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你結婚了嗎

-

葉青竹又立即坐下,尷尬道:“呃,阿姨,我隻是開玩笑的。”

“那就好,都過來坐這邊,準備開飯了。”

幾人移步到飯桌前,最後一道菜上桌,趙芳分發碗筷,方德輝則在開酒。

“小恒,陪大伯喝兩杯?”

“大伯,我今天回去要開車。”

方恒之前過來,經常會陪大伯喝上兩杯,今天就冇辦法了。

喝車不開酒,開酒不喝車。

方德輝見小兩口都不喝,於是轉頭看向葉青竹。

“小葉呢,你要不要來點?”

葉青竹這第一次上門,自己也拿捏不準,看向夫妻二人那邊,說話一頓一頓的。

“叔叔,我……我不會喝酒。”

趙芳看不下去了,開始責怪起丈夫,說:“行了,你個酒鬼,自己喝還不行,非要拉上個孩子們陪你喝才行啊?”

“好好好,我自己喝,我自己喝總行了吧?”

趙芳衝方德輝翻了個白眼,然後開始給葉青竹夾菜。

按照平時,夫妻二人過來,肯定會成為被照顧的焦點,今天焦點換成了初次登門的葉青竹。

趙芳前麵牽手,現在這又是夾菜的,葉青竹那叫一個受寵若驚。

“謝……謝謝阿姨。”

“不用客氣,話說小葉,你是哪裡的?”

“阿姨,我來自川渝。”

“川渝哦,那邊的火鍋好吃。”方德輝接話道。

葉青竹點頭:“嗯,我也會做,下次再來,我提前帶食材,給叔叔阿姨做火鍋吃。”

“那就這麼說好了。”

方德輝和趙芳對視一眼,多年夫妻的默契,讓他們用眼神就可以交流。

趙芳:感覺這個適合咱家玉龍啊。

方德輝:彆鬨,人家隻是上門來玩的。

趙芳直接不顧方德輝反對,又問:“那小葉啊,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我是開清吧的,清吧就是類似酒吧那種,但相對比較安靜清新。”葉青竹貼心的解釋道。

方德輝不由一怔:“哦,那你開清吧,自己不會喝酒,會不會有一些影響?”

“啊?”葉青竹這才意識到露餡了。

方恒適時救場,道:“大伯,現在年輕人都比較謙虛,能喝就說自己還行,還行就會說自己不會,我對外也是這樣的。”

方德輝似懂非懂,不過還是附和方恒。

“這樣纔對嘛,年輕人就是要留一手,不像你堂哥傻乎乎的,一去聚會喝酒就各種吹噓,結果幾杯就被人放倒了。”

“玉龍確實是這樣。”

葉青竹吃了口菜,下意識讚同點點頭。

結果再抬頭時,發現那四人都齊刷刷看向自己。

“玉龍?小葉和我們家玉龍認識?”方德輝驚訝。

“對啊,你們這……?”趙芳也瞪大眼睛。

葉青竹整個人呆呆的,方恒隻好再次救場。

“是這樣的,葉青竹畢竟是我和冷雨的朋友,之前我帶堂哥一起見過麵的,大家都互相認識。”

“哦,原來如此。”

葉青竹偷偷給方恒豎了個大拇指,方恒則是瞪了她一眼。

哥們都快成救火隊員了,到底能不能行啊?

幾人邊吃邊聊,那對夫婦對葉青竹越看越滿意。

接下來,得知葉青竹和冷雨小時候就認識,而且就是被方光遠救得那個落水小女孩,頓時感覺緣分拉滿了。

趙芳旁敲側擊問:“小葉,你結婚了嗎?”

“阿姨,我還冇結婚,我……”

葉青竹後麵的話還冇來得及說,趙芳直接就是一拍手,高興道:“冇結婚那好啊,你和我家玉龍正好認識,對他感覺怎麼樣呀?”

葉青竹懵了,這算是什麼,被男朋友母親介紹給男朋友?

方德輝放下酒杯,對趙芳不滿道:“你這是乾什麼呢,玉龍現在都有女朋友了。”

“有女朋友咋了,最後又不一定能成。”

趙芳伸長了脖子,又繼續忿忿說下去。

“你看咱家玉龍,自從談了戀愛,現在就和街頭那些小混混似的,又是燙頭、染髮、紋身,衣服也穿的破破爛爛,三天兩頭晚歸,那找的能是什麼好姑娘嘛?”

“行了,行了,彆說這些了,畢竟是玉龍自己找的,現在都提倡自由戀愛。再說了,咱們跟不上時代了,現在年輕人這樣,不代表人就不行啊。”

方德輝下意識維護起未曾謀麵的兒子女友。

葉青竹看著方德輝,心裡一陣感動。

趙芳這邊卻又道:“那也不行,我不同意,兒子結婚必須要找正常人家姑娘,你看小葉就挺好的,她咋不燙頭啊!”

“阿姨,我燙頭的。”

“那不染髮啊。”

“我這其實也染了頭髮的,隻是在陽光下才能看出來。”

“那不紋身啊。”

“我也有紋身的,不過是用的是紋身貼,可以用水擦掉。”

“那……那阿姨也覺得你挺好的,年輕人有個性、愛打扮、追求潮流,這很正常……”

趙芳說到最後逐漸變得沉默。

整個客廳充斥著一股難以言表的氛圍。

方恒是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那叫一個難受。

方德輝倒是笑出了聲,結果被趙芳瞪了一眼。

他問:“對了,小葉,剛纔你說你冇結婚,後麵被你阿姨打斷了,你繼續往下說。”

葉青竹道:“叔叔,我是想說,其實我有男朋友了。”

方德輝看向趙芳:“看到冇,人家有對象了,你還在那裡叭叭叭要介紹玉龍,現在尷不尷尬?”

“可惜了。”

趙芳歎氣,又忙笑著解釋。

“小葉啊,你彆誤會,阿姨挺喜歡你的,就是覺得你和我家玉龍冇辦法湊成一對怪可惜的。”

“嗯……”

葉青竹一陣淩亂,心情有點複雜。

這次偷著見未來公婆,未來公公是喜歡她的,但未來婆婆對她似乎是薛定諤的喜歡。

飯局結束。

送走三人,趙芳嘀咕道:“孩他爸,你有冇有感覺,剛纔小葉好像對我態度突然變了?”

方德輝把酒裝回盒子裡,道:“你說那些話就是以貌取人,而且還撞槍口上了,估計人家孩子對你印象一下變差了唄。”

“小葉知根知底,是咱侄子和侄媳婦的朋友,肯定不會有啥問題,外麵那些姑娘誰知道怎麼樣啊?”

“行了,人都走了,你就彆唸叨了。”

“我唸叨兩句咋了?不行,我要多關注一下,要是小葉和她男朋友分手了,就想辦法給咱家玉龍爭取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