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萬惡的穿書環節

魔界某不知名行宮。

亥時三刻。

人物:葉弦;狀態:還有一口氣冇噶;原因:饑餓導致的貧血。

西仰八叉躺地上的葉弦睜開眼就是這樣一幕,空蕩蕩的房間裡除了一張床啥也冇有,而自己就癱在地上無人問津。

糟糕!

腦子在叫囂著吃掉它,吃掉它……麵前一隻魔鼠經過,在遇到一人形障礙後停了下來,東張西望似乎想不明白這破地方為什麼會被丟來一個人。

事到如今,隻能這樣了!

葉弦像是猛虎附身般猛地躥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掌劈暈了那個倒黴蛋。

太好了,晚飯有著落了。

美滋滋地準備生火做飯卻忽然發現這地方隻有火石,冇有木頭……冇辦法,葉弦決定奉獻出自己寶貴的安樂窩——最終還是將床上那看不清顏色的床單薅了下來。

現在她終於知道為什麼那隻老鼠在看向自己時那種驚詫的眼神了,這地方是真窮,窮到老鼠都不稀得光顧。

三下五除二處理好食物,送上門的不要白不要。

在吃之前葉弦作禱告狀為某隻不幸的小傢夥哀悼,淚水不爭氣地從嘴角流出最終滴落下來。

不管怎樣,禱告以後可就不能來找我了哦……“哢嚓。”

清脆的聲音從嘴裡傳來,葉弦呆愣了一下接著從嘴裡吐出一小片白色硬物。

天殺的!

這玩意兒硬得把她的牙都崩掉了!

“靠!”

中氣十足的話語驚得門外正準備偷偷溜進來的人一個激靈,難道他……被髮現了?

不應該啊……鬼楚然再次對自己的猜想表示懷疑。

大老遠的葉弦就看見有個人鬼鬼祟祟的站在門口,嗬嗬,穿身黑紫色站在朱門前還真當她瞎呢……葉弦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你好,是來送飯的嗎?”

來人顯然冇想到她會這麼說話,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緩緩搖了搖頭,而後又重重點了點頭。

不是,他有病吧?

葉弦雖然心裡是這樣吐槽的,可臉上依舊是那副人畜無害的樣子,而且為了防止這人出爾反爾,還特地伸出手。?

鬼楚然更是疑惑,她為什麼要伸手?

是想要握手的意思嗎?

手比大腦先做出了選擇,葉弦看著握住自己手的男人,頓時大腦宕機。

難不成這人是個傻子?

……最終在她三寸不爛之舌的哄騙下還是騙來了一桌飯,鬼楚然坐在葉弦對麵看著少女狼吞虎嚥的樣子不禁有些疑惑。

這是餓瘋了?

被認定為餓死鬼的葉弦冇有在意頭頂的視線,拿人手短吃人嘴軟,看一下也不會少塊肉。

如此一來便覺得這頓飯更香了,葉弦吃的更加心安理得,腦子裡滿是小說情節。

扒拉著碗裡的米飯,葉弦感覺自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滿血複活,就連之前一時想不起來的小說情節這會兒就跟下餃子似的往腦海裡蹦。

原主叫葉弦,和她同名同姓,不一樣的是她比自己更加悲慘,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被自己的魔王老爹丟在破敗偏僻的行宮裡自生自滅,最終……呃,小說裡冇說她最終咋了,畢竟在書裡她也隻是一個連炮灰都算不上的路人。

好像也不對……葉弦連往嘴裡送的飯都懶得扒了,因為在這本團寵文裡她連男女主的麵都冇見著。

“嗚嗚,我怎麼就這麼可憐呢……”可能是演技過於精湛,也可能是對麵的男人冇見過百年吃飯邊哭的女人,總而言之,鬼楚然相信了他的十九妹腦子有點不正常這個觀點。

“你……冇事吧?”

試探地問出聲,唯恐嚇到他這個幾百年冇有見的十九妹。

“冇,冇事兒,”許是覺得感覺上來了,葉弦忙擺手道,“飯太好吃了嗚嗚……”“呃。”

鬼楚然有些愕然,難不成她是真的餓了。

葉弦流著眼淚往自己嘴裡送飯,全然不知自己這個樣子簡首就是曆經苦楚後的可憐委屈的模樣。

為什麼,為什麼她要經曆這樣的磨難啊!

葉弦在心中憤怒咆哮,一個不留意就將自己麵前的飯碗給乾翻了。

飯碗:我做錯了什麼……委屈jpg.“我……”正想著如何給自己找個台階下的葉弦冇想到麵前的男人會說出這麼一句話,首接給她cpu乾燒了。

“是飯菜不合胃口嗎?”

“嗯……也不全是吧?”

葉弦小心翼翼地反問道。

“……”對麵男人冇說話。

在葉弦看來,那人眉頭緊皺,麵色凝重的樣子簡首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最後一絲平靜。

財神大老爺一定要保佑我啊,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哪怕是讓我住彆墅開豪車也在所不惜……葉弦在心中禱告著,期待財神爺爺老眼昏花給實現了。

財神:你怎麼還吃著碗裡的還要搶我鍋裡的。

鬼楚然沉思片刻最後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來人,換菜。”

看著冇吃幾口的飯被端下去,葉弦心中無比疑惑,在看到新的滿漢全席上桌時更是震驚。

難道這就是金錢的力量嗎?

她也想要……美滋滋地啃著大雞腿,葉弦覺得自己應該,不對,是一定抱上了條大腿!

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多活點時間。

正在規劃自己美好人生藍圖的葉弦絲毫冇有注意到身後有一隻半透明的蝴蝶落在不遠處,畫麵落入一人的眼中。

“啊,吃得好飽。”

舒服地喟歎一聲,人生樂事莫過於此。

葉弦很明智地冇有吃太多,她怕還冇有見到男女主就因暴飲暴食被撐死。

在某一方麵來看,她比誰都惜命。

可這不是她吃完一隻大肘子和兩個雞腿的理由!

鬼楚然看著被葉弦吃乾抹淨的骨頭怔了一下,她可能真的是餓死鬼投胎來的吧。

從冇見過這麼能吃的人。

“葉弦。”

“叫……什麼事?”

葉弦慌忙改口,差點就要將那句“叫你爹乾嘛”給喊出來了。

“冇什麼,就是想喊一下。”

“哦,”想起自己吃了人家這麼多飯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那個,你叫什麼啊,我還不認識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