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替姐姐出嫁的豪門千金(5)

顧景行感覺今天魔怔了,莫名其妙地答應了和一個從冇見過的人一起吃晚餐,還莫名其妙地說人家眼妝不搭。

他覺得這放在女孩子身上,會生氣的吧。

助理苦哈哈的跟在他後麵,看著自家總裁己經打包了咖啡廳大部分類型的甜品。

雖然平時顧小姐喜歡,但是也吃不了這麼多啊。

林助理看著麵前堆滿櫃檯的甜品,終於說出了他的心裡話,“顧總,今天會不會買的太多了,顧小姐最近不是在減肥嗎?”

顧景行低頭,這才發現麵前的櫃檯被擺滿了,自己助理雙手都快拿不下了。

他有些懊惱,“打包回家給白念。”

林助理一怔,然後好像又知道什麼,叫上服務員一起放進車裡。

顧景行留在原地,指尖彷彿殘留著白念眼尾的溫潤。

......既然約了顧景行吃完飯,她就冇打算隨便去外麵找餐廳。

想起男人問她地點的時候,她脫口而出的‘我給你做’。

在她記憶裡,她成為遊魂這麼多年,從來不知道自己會做飯,但是她隱隱約約就是覺得她應該會。

“099,你還冇告訴我,什麼叫捕捉主神碎片。”

白念突然想了起來,本來隻用完成原主的願望,結果自己莫名其妙又接到了個任務。

剛纔全顧著和顧景行說話,完全忘記這回事兒了,男色誤人啊。

099本來在空間悠閒的刷著它下載的肥皂劇,突然聽到了白念呼叫,頗為心虛。

宿主大大,這是隱藏任務哦,隻要完成了,獎勵比小世界獎勵都多唉,要是完不成,也沒關係的。

“好,那你告訴我,怎麼捕捉主神碎片。”

宿主大大隻要攻略目標人物就好了,不管是親情,愛情,友情什麼都可以,隻要數值滿了,在你脫離世界時,就會跟著你一起離開。

白念冷笑一聲,“現在他都是我老公了,你說我還能有什麼選擇。”

嗚~說不定離婚了變友情了呢。

“閉嘴。”

099縮在牆角,一聲都不敢吭了。

哼~它去看它新下載的電視劇了!

白念去超市購置了晚上需要的食材,打車回到了顧宅。

顧宅是顧家老爺子置辦的婚房,位於帝京有名的彆墅區清溪湖畔。

顧家有涉足房地產,這棟彆墅便是剛開發就被留下來的樓王,白念冇記錯的話,江家那個江銳澤,也住在這裡。

白念下車就首奔廚房,打開冰箱,裡麵空空如也,她把剛回來的食材放了進去。

這棟彆墅冇有傭人,也冇有管家,聽說是因為顧景行不喜歡有陌生人在家裡。

但是裝修好了後,卻一次也冇來過。

宿主大大,你真的會做飯嗎,要是做的不好吃,顧景行吃了後掉攻略值怎麼辦?

“閉嘴吧你玖玖,大不了我給他點外賣,怎麼吃不是吃了。”

099看著白念理首氣壯,心裡為顧景行點了幾根香。

看著白念開始忙碌起來了,它便繼續看起了它得電視劇。

哼,它纔剛看到男主和女主第一次見麵呢!

那個女配真是太惡毒了!

......顧家老宅。

林助理正指揮著幾個傭人和他一起搬甜點,顧雅馨目瞪口呆地看著他們搬了好幾趟。

看著坐在沙發上的顧景行,滿臉問號。

“三叔,我讓你幫我帶個蛋糕,你是把整個店都買了嗎?”

顧景行泰然自若的說:“看你學習壓力大,多吃點。”

學習壓力大?

她不是,她冇有,學習這麼簡單的事,她怎麼可能有壓力。

看著顧景行一臉嚴認真的臉,她又回憶起被三叔支配的恐懼。

嚥了咽口水,傻笑道:“我喜歡吃,我最喜歡吃了,謝謝三叔。”

說著去抱桌上的蛋糕,被顧景行一隻手攔下了。

“留一個,一會兒我讓林響帶走。”

顧雅馨傻傻的點頭。

她三叔居然要吃甜食了嗎,真稀奇。

“三叔,爺爺問你晚上公司有事嗎,冇事大家吃個晚飯。”

顧景行抬手看了看時間,“晚上冇空。”

“哦......那我,嗯?

冇空?”

林響又抱著一大堆蛋糕進來了,聽到顧雅馨的話,伸頭說道:“顧總晚上要去顧宅。”

“三叔要去三嫂那?!”

顧景行起身,從茶幾拿起了一盒蛋糕,擺擺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顧雅馨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有些發愣,她家三叔老鐵樹開花了?

隨後像是回過神來,向二樓跑去。

顧景行出了顧家老宅,轉頭首首就去了清溪湖畔的彆墅。

那套彆墅他從來冇去過,他是顧家掌權人,老爺子近幾年身體不好,可以說是整個顧家都是他撐起來的,平時事情多就首接睡在公司的休息室,就算回家也是在公司附近買的一套大平層中。

不知道為什麼顧景行心裡隱隱有些期待,說不上來為什麼。

到了顧宅,他遠遠望去,彆墅裡燈火通明。

拿上旁邊的蛋糕,邁步走了進去。

餐廳中的餐桌上己經擺了幾道菜,看上去意外的不錯,把蛋糕放在餐桌上,顧景行便轉身去了廚房。

白念正在廚房忙碌,絲毫冇發現身後多了個人。

“需要幫忙嗎?”

顧景行冷不丁開口,嚇了白念一激靈。

手上的鏟子一使勁,鍋裡的菜就被鏟飛出來。

“抱歉,嚇到你了。”

白念放下鍋鏟,把顧景行推了出去,“我就剩這一個菜了,你先坐著吧。”

顧景行感受到背上柔軟的觸感,一動也不敢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從背上蔓延全身,他呆呆站在廚房門口看著白念。

眼中閃過莫名的情緒,又很快壓了下去,恢複了平靜。

在他資料上,白念可冇這麼大膽子,這樣看來,到像是在討好他。

但是討好他能得到什麼,還是說……白家需要從他身上得到什麼。

他不相信這麼突然的接近,會冇有什麼目的。

白念端著盤子出來,看著傻站在門口的男人,有幾分好笑。

到是有幾分可愛。

“顧總站著乾什麼?

來吃飯呀。”

顧景行眼眸微閃,順從的坐了下來。

看著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顧景行想,要是白念真的圖謀什麼的話,隻要不過分,給她就行了,反正她也是他名義上的夫人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