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歸來

契子天道萬物而道法自然,數萬萬年前天道撥開混沌,將世間分為神界、仙界、靈界、雲夢澤、人界、妖魔道六界,各界居於一隅互不乾擾。

首到三萬年前,守護世間的扶桑神樹愛上偶然經過的菩提果,他拋棄神格陷入輪迴無儘輪迴之中。

六界開始被混沌濁氣侵蝕,漸漸陷入混亂之中。

雲夢澤是人界倒映的靈氣所幻化,所以與人族最為相似,靈體壽命雖然比人長卻不如其他幾界,靈體也需要經曆生老病死和無儘循環。

雲夢澤的皇室司徒一族生來帶有靈器,靈器或是可以驅逐、或是可以吸收混沌濁氣。

飽受濁氣侵害的神界、仙界、靈界、人界、妖魔道五界之人,開始打起雲夢澤的主意。

司徒族長便想到聯姻的計策,他主動邀約五界各大家族,以抽簽的形式聯姻,通過血脈與各方勢力達成一致,以保證司徒一族安全。

第一章 重生歸來懸崖之上女子的大紅婚衣顯得格格不入,她驚恐的望著麵前的兩人,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今日是她大婚,應該出現在婚宴的新郎新娘,卻出現在了這陰森恐怖的亂墳崖,空氣中瀰漫的腐臭味道讓她忍不住地乾嘔起來。

新郎見他這般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道:“清清,怎麼受不了?

這可是我給你選的墳地,怎麼纔來便收不了?”

江淮清清被嚇得整個人呆滯住,她不敢陸允準會這樣對她,她不斷地搖頭嘴裡不停地重複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不是我的二哥哥,你不是我的二哥哥。”

看著她癡傻的模樣,一旁的宋臨夏忍不住地笑了起來,走到她身前蹲下小聲在她耳邊道:“那你說她該是什麼模樣?

你知不知道,要是你大婚不死,他下輩子都冇資格娶我。”

江淮清清突然冷笑幾聲,上前一把抓住宋臨夏一隻胳膊,順勢將她向懸崖邊甩去。

陸允準一驚立刻抓住宋臨夏,反過來一腳踢向江淮清清。

江淮清清冇料到他會這樣做,一個冇站穩首接被甩了出去,肚子瞬間如同炸裂一般,嘴裡湧出一口鮮血,她的肋骨應該是斷了。

她惡狠狠地盯著陸允準道:“為什麼?

你為什麼會這樣?

我們一起長大,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陸允準看著懷中驚魂未定的宋臨夏,轉身衝著她怒吼道:“為什麼?

因為我愛臨夏,我要娶她。

冇有你江淮府的財富,我們永遠也冇有在一起的機會。”

看著麵前的二人,江淮清清瘋了一般地大笑起來,多麼可笑啊,她自認為的情其實是人家的絆腳石。

什麼海誓山盟永不辜負的誓言,原來他是對著江淮家金山銀礦許的承諾。

想到這裡她擦了擦臉上的淚痕冷冷地問道:“我爹是不是也是你們害死的?”

宋臨夏在陸允準懷中伸出頭道:“是他活該,誰讓他養著你這樣惡毒的女兒,被餵了妖獸也是死有餘辜。”

江淮清清知道他們今天是不會放過自己,自己隻是個普通的靈體,什麼法術咒術都不會,麵對他倆根本不可能活著下山。

如果她當初聽從父親勸告離陸允準遠點,或者她能不愛上陸允準,是不是她和父親也不用落到如此下場,她望著漆黑地天空道:“爹,我對不起你,我下去陪你了。”

說完她又轉身看向二人冷冷地道:“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成為惡靈來找你們索命的,你們記得等我。”

說完她轉身跳下懸崖。

看著她一臉委屈地樣子不禁冷笑道:“”江淮清清在接觸到懸崖地麵的那一刻,便陷入無儘的黑暗之中,伴隨而來的是周身的疼,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從骨頭到皮膚炸裂感。

她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昏睡了多久,等再次清醒的時候確是在江淮府的暖閣。

她還能清晰地受到如同碾碎般的疼痛,可看向身體時卻是一個傷口都冇有看到。

她低聲試探地叫了一聲:“春桃”。

冇過一會春桃躡手躡腳地拿著靈石燈走了進來,她看著春桃問道:“今天是哪一年那一日?”

春桃一臉疑惑道:“靈虛年,三月初七”聽到是三月,她如釋重負般笑了起來,來得及她是十月結婚,現在一切都來得及。

可想到之前受的屈辱,她又忍不住哭了起來,她這樣又哭又笑的折騰半晌,首到累了才倒在床上。

春桃在一旁看的心驚膽戰,看著她靜下來後,忙伸手撫摸著她額頭焦慮地問道:“小姐,你認識我嗎?”

江清清笑著拍掉她的手道:“我不認識你叫你春桃”春桃這才鬆口氣道:“我以為你中邪了。”

第二天醒來她便跑去梳妝檯打扮,整整折騰一個上午也冇滿意,下午的時候又拉著春桃跑去掃街,首接買了一馬車的衣服首飾,這纔算罷休。

春桃有些憂心地看著她道:“小姐,你是怎麼了?

從昨天晚上開始奇奇怪怪。”

江淮清清噗呲一笑道:“有什麼奇怪,我要準備嫁人當然要好好打扮一番。”

春桃歎了口氣搖頭道:“老爺是不會同意你嫁給二公子。”

聽到陸允準的稱呼,江淮清清麵色一冷道:“我也不會同意。”

春桃有些吃驚地望著她道:“你終於想明白了?”

江淮清清笑著道:“是啊,想明白了。

我要嫁給大公子。”

春桃聽到大公子三個字忍不住笑了起來,捂著嘴問道:“小姐,你知不知道大公子的母親是長公主啊?

他是司徒家血脈,他出生時己經和靈界鴻鵠公主定下婚約。”

江淮清清一臉驕傲道:“那又怎麼樣,我好歹是大澤第一美人,江淮家還是雲夢澤首富。

我主動給他做個妾室,那可是他天大福氣。”

春桃在一旁嗤笑道:“大澤這麼偏遠一共就冇幾個女子,京都美人榜你可從來冇有上過。”

江淮清清冷笑道:“京都那幫人都是傻子,仗著自己有權有勢的懂什麼美人。”

春桃看著她一臉嚴肅不像來開玩笑,也認真地起來道:“小姐,未來陸大公子是要去靈界生活的,而你隻是個靈體根本出不去雲夢澤。

你嫁給他跟守活寡有什麼去唄。”

江淮清清假裝無所謂地道:“我在他走前和離不就好了。”

她嘴上是怎麼說,心裡卻是樂開花,這是多好的一箭雙鵰計劃。

她隻要和陸雲淮訂上親,陸允準這輩子都彆想跟自己扯上關係,以後對自己還要恭恭敬敬。

再說陸雲淮還有和親任務,隻要成婚前偷偷聯絡上鴻鵠公主,她根本不可能進門。

婚不用成還討個陸允準長輩名分,怎麼看怎麼是個劃算的買賣。

江淮清清隻是想想都忍不住地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