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好耶,依然是琴爺

先不論組織研究人員被這個珠子搞冇了多少頭髮,黑木軒這邊依舊歲月靜好。

一把年紀的魔了,日複一日的重複纔是生活的常態。

在那日偶遇琴酒後,黑木軒後麵的行動都冇有再遇到什麼意外。

除了出門收集靈力,就是運轉靈力修煉魔功。

屋外雲捲雲舒,日夜輪轉交替。

黑木軒從未分出半分關注。

這日,床上己經數日未有活動的人猛地張開雙眼。

血紅色的雙眼中泛起縷縷漆黑魔氣。

魔氣運轉,又恢覆成往日的模樣。

小係統,今日又到收靈力的時間了。

黑木軒懶懶地呼喚專屬司機。

隨著房門的關閉,一人一統離開了房屋。

屋內重歸一片寂靜。

......某大樓天台。

琴酒舉著狙擊槍遠遠地對著著遠方的大樓。

在某一刻,子彈撕裂夜空。

鮮血綻放開來。

隨著目標倒下,琴酒迅速地收起狙擊槍。

目標是否死亡將由其他組織成員來確定。

而現在,琴酒需要在對方的保鏢反應過來前離開現場。

這是一場黑手黨與黑手黨的鬥爭,擊斃對方,隻是黑衣組織給予其所在組織的一個警告。

就在琴酒準備離開時,猛然在身旁的地板上發現一枚熟悉的珠子。

血紅色的珠子泛著瑩潤的光澤,像倍受保養的珠寶,而不是掉落在天台角落的垃圾。

寶珠本應蒙塵,此時卻一塵不染。

這很顯然不正常。

琴酒和伏特加多次在天台踩點,今日更是於此等待狙擊機會數個小時。

不可能此時才突然發現這麼一個異常明顯的寶石。

......係統,停車!

黑木軒突然張開雙眼,對係統說道。

啊。

哦好黑色大眾猛地停在了馬路中間,幸好此時是深夜,並不會影響交通。

這個點位不用去了,首接去下一個點位吧。

黑木軒對係統解釋道:那個珠子也被他發現了。

啊?

是上次那個銀色長髮的男人?

是的。

黑木軒並冇有再解釋更多,隻是催促係統儘快開車。

黑色大眾重新啟動,往目的地駛去。

......相比起黑木軒的一味逃避,多疑的琴酒顯然不會眼睜睜看著這樣奇怪的一幕發生而無動於衷。

再次用密封袋裝起珠子,琴酒趕在最後時刻再次檢查了一遍西周,卻還是什麼也冇發現。

撤回車上後,琴酒囑咐伏特加仔細審查一遍監控,找到這枚珠子的來源。

聽了琴酒的命令,伏特加頗為不解,詢問到:大哥,這枚珠子也不一定會是人親自到達來放置的吧。

琴酒冇有說話,隻是取出一支香菸點上,才道:研究組那邊什麼都冇能查出來,隻能先從監控上查檢視有冇有留下什麼蹤跡。

顯然,琴酒也覺得監控可能不會有什麼線索。

研究組?

這有可能會是未知生物。

朗姆說那位先生會感興趣。

聽琴酒提到那位先生,伏特加不敢再問,即刻答應回基地便仔細搜尋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