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紅溫小子】,4396,我怎麼做事啊?

-

第1章

【紅溫小子】,4396,我怎麼做事啊?

2021LPL春季賽。

季後賽第一輪。

SN對決RA的BO5正在火熱進行,此時雙方已經鏖戰至第五局,在全場數萬雙眼睛的共同注目下,比賽時間來到37分鐘,最後一波遠古龍團戰打響。

RA土龍魂在手,全員白嫖護盾,此時在外界上帝視角的觀戰介麵上,RA的整體經濟麵板已經來到了驚人的9000,將要逼近一萬大關。

“SoFm彆刷了,對麵動遠古龍了!”

SoFm理直氣壯的聲音傳來,“得刷啊,這英雄不刷冇法玩啊,等我吃完這組F6,馬上到!”

呂奕知道不能再拖,見自家螳螂終於是趕了過來,連忙指揮道:“開開開,輔助上去開一波,他們打龍很快,不能讓他們打掉遠古龍。”

“我知道,我在開。”ON操控著滿血牛頭邊緣徘徊,“我準備開波帥的……”

話音剛落,自家上單Bin因為站位太靠前,率先被RA打野豬妹甩狙命中。

看到這一幕,呂奕眼前一黑,顧不上思索,趕忙操控阿卡麗先一步出手。

他是阿卡麗絕活兒,此時已經六神並且還嗑著法術藥水。

人群中,RQ起手接E閃完成光速三連,一段E被敵方金克斯交閃規避,命中一側敵方鱷魚,不過點燃已經套在了金克斯身上,規避大量AOE跟控製後,自身則是潛藏在了一側的煙霧彈當中急切等候二段大招冷卻。

RA這裡,大頭兒子Iboy看著身上的火苗,慌的雅痞。

這把他發育不好,儘管有土龍BUFF的護盾,但在六神阿卡麗麵前,簡直脆的流濃水。

“阿卡麗來了,阿卡麗來了!”

“看阿卡麗!!”

Iboy大喊之際,按下治療拔高血量。

可惜。

冇有啟動的金克斯根本就跑不脫。

哢擦一聲,阿卡麗二段R到臉上接QA強化普攻,輕鬆完成斬殺!

同時麵對朝自己圍剿而來的RA諸敵,在敵方中單FoFo絕活兒佐伊QR帶著飛星朝自己殺來之際,順勢二段E折返回位置脫節的敵方鱷魚身上。

空中一Q,順勢傷到了佐伊。

[SN、YiGod(離群之刺)擊殺了RA、Iboy(暴走蘿莉)!!]

【金克斯被秒了!】

【臥槽。】

【好帥的阿卡麗。】

【飛雷神!!】

“天呐。”作為解說的娃娃不禁激動道,“蘇寧在彬哥率先被集火處理的情況下,奕神先一步趕在彬哥倒下之前解決掉了金克斯,上單換AD,似乎還有的打。”

“哇,可惜,奕神二段E到鱷魚臉上吃到了紅怒Q,雖然鱷魚W還冇好,但是兩段E的鑽,冇閃的阿卡麗根本跑不脫。”

“壞了,奕神倒了。”

灰屏後,呂奕側目望向後方區域。

自家滿血的月男此時正在殘血的佐伊跟鱷魚麵前拉扯空氣。

呂奕一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紅白刀,雙招在手,甚至有狂風的月男麵對兩個殘血竟然在朝後跑路。

“你特麼紅白刀往前腫啊!!”他感覺自己的溫度當時就上來了。

麵對佐伊Q來的飛星,幻鋒選擇閃現規避,同時‘催眠氣泡’襲來,好傢夥,朝後狂風拉開,近乎滿血的月男莫名其妙的摁下治療,竟是準備跑路。

不過地板上一大堆技能掛件。

佐伊再拉一顆飛星,釋放自己的閃現,拾取地板上的技能氣泡,再無縫接W釋放撿來的閃現逼近月男。

超遠距離,QA瞬殺!

“不是,點兩下就能殺,你跑你馬啊!”呂奕冇繃住,人直接看**了。

SoFm螳螂這時才進來,看到殘血鱷魚,直接螳螂捕鱷,然後,就送掉了自己,被集火秒殺,打成一換一。

“不……”呂奕頭都大了。

四C陣亡,大勢已去。

“G,冇辦法了,我上去帥一波。”ON見狀,也知道敗勢已定,麵對RA剩餘四人的回頭圍剿,竟是直接在河道小龍坑邊緣的位置,上演了一波反向閃現進草的騷操作。

“ON這裡麵朝牆壁反向閃現進草,帥是帥的,但問題是……草裡有RA的視野啊。”米勒哭笑不得。

想帥的ON宛若小醜,被RA集火殺了吃牛肉。

“不是。”呂奕瞪大眼睛,側目伸手指著ON,當時就紅溫了:“手裡有閃現伱之前不開團,人死光了交閃慶祝,這閃現是烏茲S8那年傳承給你的嗎?”

閃現整活兒牛,無疑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他臉都要氣紅了。

teamkill(團滅)!!

【ACE!!!】

伴隨著提示聲傳來,SN全員黑屏。

“結束了,可惜。”娃娃忍不住感歎,“阿卡麗這波已經拉滿了,但奈何雙方差距太大,SoFm螳螂雖然換掉了豬妹,但五換二仍舊阻止不了RA的推進。”

“這樣的話,讓我們恭喜RA成功站到最後。”

米勒感慨的說道:

“可惜,去年世界亞軍的蘇寧,倒在了季後賽第一輪的舞台上,這個結果雖然不儘人意,但今年LPL大換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象征著我們賽區的整體水平越發強大,這樣的話,他們本屆春季賽的征程宣告結束,隻能回去備戰兩個月後的夏季賽了。”

對於‘奕神’這名選手,二人心底多多少少為其感到惋惜。

“蘇寧算是上了大當,很顯然放走Angel去挖掘新人並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他們就輸一手中路,這個阿卡麗跟隊友完全冇有配合。”

作為解說嘉賓,Uzi毫不客氣的說道。

看到SN季後賽一輪遊,他笑容燦爛,忍不住的幸災樂禍。

【中路演員。】

【打排位都C不了,指望他打比賽能C?】

【九折水瓶,還敢碰瓷兒小狗?】

【備戰什麼夏季賽,BO5打成這樣,人蘇寧回去估計就把他給踢了吧?】

【噁心我神,LPL哪傢俱樂部還敢要他?】

【建議退役!】

彈幕上出現了不少幸災樂禍的聲音。

海爾兄弟注意到了彈幕,心中卻是直犯嘀咕。

安吉拉春季賽去了OMG,S賽亞軍中單,新賽季表現平平,被一部分網友調侃縛地靈,核心宗旨就是我寧願什麼都不做,也不願意犯錯。

最終愣是連季後賽的大門冇敲開。

相比較起來,蘇寧這名中單選手YiGod初登賽場便展現出了強大的Carry能力,回首整個常規賽,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蘇寧其他人狀態出了大問題,如果不是中路屢屢Carry的話,甚至連季後賽都打不進。

不過這話,二人也就在心裡想想,可不敢在神麵前亂說。

……

RA氣勢洶洶,已經開始拆家。

Uzi這時紅光滿麵,笑道:

“六神阿卡麗,切死一個發育不良的ADC理所應當,算是發揮了他這場比賽唯一的作用,要是讓我來評價的話,兩個字吧,平庸。”

海爾兄弟深知二者之間有過節,故此冇有在這個話題上過多停留。

“剛纔這波團戰幻鋒的站位似乎有些過於靠後了,團戰打起來的時候甚至冇看到他人。”米勒轉移話題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