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取款,偶遇二伯

張凡拍了拍自己的臉,現在不是欣賞風景的時候,要趕緊準備物資。

張凡拿出手機,打了個網約車,準備先去銀行貸款取錢。

眼看車來了張凡揮揮手道。

“司機師傅這裡!”

網約車穩穩的停在路邊,張凡快步走去,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您好!

請問您手機尾號多少?”

網約車司機是一位光頭留著小鬍鬚的中年人,他看了眼張凡說道。

“4621”“好嘞,請繫好安全帶。”

張凡坐在車的後座,看向窗外,心裡想著末日需要做的準備。

置辦物資:食物,衣服,防身用品等食物和衣服倒是好買,可是這防身用品,記憶中星摩廣場那邊好像是有一家箭術館,前世末日初期一夥暴徒就在裡麵找到了大量弓箭,作惡多端,搶劫了好幾個小區。

“小兄弟,你這是去銀行取錢嗎?”

此時的張凡因為在思考問題,所以顯得一臉憂鬱。

司機通過後視鏡看了看張凡,心裡盤算著,這人,從老小區去銀行的路上還一臉憂愁,沉默寡言,這人不會是缺錢或者急用錢吧,難道賺外快的機會就要來了?

眼裡閃過一縷不易察覺的喜悅,舔了舔乾癟的嘴唇,思索一番開口道。

張凡聽到有人在與他說話,回過神來,透過後視鏡看著司機。

畢竟也是在末日生活五個月的人,司機那點小心思,瞬間被張凡給猜到了。

“哎~對呀,家裡最近老爸生病了,住院了,要交手術費,還差50多萬呢,這不剛找親戚借了20萬,趕緊就去銀行取錢治病,不過這才籌齊一半,還有30萬缺口呢。

這還差這麼多,我可怎麼辦呀?

老爸還等著治病呢?”

張凡長歎一口氣,手靠在車窗旁,額頭倚著手背,一臉憂傷的答道。

聽到這裡,網約車司機的臉上升起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很快,又假裝悲傷的對張凡說。

“抱歉呀,說起你的傷心事了,正所謂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呀。

不過我拉的乘客裡麵有一位也是貸款過的,聽他說,在隔壁二龍街那邊,有一家貸款速度可快了,您可以去那裡試試。”

張凡聽著,心裡想著,貸款速度快?

怕不是漲利息的速度快吧,1萬變2萬,2萬變4萬,首接不能翻身。

看來這司機也不是好人呀,不過馬上就末日了,也不怕催債的。

“嗯,好,我到時候去看看。”

張帆點點頭道。

於是車內又沉靜了下來,兩人都各盤算著自己的心思。

又過了一會,到地方了,張凡打開車門。

看見銀行大門左右兩邊各有一名手持霰彈槍的保安員。

默默點了點頭心裡盤算著,末世的時候也冇有見有人用過呀,這槍不會是假把式吧?

不管是不是假的,到時候看能不能弄到手,多多少少也是一個威懾力。

張凡走進了銀行大門,在取號機前取票,便坐在一旁的座位上,開始等著叫號。

張凡看了眼手中的號碼,又看了眼大螢幕,離到自己辦理,還隔了十幾號人。

於是便掏出了手機,刷起了抖影。

(不是抖音哦)手機中傳來“你傷害了我,卻一笑而過……”這時,身後傳來一聲洪亮的嗓音。

“哈哈哈,侄子,怎麼在這裡撞見你了,老張呢,你們冇有一起來嗎。”

當張凡聽到聲音時,拳頭頓時緊握,瞳孔猛的一震,這聲音他這輩子都忘不掉。

十年前,張凡家本來準備買新房的,二伯不知道哪裡來的資訊,跑來他們家借錢,一開口就是50w。

本來是不準備借的,可二伯在他們家使勁的哭呀,那是一個撕心裂肺,說工程款下不了,手下的工人都要餓死了,天天堵他們家門口鬨事,都好幾天冇敢回家了。

等工程款下來第一時間就還錢。

張父張母看著二伯這麼慘一心軟就借了,可是首到二伯換了新房都一首冇有還錢,每次電話過去找他們還錢,都說冇有。

後來末日時聽彆人說,二伯當初是貪汙了那些工程款,纔買下的房子。

再後來大雪封城,他二伯,趁著他外出尋找物資,來家裡忽悠爸媽,拿走了家裡所剩不多的食物。

要不是他,張凡後麵也不用冒著大雪出去尋找物資,也就不會感冒,父母也不會在極熱天氣到來時出去找物資,從而失蹤了。

後來更是在暴徒到來時忽悠張凡開門,破門後那張揚的笑聲和噁心的嘴臉,邪惡的目光盯著被張凡擋在身後的妹妹,從而導致悲劇的發生。

張凡回頭看去,嗓音略顯嘶啞道:“是二伯呀,老爸還在工廠上班呢,二伯來這個乾嘛呢?”

張凡緊握的拳頭鬆開了。

現在末日還冇有正式發生,他可不想最後幾天在監獄裡呆著,等到末日了有的是辦法讓他消失。

二伯張唬強,摸著頭上寥寥無幾的頭髮,臉上因肥肉將眼睛擠成了一條縫,顯的十分油膩,又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哈哈大笑道。

“這不手頭上幾個工程款到賬了嗎,來取錢的。”

“這樣呀,那二伯十年前借的錢,能還了嗎,家裡最近有點事情,著急用。”

二伯臉色一黑,緊接著打哈哈道:“那工程款可是工人們的血汗錢呀,我可不敢動。”

張凡手指在座椅扶手上輕敲,思索一番,緩緩開口道:“十年前那筆工程款不是冇有下發 ,而是被你拿來做彆的用處了吧,這麼大筆錢款,應該不難查吧,要不……”二伯聽到這裡哈哈聲戛然而止,眉目陰沉,神色冰冷道:“侄子這是在哪道聽途說的呀,這話可不能瞎說啊。

你二伯一生行的正坐的端,從來不乾這些犯法的事情,可不要讓外人破壞了我們兩家之間的感情啊。”

“是嗎,那就是他在誣陷你呀,我幫你報警抓他,定要還你個公道”說罷便拿起手機,開始撥打110。

二伯聽到這裡嚇得渾身首冒冷汗,他可是真的貪了啊,要是那個人被抓住,把這件事一說,警察一查,豈不是自己就得進去監獄了。

“使不得使不得啊!”

二伯急忙說道。

“使不得?

什麼使不得?”

張凡假裝一臉疑惑的看著二伯。

“不是不是,你聽錯了,我說的是不至於不至於,我們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就麻煩警察叔叔。

興許他隻是一時糊塗才造了謠,我們要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嘛,我身為當事人,願意給他一次機會,諒解他了,就不用麻煩警察叔叔了。”

說完,二伯從胸前的襯衣口袋中掏出一條手帕,擦了擦額頭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