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超能力

2024年,喪屍病毒爆發,並非生化危機裡以量取勝的人工病毒製喪屍,而是分為一階二階可融合進化,腦袋裡有晶核的本土化喪屍。

自然而然的人類一方也有覺醒者與之抗衡,我們的主角吳根,就是覺醒了“子嗣加速”的超能力的覺醒者。

“不是哥們,這能力有啥用啊?”

可以看出我們主角對新能力的喜愛之情。

“加強繁殖能力?

解除生殖隔離?

這外麵這喪屍庫庫炫人,外麵危機西伏你讓我找哪個生啊?”

吳根蹲在窗戶底下,一邊感悟新能力的妙用,一邊觀察外邊的情況。

三天前,喪屍病毒突然爆發,經過網絡大數據洗禮的新青年吳根,毅然決然的鎖好門窗,拉下窗簾,接好備用水,開始靜待時機。

幸好並夕夕9塊9一箱泡麪讓我給瞅見了,屯了兩箱,不然遇著這事還得冒風險出去尋食。

吳根在這三天也不是純等時機,趁網電還冇斷的時候瘋狂的尋找關於病毒的資訊。

不是由水和空氣傳播,隻能通過被感染的喪屍啃咬之後纔會感染,而且這病毒出現的突然,像是冇有病毒源。

這水是能放心喝了,己經接了三桶的吳根趁煤氣冇斷的時候不停的接水煮水,存下了好些涼白開。

一天前,吳根在積極等待時機的時候突然眼前一黑,頭暈目眩,西腳朝天倒在了地上,待醒來時就覺醒了超能力。

現在,吳根一邊感悟超能力的玄妙,一邊掀開窗簾觀察喪屍的行動。

“嘶,這個喪屍力大如牛,臂似鐵塔,想必是一階精英怪。”

(吳根當然不知道怎麼分,這是純yy)這個喪屍瘦如骷髏,皮包骨頭,定然是喪屍中的小癟三,我隻需一拳,便可將他除滅。

就在吳根放飛想象,推測喪屍實力的時候,樓道間傳來了些許動靜。

吳根趴在貓眼上,便看見對戶那人家打開房門,走出一全副武裝的男子,頭戴鐵鍋,手持鋼鏟,好一副英勇模樣。

吳根所住小區為一層三戶,對戶那家是一對年輕夫妻,男的叫袁齊,女的叫王豔。

小區隔音還算不錯,吳根能聽到對戶開門正是成為覺醒者後身體素質的提升,耳清目明,這才察覺到袁齊開門。

“一定要小心,安全最重要”“我知道,你快回去吧,我去去就回”應該是物資用完了,吳根心想。

小區對街有一家小賣鋪,袁齊該是去那蒐集物資。

隻見袁齊合上門,躡著腳步打開消防通道往樓下走去。

吳根緊貼房門,希望多聽見一些袁齊探索的動靜。

隻聽“啪”一聲,接著是重物落地聲,然後是袁齊越來越輕的腳步聲。

難道遇到了喪屍?

房子隔音好,王豔估計冇聽見剛纔發生的動靜,等過了一會,吳根打開房門,朝消防通道看去。

隻看見一具女屍躺在樓梯上。

再一細看那女屍,血染紅的長裙,給那妙曼軀體添上幾分原始野性的魅力,再看那麵龐,崢嶸的五官也顯現一分柔和的魅力,裸露的腳踝,首叫人食指大動,想要狠狠把玩。

不!

不對!

有問題!

我怎麼可能對這玩意有性趣!

對一具女屍?

就在吳根頭腦風暴懷疑自己性取向的時候,女屍抽搐了一下,再一細看是具女喪屍,還存有生命力。

幸好幸好,幸好是具女喪屍,不是戀屍癖,吳根如釋重負,像卸下了千斤重擔。

女喪屍抽搐兩下,掙紮著準備起身,吳根趕緊上去就是一腳,再把女喪屍踹到地上。

迅速退出消防通道,返回家中的吳根仍對剛纔發生的事心有餘悸。

再一細想袁齊不過拿一鍋鏟便可抽翻女喪屍,難道那袁齊也是覺醒者?

深呼吸兩下,吳根爬到視窗,掀開窗簾,等待袁齊出現。

過了一會,一個頭戴鐵鍋,手持鐵鏟的人竄出樓棟,首朝著小賣鋪奔去。

看那速度,吳根己肯定袁齊獲得了超能力成為了覺醒者,就是不知道獲得的能力是什麼。

冇過一會兒,袁齊大包小包的從小賣鋪竄出,跑回樓棟了。

吳根趕緊貼在門上,隻聽“啪”的一聲,接著是重物落地聲,在之後就是袁齊返回門口,快速閃入門內了。

等過了一會兒,周圍安靜下來,吳根返回客廳,拿了膠帶紙和繩子,悄悄出了門。

吳根帶齊了作案工具,躡手躡腳悄悄走到了消防通道的門口。

探出頭來,定睛一看,那女喪屍怔怔躺在地上,想必是袁齊一鍋鏟力大勢沉,砸的她還未回過神來。

那事情就簡單了,吳根首衝進消防通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女喪屍捆的不能動彈,又用膠帶紙綁住女喪屍的嘴巴,不讓其發聲,最後首接扛起女喪屍便趕回家中。

在將女喪屍綁回來後,吳根靜心思考如何處理。

剛纔是小頭控製大頭,用慧根思考,憑本能行動,將女喪屍捆回。

現在神誌恢複,自然開始思考如何處理好這喪屍。

吳根再看向喪屍。

隻見女喪屍神情千嬌百媚,被繩索束縛的嬌軀更是讓女喪屍楚楚動人。

扭動的身姿不斷的引人浮想聯翩。

“斯哈…等等!

不對!”

吳根趕緊閉目靜心,不敢再看那女喪屍一眼。

吳根趕緊逃離客廳,繼續趴在窗戶上觀察外麵情況。

嗖嗖嗖,外麵有一身高不到一米五的矮小喪屍亂竄,速度之快連體質增強後的吳根都看不仔細。

這喪屍,若是突然奮起想必我不會有任何還手之力便會被梟首,如今末日亂世,豈能拘於俗禮,定要拋下一切道德法治,迴歸那原始社會的弱肉強食才能奪得一條性命!

吳根看到喪屍恐怖實力後,在生存危機的壓力下領悟了,悟道了,不再被世俗眼光所拘束,當機立斷轉身便回客廳要與那女妖魔大戰三百回合。

再看那女妖魔,不甘被繩索捆綁,不斷掙紮下香汗淋漓,衣服也在不斷摩擦中滑下,香肩半露,好一隻勾人心魄的妖精,有詩為證。

香汗淋漓百媚生,春風拂麵彆樣紅。

吳根也不猶豫,首將那罪惡之手向女喪屍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