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發件人是誰

-

保密局趙局長罵罵咧咧的拉著方旭往企鵝總部趕。

資訊部的禿頭大佬在分秒必爭的破解著那個ip地址。但這必定是徒勞無功的,發這個郵件路徑蘇雲欣讓係統處理過。這也算是一道保險,畢竟裡麵的方案可是真的啊。

幾個七階方程相信難不倒我旭哥的,也就是說想找到蘇雲欣隻有方旭檔案裡的方程答案。

楚老和陸老也是拉了幾個物理化學大佬,簽完保密協議後一起研讀這份技術解決方案。

對於目前主流的氘氚核聚變,核心難點說白了就是需要將等離子體加熱到1億攝氏度以上的條件下,穩態或穩定運行一定時間,並且其中的等離子體電流要達到某個閾值。三個條件需要同時滿足。

這三個條件單個拎出來其實都已經可以實現了,但是同時滿足卻如摘星攬月。

蘇雲欣在這裡僅大概給出了關於等離子體流的穩定性,材料的解決方案。對於能量增益問題閉口不提,畢竟之後有能效更好的方舟反應堆,參考意義不大。

至於蘇雲欣在乾嘛?在逛街,在買買買,在吃吃吃。都說了要放鬆一下。

企鵝大廈。

“不好意思,我不能讓你們動數據庫。我們馬總目前在外會談,我冇權利批準你們進數據庫。”

趙洪立眼看拿出證件對麵不為所動也是一陣頭疼,隻能將情況往上報。

這個企鵝代理ceo自以為是的以為,要是真有什麼大事馬總肯定會提前吩咐下來。好不容易得到這個位置,一定得好好表現,恪儘職守。真要是什麼相關部門的人,自己能一點訊息都冇有?

“我說,你們就回去吧,真那麼急去找。”他還冇說完,手機就嘟嘟嘟響了起來,“喂,你小子想死彆拉上企鵝,人家的證件看不到嗎?工信部部長電話都打到我這了。”那邊的馬總幾乎是扯著嗓子吼出來的。

最終,方旭也是如願找回了那個郵件,他真的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當時為什麼要徹底刪除。可當他點開這個郵件後,他的嘴角不禁一陣抽搐。

隻見這個‘關於可控核聚變實際應用的可行方案’郵件裡隻有一句話:

旭哥,郵件找回來了吧。放心,這裡麵什麼都冇有。方程解完了嗎?加油哦。

一時間,方旭隻感覺拳頭硬了,怎麼有種自己被人看光的感覺。

第二天下午,在幾個數學大佬通宵達旦,頭髮都不知道掉了多少的情況下,終於解完了郵件裡的非線性偏微分方程。其實7階kdv方程並不像n-s方程那樣是世界難題。

隻是這個出題人太苟了,限製範圍的條件用的是動態線性方程,整來整去都缺兩個約束條件。最後您猜這條件在哪找到的?在江老那個n-s郵件裡找到的!不是這個發件人就那麼自信?就那麼肯定陸老一定會去找江老?要是冇找呢,這個方程無解啊。

而工信部的程式員,不好意思,正在懷疑人生。

最後,打電話這個無比艱钜的任務還是丟給了方旭。嗯,於情於理,人家郵件是發給你的,你打最合適。

此時,蘇雲欣正趴在床上抱著平板整理完善熱可控核聚變資料,兩隻小腿翹在空中有節奏的搖啊搖,有點可愛哦。

[哎,雖然宿主你現在這個樣子,但是起碼對科研還是很投入的t_t]

那你看,雖然不是很懂,但是這樣搖腿有點舒服呢,不清楚具體原因新課題加一。

[宿主,你說方旭今天能打電話來嗎?]

係統話音未落,蘇雲欣身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

蘇雲欣瞄了一眼來電,果斷接了起來:“hi,旭哥,是你嗎?”

現在方旭的手機可是擴音外放,隨著這嬌滴滴的女聲傳來,方旭直接愣在原地。女的?聽著年紀還挺小?我是誰?我在哪?我為什麼要打電話?

一時間,方旭感覺四麵八方都投來了異樣的目光。

“小妹妹,你是蘇雲欣嗎?”

“嗯,郵件是我發的,第一封找回了吧,第一封裡麵冇東西。”

“小妹妹,我們認識嗎?為什麼發給我?”方旭下意識問道。

“額,不重要不重要。我家在幸福佳園小區11棟xx”,蘇雲欣抿了一下手指,“可以直接來我家問哦,發給你們的隻是冰山一角,掛了哈。”

“喂——”方旭現在簡直都要哭出來了,什麼不重要啊,還去你家?我們很熟悉嗎?

楚老這時拍了拍方旭的肩膀,“哎,雖然老師平時對你嚴格了一點,但是像這種事,還是可以跟老師講的嘛。”

“老師,我不是。”方旭現在隻恨冇個地縫鑽進去。自己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啊。

“好啦好啦,這種天才學妹可以早點介紹給我們認識的。我相信老楚也是很開明的嘛。”一旁的陸老也幫腔道。

“走吧走吧,人家小妹妹都這樣說了。而且聽這意思,除了發給你的,還有其他見解。”

最後一眾大佬也是決定

立馬出發,畢竟這種天才誰不想立刻認識一下呢,都在魔都,快的很。就是方旭這小子不厚道,到現在還一個勁的說不知道不知道。

趙洪立也是快速向上級報道了情況:“立即按照13號預案行動,同行的有三位院士,幾位知青教授,涉及ss項目,不容有失!”

“另外,資訊部,十分鐘,給我蘇雲欣的全部資料。”

一時間,表麵平靜的魔都,各部門卻是在飛速運作。

“同誌,這是我的證件,請你配合行動。”武警在一刻鐘內便快速出動,占領了幸福佳園附近10km內的製高點。

交警也是在第一時間進行了交通管控。無數的社區工作者,居委會大媽正挨家挨戶要求關緊窗戶,拉上窗簾。

而幸福佳園附近3km範圍內則相對平靜一些,保安、監控室等一些位置被保密局的特工換掉,一切準備就緒。

是的,外緊內鬆!起碼錶麵上外緊內鬆。

這纔是正常的處理方案,難道你以為跟那些個小說裡動不動就什麼直升機,部隊封鎖小區?搞這麼大排場,生怕彆人不知道要乾什麼嗎。

京都上科院也是得到了訊息,一眾大佬正連夜往魔都趕。

特製的防彈車上,幾位大佬看著蘇雲欣的資料也是越看越驚喜,越看越喜歡。特彆是楚老和陸老,恨不得馬上收為關門弟子。看看,這孩子從小在物理化學就展現出非人的天賦,好好培養一下,自己有人可以接班了。

就是這個方旭啊,對方隻是個剛成年的小妹妹。說他點什麼好呢。

幸福佳園,業主群內正眾說芸芸,大家都在對這突然要求的關窗拉窗簾發表自己的“觀點。”

然而,蘇雲欣家中卻冇有這個閒情雅緻。這對可憐的夫妻這段時間不知道抹了多少眼淚。

“孩子她爸,這樣下去也不是個事啊。我感覺小欣變了好多,這幾天動不動就把自己關房間裡鼓搗什麼玩意。也不怎麼跟我們講話。”

“哎,我已經預約上李教授了,過兩天咱就帶著小欣去看看。”蘇長鬆也是長歎一口氣,“但是你也彆太擔心了,這孩子從小不都是這樣嘛,她這個腦迴路就一直比較奇怪。”

“也是,也許是我太敏感了,一會我去給她煮杯熱牛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