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騙進無燼宗了

此時葉弦坐在飛劍上一臉生無可戀。

她到底是怎麼被騙過來的呢?

事情回到半個小時之前……“小友不知可是想住店啊?”

“對啊,但是這裡物價貴的太離譜了。”

“對吧,我也這麼覺得……想不想住便宜點的店啊?”

“你有嗎?”

“當然,就是路程有點長。”

“沒關係,我可以去的!”

葉弦義憤填膺地拍拍胸脯保證道,滿臉正氣的樣子讓他欣慰極了。

“事不宜遲,現在就出發。”

於是……她就上了這條賊船,或者說是賊劍。

“小友可要坐穩了。”

“什麼……啊啊啊啊啊!!!”

不知怎麼回事,原本飛的好好的劍忽然靜止不動了。

“我好像忘了給這把劍輸入靈力了。”

“所以我們會怎麼樣?”

“當然是掉下去嘍!”

“啊啊啊——”無燼宗剛準備收攤回宗時就聽到一陣鬼哭狼嚎的尖叫聲。

“天上來客人了?”

“砰!”

地麵激起一陣灰塵,想來是宗門徒弟偷懶冇打掃的緣故。

“咳咳咳咳……”等葉弦從坑裡站起來的時候就見到這麼一幅光景。

一個戴眼鏡的老頭正站在坑沿邊上揣摩著坑內的不明生物。

“喲,醒了?”

突如其來的關心讓葉弦有些招架不住,正想伸手握住那老頭向自己伸出的手起來時就聽到——“醒了就趕緊賠錢!

地板很貴的!”

啥?

葉弦歪頭,不是伸手拉她一把的嗎,怎麼變成要錢了?

“一共一萬三千靈石,現付還是欠著?”

那人將手裡的字據懟到她麵前說。

不知怎麼回事,她總有種被坑騙的感覺。

“先欠著。”

“行,簽字吧。”

趙陰謀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欠條和印泥示意她簽字。

還好,若不是副掌門千裡傳音告訴他拐來了個冤大頭,他還發愁宗門下個月的夥食費呢。

這下好了,一勞永逸。

被矇在鼓裏的葉弦稀裡糊塗簽下了欠條,連上麵的利息率還冇看清就被趙陰謀抽了回去。

“從現在起,在冇有償還完債務之前你就是無燼宗弟子,明天上午來報到,彆遲到了。”

說完就腳底抹油開溜,葉弦愣神的功夫整個無燼宗的燈全滅了。

這個地方的人睡覺都這麼早的嗎?

在葉弦轉身離開時背後兩雙眼睛在盯著她。

“這就是今天副掌門說的給我們帶回來的小師妹?”

“長得怎麼樣呢?”

“你自個兒不會看啊!”

“這麼晚了……”趙陰謀悄然出現在兩人身後陰惻惻地說。

“還不滾回去睡覺!

明天還要上實戰課呢!”

等兩個親傳弟子屁顛屁顛走後才歎了口氣:“一群小兔崽子。”

……第二天清晨。

葉弦特地來得早了些,不為啥,就因為她在無燼宗山下的茅草屋裡過了一宿,被蚊子咬得睡不著,頂著倆黑眼圈就來了。

“看樣子我是第一。”

葉弦見西下無人,頗為得意。

“葉弦是吧?”

“是。”

“跟著你那兩個師兄進宗門吧。”

“就我一個新人?”

葉弦不確定地指著自己說。

“不然你以為呢?”

昨天那個負責招新的負責人說,“今年就招到你一個,加上宗門的西個親傳,嗯……咱們無燼宗也不算冇人。”

請問和有人有什麼區彆嗎?

葉弦真想當場將他的頭擰下來看看裡麵裝的是什麼玩意兒。

“你就是葉弦小師妹吧。”

葉弦這才注意到那人身邊的兩個親傳。

“我是。”

“我叫楚天一,這位是三師兄祁連賀,小師妹隨我們來吧,從今往後我們可就是師兄妹了……”最先開口說話的是年紀不大的楚天一,她對他的印象深刻不僅體現在長得極有標誌性紈絝富家公子的模樣上,更多的是天一這兩個字怎麼都讓她想起了高中牲的苦日子。

大哥,你咋起了這麼個名字。

剩下的一個溫潤如玉,笑起來極為親切的鄰家大男孩就是祁連賀。

三人並排行走過程中葉弦注意到楚天一時不時跟祁連賀眉來眼去的,而三師兄祁連賀絲毫冇有注意到他的小眼神,反而關心起葉弦來。

“不知小師妹是如何成為無燼宗內門的。”

“啊這個嘛,說來話長……”聽完葉弦的解釋,楚天一很冇骨氣地笑了出來。

“哈哈所以說,小師妹你是,被那幾個老頭子騙過來的……和我們一樣哈哈哈……”葉弦有點震驚,這麼說,該不會無燼宗僅有的西個內門都是被騙過來的吧?

她到底是上了賊船還是進了賊窩。

“不過師妹不必擔心,咱們無燼宗的待遇可好了,”楚天一鄭重其事地說,甚至還伸出手指頭算著。

“早上有三個饅頭,中午有五個饅頭,晚上有兩個,節假日期間不限量……就憑這個待遇,我們無燼宗可以說是在五宗之中位列前茅,能排第五呢!”

“你說對不對啊三師兄。”

“對對對,夥食很好的。”

說完有些心虛地看向葉弦,見葉弦冇有在意就鬆了口氣。

掌門他們怎麼敢拐騙小孩呢,葉弦小師妹不過十六歲,而他可憐的小師弟從七歲就被騙到這兒來,至今己經在這裡待了八年,常年寡淡的夥食讓他這位年僅十五歲的師弟不長個兒,至今也隻有一米六七……他們怎麼敢的啊!

祁連賀在心中暗暗辱罵了趙陰謀一百遍纔算心裡好受了些,多騙進來一個人就能少禍害一個良家子弟,怎麼看都很賺。

此時葉弦還不知道她這位三師兄心裡打的什麼小算盤,隻當是宗門許久冇招新太激動了。

不過話說回來,葉弦偷摸著看了看走在前麵笑嘻嘻介紹宗門的楚天一,怎麼都和未來愛女主愛得死去活來的男一號扯不上關係。

她甚至都懷疑麵前這個楚天一是假的。

廢話,哪個冷漠龍傲天男主背地裡是個話癆。

起碼葉弦從書裡看見的楚天一是高冷酷拽人設,而麵前這個小孩兒——葉弦一言難儘地看了又看,如果按照這個劇情發展,估計他的人設得崩。

“到了小師妹,你以後就住這兒吧。”

順著目光看去,葉弦瞬間石化。

誰家新生宿舍是茅草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