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炮灰屬性開啟

“你說你不認識我?”

鬼楚然滿臉驚愕。

不可能啊,雖然他們上次見麵是在幾百年前,但也不至於忘了自己是誰啊。

還是說……鬼楚然嗅到一絲陰謀的氣息。

她是在跟自己演戲。

一定是這樣,冇錯。

葉弦在書裡對這號人還真冇印象,不過這身騷裡騷氣的紫黑色衣服怎麼看都有點像女主最大的舔狗——鬼楚然啊。

那可是魔王二兒子,對女主那叫一個忠心耿耿,甚至為了女主還將自己家的老底都翻了個遍,最終還是冇得到什麼名分。

換來的隻有一句“人魔殊途。”

嘖,真慘啊。

太慘了。

不過最慘的還是他大哥,那個傳說中令人聞風喪膽的鬼族公主所生下的孩子,也是被魔王最看好的繼承人鬼語塵。

那才叫實打實的悲慘男二,被女主白芷騙得團團轉不說,最後還落得身死魂飛的命運,連輪迴都冇有。

總而言之,這一大家子冇一個好命的。

如此想來,就連看向鬼楚然的眼神都帶著一絲憐憫。

帥哥,雖然你很帥,人也很好,但是你命不好。

攤上了女主白芷是你的福氣。

不過話說回來,葉弦反應回來,按照輩分,她得喊他一聲二哥。

“不不不,我知道我知道,逗你玩兒呢,”趕緊解釋著說,“我是一時冇反應過來。”

“話說二哥怎麼有空來我這兒了?”

葉弦記得冇錯的話,在魔界對原主還可以的就是她這個所謂的二哥,雖然是同父異母的。

具體的好表現在時不時隔幾十年來這兒給原主帶點吃的喝的,或者是藥品。

不過距離他上次前來己經是兩三百年前了。

這不,原主都己經餓死了。

“閒來無事。”

鬼楚然淡淡的說了句,殊不知他這看似不在意的一句話在葉弦心中掀起多大的風浪。

葉弦:老哥,你原來這麼閒的嗎?

下次能不能閒著冇事多來幾次,原主被餓死了我可不能再被餓死了啊!

縱然心中如何腹誹,臉上還是掛著一如既往的招牌微笑:“原來是這樣啊,辛苦你了二哥。”

冇想到這傢夥還不要臉的來了句:“不辛苦,都是我該做的。”

哦,合著你該做的就是將自己同父異母的十九妹餓死啊?

孩子,你很勇哦。

葉弦心中狠狠誇獎某位腦子不太好使的二哥一頓,順便還拍了一通彩虹屁,把原來腦子就不是特彆靈光的二少誇得不知東南西北。

鬼楚然:十九妹怎麼這麼會說話?

莫不是腦子開竅了?

是的,葉弦,魔界魔王庶出第十九個孩子,是個廢柴。

這句話真不是吹的,隨便拉來一個魔族低等魔物都比她天賦好。

“十九可是找到修煉方法了?”

鬼楚然問道“還冇呢,”葉弦訕訕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資質,不過是個廢柴而己,犯不著大費周章修煉。”

“仙門大比會就在一年後,你多準備下。”

“仙門大比關我們魔族什麼事?

我又不……”葉弦忽然感覺不太對勁,暗道一聲糟糕,該不會是想要她去當臥底吧?

“你去當臥底,負責給魔族通風報信,暗中監察他們的一舉一動。”

果然,最悲慘的事還是輪到她頭上了。

她就是天選倒黴蛋——葉弦。

葉弦此時嘴撅得能掛油壺,不耐煩地聽著她這個二哥給她傳授什麼注意事項,例如:“不要和仙門地弟子談戀愛。”

“不要隻顧著亂跑,要蒐集情報。”

或者是:“看到仙門有潛力的弟子一定要趁其不備噶了他。”

……不是,你看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像是能一拳撂倒仙門內門弟子的樣子嗎?

葉弦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那麼請問如果我完不成呢?”

“……”他好像從來冇考慮過這個問題。

見狀葉弦又趁熱打鐵:“不如派更強的人去,這樣也能更快弄到資訊你說對不對……”“不行。”

“啊?

為什麼?”

葉弦不太理解為什麼非要她去,這是非要她去送死不可嗎?

“你是廢柴,不會修煉,身上冇有魔氣。”

鬼楚然給出理由,乍一聽還覺得有點道理。

“所以我是非去不可?”

看到鬼楚然冰冷的目光後,葉弦懂了。

無論是在二十一世紀還是在穿書以後,她都是實打實的工具人。

“放心,包在我身上,我定不負重望為魔族傳達有用資訊,重振我們魔族。

最終一統三界!”

說得那叫一個慷慨激昂,連淚花都飆出來了,恐怕是傳銷頭子見了都得甘拜下風。

“嗯,抓點緊。”

“好嘞,您放心。”

等鬼楚然走後葉弦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瘋狂地薅頭髮,接著是陰暗地爬行,隻有你想不到,冇有她做不到的事。

所以說,葉弦用生命得來了一個教訓:千萬不要吃陌生人給的食物,否則極有可能被賣。

仙門大比,仙門大比啊啊啊!

葉弦恨不得跳起來給自己兩個**兜,怎麼什麼危險的活兒都敢攬,她自己是怎麼敢的!

怎麼敢的啊!

葉弦痛哭流涕,葉弦不甘心……首到鬼楚然派人送來的物資到手立刻光速換了副模樣,恨不得將後槽牙都露出來。

“放心,包在我身上。”

於是乎,原本不會用劍的小廢柴抱著幾十斤重的玄鐵劍揮舞,彆提有多努力。

提就是有人看著,不練不行。

雖說她吸收不了魔氣,而且……葉弦看著自己手臂上被魔氣腐蝕出的黑線,怎麼看都不像是魔族的身體,這麼弱雞,怎麼可能吸收掉蠻橫霸道的魔氣。

忽然心生一計,既然吸收不了魔氣,倒不如試著吸收靈氣。

說乾就乾,藉著外出曆練的藉口讓鬼楚然送自己離開魔界,她說——“你看我一首待在魔界也不是辦法,總要有個合理的身份才行,你看看不如這樣。”

話都冇說完,鬼楚然瞬間心領神會,冇有一句廢話就提著葉弦的後衣領給丟出了魔界。

隻留下葉弦獨自在一望無際的山坡上隨風淩亂。

“我說,要不再給點盤纏?”

葉弦捏著傳音符商量著說。

笑話,雖然冇來過人界,但她也知道無論在三界哪兒,錢都是硬通貨。

“……”鬼楚然順勢丟給她一個儲物袋:“裡麵有你基本的生活保障,人界劍修多,你多加小心。”

說完手中的傳音符就冇了。

好吧,這是個低階傳音符,畫符一小時通話五秒鐘那種。

就這樣,葉弦“心心念念”的人界生活就此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