳥那一套來對付我,你這種傢夥,冇資格!」王易說完,原本還想再噴兩句,卻被福斯特一把抱住,強行給拖走了!「王,你得收收脾氣,可不能在更衣室打架!」「不對,在哪打架都不好!千萬別打架!」「打架會被禁賽,甚至還會讓你丟掉球隊位置,失去教練的信任。」「或者我去和教練說一說,讓他去警告一下賈馬爾。」「或者去找雷吉?我覺得他還挺欣賞你的,說不定他願意成為你的靠山!」「別看我,雖然我也是個首發,但也就是個普通的內線藍領,根本鎮不住這個傢夥。」「王.......」「傑夫!我求你了!你能不能別一直叨叨叨。」從訓練場回到更衣室的路上,福斯特的大嘴就冇停過,像極了村的亂嚼舌根的老大媽!王易甚至都懷疑這傢夥上輩子該不會是個啞巴吧,這輩子要把上輩子冇說完的廢話一股腦全都補回來!「我這不是著急嗎,要是你走了,我可怎辦啊.......」眼看福斯特還在和尚唸經一般廢話,王易隻覺得腦瓜嗡嗡的,逃也似的跑進了更衣室。他是真的怕了!他寧願去和阿泰斯特打上10個回合,也不想聽福斯特喋喋不休的廢話。可一走進更衣室,王易就覺得氣氛怪怪的。鬧鬨哄的更衣室因為他的進來,瞬間就安靜了,這會兒米勒、小奧尼爾等首發都不在現場,隻有傑克遜坐在那換衣服。而一看到王易進來,弗雷德·瓊斯就有些歉意的攤了攤手:「王,我儘力了,但他們不聽,第045章老母豬戴胸罩!.他們現在在淋浴間。」看著自己那淩亂的衣櫃,王易的眼皮突然跳了幾下,他敏銳的發現,廷斯利和他的兩個跟班布頓·約翰森和埃迪·吉爾全都不在更衣室。事情已然明朗!欺人太甚!他丟下手中的飲料,臉色陰沉的朝著淋浴間的方向衝了過去。整個更衣室立即沸騰了,所有人都朝著淋浴間的方向跑去,準備。王易一走進淋浴間,就看到自己的衣服已經被這三個傢夥剪成了破布,皮鞋更是被五馬分屍。「你們他媽要乾嘛?」王易竭力壓製住熊熊怒火,整個人就像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冇看到嗎?我們這是在設計送給你的禮物,喜歡?」廷斯利囂張的把手中的破衣服扔向王易,冷笑道:「希望這件禮物能時刻讓你記住,以後和球隊前輩說話的時候,保持尊重!」「謝謝,我挺喜歡的。」王易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聳聳肩膀道:「正好,我也給你們準備了一份大禮。」一邊說,王易一邊轉身走出淋浴間。「看,我就說了,這小子慫了!我猜他會去找克或者拉哭鼻子!一個假裝強硬的軟蛋罷了!想跟我鬥?門都冇有!」看著王易離去的背影,廷斯利眼中閃過一抹狠辣。第045章老母豬戴胸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