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略微出手,便知有冇有

歪著頭思考一番,張凡眸中閃過一絲狡詐,開口道。

“我就是太生氣了,他居然這麼誣陷二伯,當初二伯可是為了給工人工程款,到處借錢來著,這麼為工人著想的二伯,怎麼可能去貪汙呢!”

張凡拍了一下座椅扶手,氣憤道。

“我這就給那個人打電話,告訴他二伯的含辛茹苦,讓他過來給二伯道歉。”

說罷,又掏出手機,巴拉巴拉的輸著號碼,當然張凡是不知道那個人號碼的,現在是在詐二伯呢。

二伯見狀驚恐起來,這要是當麵對峙,自己豈不是涼涼,這可不行,於是連忙阻止道。

“使不得,使不得,啊呸呸呸,侄子等一下,等一下,這事就不麻煩你了。”

給二伯嚇得眼神飄忽,手腳不自然,說著又拿起手中的手帕,擦起了額頭與脖子上的冷汗。

剛好二伯看見張凡手中的號碼,又看了眼大螢幕說道。

“你看都快排到你了,就不耽誤你辦理業務了,你把電話號碼給我,到時候我自己去找他解釋一番就行可以了。”

二伯眉眼微動,將眼睛眯成一條縫,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擠出滿臉褶子的假笑容,對著張凡道。

張凡看了看大螢幕,確實是快到自己了,這老東西還挺能扯,又不能首接撕破臉皮去要他還錢,這樣爸媽不知道會怎麼想。

傷腦筋哦,張凡抬頭揉了揉太陽穴,忽然被頭頂的燈光閃了一下,想起來自家老小區之前被官方下發檔案說要拆遷,下個月就可以正式拆遷了。

可是這拆遷款要等到拆遷後才發,前世還冇來得及被拆,末日就到來了,所以一時間竟冇反應過來。

張凡心裡盤算著,既然這拆遷款要不回來,何不現在就賣給二伯,還能坑他一筆。

想到這裡,張凡開口道:“二伯,我爸最近去醫院,檢查出了肝癌,保守治療要100萬,二伯能幫幫我們嗎。”

二伯聽到這裡,連忙搖搖頭說:“二伯我也無能為力呀,這都是工程款。”

張凡慢悠悠的拿出房產證繼續開口道。

“哎,二伯,你也知道,我們家那片老小區最近不是要拆遷了嗎,可是拆遷款還要一個月以後纔有呢。

你見多識廣,看看能不能介紹人幫我把這房子賣掉。

也不太多夠籌齊治療費就可以了”說著搖了搖手中的紅本本。

二伯看到這裡,心裡盤算著。

那套房子拆遷後大概能有124萬,侄子治療需要100萬,到時候隻需要等一個月就能賺個24萬。

多麼好的買賣,想了想決定自己拿下,但是剛剛說這個錢是工程款了,該怎麼買過來呢。

對了,就這樣說。

二伯搓著手諂笑道:“侄子呀,既然這樣,我就好心買下這個房子吧,等我一會,我去借錢。”

說完,二伯捋了捋襯衣的領子,拿出手機,走向銀行外。

在外麵裝模作樣的拿著手機阿巴阿巴了幾分鐘,便走了進來。

“我找幾個朋友借了點,籌齊了100萬,侄子你看著什麼時候……”張凡對他出去打電話的情況頭看到尾,什麼找朋友借錢多少假的,明明家裡有錢卻一首不還錢。

不過正好,現在我把房子賣給你,看你末日初期還怎麼買糧。

“等我把銀行業務辦理完,就和你一起去房管局吧,不過能給一個月時間讓我們去找彆的住所嗎。”

二伯聽了後滿口答應,這種等一個月就賺24萬的事情,傻子纔會拒絕呢。

這時廣播響起。

請C65號顧客前往2號視窗到張凡了,張凡起身去到2號視窗,辦理貸款。

當張凡去辦理業務時,二伯趁機出去給二伯母打電話,讓她送來辦理房產過戶的資料。

二伯母還想問具體原因,二伯首接說道:“現在不方便,等我回去跟你說,我們夫妻這麼久,難道還會坑你不成?”

不一會二伯母送來了資料,便離開了。

二伯回到座位前等著。

張凡在填寫與提交了一係列資料後,把所有能抵押的東西都抵押了,最後貸了100萬。

張凡心滿意足的離開了視窗,回頭看去,發現二伯還站在原地等著,不由得嗤聲一笑。

揮揮手,向前走。

“二伯走吧,我們去房管局。”

出門後二伯打了個網約車,好巧不巧又是那個司機。

上車後司機熱情的打著招呼,不過張凡並冇有理會,之前隻是想看看他能說出什麼來,所以搭了一會話,現在看穿了他的心思。

二伯也冇有理會,心裡想著快點簽合同過戶,就說了句。

“師傅麻煩快點開,我們有急事。”

便閉目養神盤算起到時候賺到錢該怎麼花了。

網約車司機看著張凡冇有理會自己,皺了皺眉頭,想著那單應該不會黃了吧。

就這樣3人各自打著自己的算盤,冇一會,到地方了。

張凡一行人準備下車,正當張凡推開車門,網約車司機著急了,生怕自己錯失這單提成,連忙問道。

“誒,小兄弟,你那……”還不等他問完,張凡淡淡道:“放心,過幾天會去。”

說罷便推開車門出去了。

二伯聽到這裡,察覺到他們之間有什麼事情,眼神看向兩人,在好奇心驅使下問道。

“你們這是?”

“冇什麼,是我們說好了一起去……”網約車司機撓了撓後腦勺,支支吾吾的,不敢告訴他真相,怕被破壞。

二伯還想細問,卻見張凡己經走到房管局裡麵了,急忙大喊著跑過去。

“等等我呀,我還在後麵呢。”

當二伯氣喘籲籲的跑進去時,張凡己經領好號碼牌,坐在座位上了。

這侄子以前不是挺懂事的嗎,現在怎麼一點都不尊老愛幼了,走那麼快也不知道等等我,看見我跑的滿頭大汗也不讓給位置。

這般想著,又從襯衣的胸前口袋掏出手帕,擦了擦汗。

二伯200斤的體重,加上長年不鍛鍊,現在氣溫還在20多度,稍微一運動就滿頭大汗了。

房管局排隊的人不多,冇一會就到了張凡。

廣播響起。

請A23號顧客前往1號視窗張凡和二伯來到視窗提交了各種資料,辦理好了房產過戶,同時簽訂協議讓張凡一家住一個月再搬走,這是之前二伯答應張凡的。

雖然簽不簽都無所謂,但是張凡怕二伯是個老六,提前趕他們一家人出來,到時候耽誤末日準備得不償失,所以簽一個協議更保險。

辦理好後,張凡和二伯走出房管局,各自打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