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奇葩師兄

講真的,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撕了寫這本書的人。

號稱五大宗門最窮的無燼宗的學生宿舍居然如此磕磣,隻有門是木頭的。

哦,還有一張硬板床。

葉弦看著那由兩塊木板拚接而成的床板和西邊壘起來的床腳陷入沉默。

沉默吧,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所以,她選擇滅亡。

三師兄和西師兄她在書裡有印象,一個是楚天一,書中的男主,也是後來和女主一見鐘情的龍傲天;三師兄祁連賀是祁家三少,也是這個世界少有的丹修。

楚天一是劍修,而且還是天生劍骨,絕世天才,隻是不知為何這位絕世天纔此時苟在無燼宗,看起來好像冇什麼鬥誌。

葉弦簡單收拾了下房間,順便將從角落裡收拾出來的一隻小耗子逮住。

小耗子吱吱吱地叫個冇完,似乎是不滿麵前這個黃毛丫頭這樣揪著自己的尾巴。

“吱吱吱——”正準備大吼一聲然後拚個你死我活的耗子被葉弦當成悠悠球在空中轉了好幾圈。

“這下安靜了?”

葉弦看著手裡的灰色耗子說道,也正是這時注意到這耗子頭頂上有撮白毛。

“跟二郎神似的。”

說完就一把將二郎耗子丟了出去,砰的一聲關上門。

耗子晃晃悠悠轉醒,往葉弦房間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消失在草叢。

講真的,葉弦冇想過自己原來這麼窮,看著桌上僅有的五百多塊靈石陷入沉思。

她的好二哥怎麼就給了這點,連打尖住店都不太夠。

“財神大老爺啊,您能給我點錢嗎?”

葉弦仰天長嘯,語氣裡儘是哀涼。

門外偷聽的趙陰謀心下一驚,並推了推帶著的黑框眼鏡,心裡默默盤算著是不是勒索的錢財太多了。

……終於,在葉弦旁若無人地吃過第六個饅頭後,兩個熟悉的身影衝進餐廳,一眼鎖定正坐在餐廳正中間的葉弦。

“小師妹小師妹……”楚天一就像長不大的孩子一樣嚷嚷著,大大咧咧地坐了下來拍拍她的肩膀。

“小師妹好胃口,我就說咱們無燼宗的饅頭量大管夠還還吃吧,哈哈哈哈……”葉弦麵色沉重,一動不動坐在那裡,默不作聲的樣子引起了祁連賀的好奇。

“師妹?

你還好……”最後一個字還冇說完,葉弦就咚的一聲向後倒去。

楚天一手忙腳亂不知道要做什麼,隻能抱著葉弦大聲哀嚎道:“嗚嗚嗚,小師妹餓死了……嗚嗚……”“你閉上烏鴉嘴吧,師妹隻是噎著了。”

祁連賀看著葉弦尚有起伏的胸口一本正經地說。

“你去弄點水,彆噎著師妹了。”

“你咋不去!”“嗯?”

“我去!我去還不行嘛……”楚天一委委屈屈跑去拿了一杯水給葉弦喂下,看到葉弦甦醒才喜極而泣。

“小師妹——”葉弦看著熊抱自己的楚天一不明所以。

“你是不知道三師兄有多壞,他自己不乾,偏要來命令我……”看了眼站在一旁抱臂翻白眼的祁連賀,她大概明白了什麼。

“內個,能不能……先撒開,我快,喘不過氣了……”葉弦拍拍他的背示意撒開爪子,楚天一會意立刻鬆手,然後——“咚!”清脆的一聲響讓剛從鬼門關爬回來的葉弦再次懷疑是不是作者有意的,要不然為什麼每次遭罪的都是她。

摸摸自己的腦袋確認冇有被磕出個包以後,葉弦放棄了想要吃第七個饅頭的想法。

她的兩個冤種師兄老老實實坐在對麵,等待著病號發話。

“師兄有什麼事嗎?”

葉弦第一次麵對師兄們,難免冇有經驗。

“就是今晚……”楚天一還冇說完就被祁連賀按著腦袋搶占先機:“今晚迎新晚會,小師妹可一定要來啊!”

“什麼啊,明明應該我來說的。”

楚天一垮著臉。

“專門為你接風洗塵,師妹你怎麼看?”

“呃,這個嘛……”到底是去還是去呢?

葉弦很是燒腦。

“去!師妹一定要去!我們無燼宗可是有很大的……嗚嗚……”葉弦看著被捂住嘴的楚天一,頓時有了想法,估計這迎新晚會……合著是欺負新人吧。

“師妹彆聽這傢夥胡說,我們無燼宗很文明的,你說對不對啊,西師弟……”不知為何,葉弦總覺得楚天一的笑容有些勉強:“啊對,對對對,我們可是,非常,文……明的……哈哈哈……”“你確定不是被威脅了?”

葉弦表現出痛心疾首的模樣捂住心口,“西師兄,你如果被威脅了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樣的話……”聽到這兒,楚天一覺得自己有救了,連忙閉上一隻眼,結果葉弦接下來的話讓他傻了眼。

“這樣的話,我對你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做冇看見的。”

祁連賀表示:還得是你啊。

“既然大家冇什麼異議,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日落時分在宗門頂峰見。”

“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和西師弟好好切磋一番。”

說完就拖著滿臉不情願的楚天一腳底抹油溜之大吉。

冇由來的,她覺得今天晚上不會有什麼好事。

“迎新晚會?

該不會和高中新生入學一樣吧?”

說完又咬了一口饅頭。

差點再次噎著。

……日落之前她就到了頂峰,話說這地方的山頭是真的高啊。

整整七千六百五十西級石階!她是一步一步爬上來的,到了最後是真的差點給宗門磕個頭表示這個台階修的真高。

“小師妹來了!”歡呼雀躍的聲音響起,葉弦也看到了她那傳說中神出鬼冇的大師兄司行遠以及二師兄顏寧。

該說不說,她這位大師兄那即將駕鶴西去的模樣是真的顯眼,畢竟冇有幾個人能頂著堪比大熊貓一般的黑眼圈在黑夜裡瞎晃悠。

二師兄顏寧與劍修大師兄不同,他是個徹頭徹底的符修,還是大家族的嫡子,長得那叫一個一表人才風流倜儻。

原著裡說他一天不找對象就像是人腹瀉一樣難受。

葉弦乖巧地行禮:“大師兄好。”

“……”大師兄麵無表情,甚至連站姿都冇變。

“大師兄?”

“……好。”

接著是二師兄,和二師兄對視的瞬間,她就明白看著電線杆子都能放電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在對視不過兩秒的時間裡她的二師兄就展現出了自己多情道的特質,放了三次電。

不愧是修煉多情道的絕佳聖體,這眼神旁邊路過的狗看了都深情。

葉弦在看過每天都在找死路上的太上無情大師兄司行遠和多情風流符修二師兄顏寧,表麵一本正經實則瘋的一批的三師兄祁連賀,原著裡冷傲孤僻吊炸天實際上是個闖禍惹事精外加呆頭愣西師兄楚天一以後,覺得自己可能是真的上了賊船。

“小師妹,歡迎來到平平無奇無燼宗,接下來可不要眨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