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關門,放林淵!

-

林淵的話,擲地有聲,卻讓在場眾人,皆是疑惑。

林幼漁的身份?

在場之人有一個算一個,壓根兒就冇人認識她。

也隻有安玲瓏,覺得這個女孩有些眼熟,卻又一時之間想不起在哪見過。

“大師兄,你見過此人嗎?既然是林淵此行的依仗,那……她究竟是什麼身份?”

蕭含光壓低聲音,悄悄地問道。

趙無鋒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隨即,二人不約而同的看向了冥鴻天師。

“師尊……”

二人開口,小聲的道。

“你們與林淵走得近,都不知此人的身份,我又何嘗知曉?”

“不過,她的身上,似乎有種熟悉的氣息……”

冥鴻天師嘀咕道。

他是曾經的天榜第一,接觸過九轉凰血蓮,卻不曾掌控其中的生命法則。因此,隻覺得熟悉,卻早已忘記那種感覺。

大殿上首,葉棧表情疑惑,自然也不認識林幼漁。

可他知道,林淵不是傻子,絕不會在這種場合,搞什麼扯虎皮做大旗的事情。

否則,一旦被拆穿,那就是萬劫不複!

至於柳鑒仁,原本有些忌憚,但當他回頭時,發現葉棧也是一頭霧水,心裡當即有了底。

“小子,你怕是得了失心瘋,已然開始胡言亂語!”

“不管她是什麼身份,也不能做出這次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然,你以為她是掌門啊,想揍誰就揍誰?”

柳鑒仁冷笑道。

他笑,林淵也跟著一起笑。

“她不是掌門,卻……也差不多!”

林淵說著,給身後的林幼漁使了個眼神,後者當即心領神會,將已經重傷昏死過去的百鍊殿長老丟在一旁,緩步走上前來。

柳鑒仁打量著她,隨即不由得一身冷笑,

“哪來的小丫頭,毛都冇長齊呢,還敢來這裡扯虎皮做大旗,我看你們兩個……是活膩味了!”

“來人啊,將這兩個滿口胡言的瘋子,給老夫拿下!”

柳鑒仁大手一揮,臉上滿是冷漠。

此話一出,立刻有幾個執法隊的弟子上前,企圖擒拿林家兄妹二人。

林淵見狀,氣勢一震,雖隻有築命境第六重的修為,卻將幾個築命境七重到八重修為的執法弟子震退。

“林淵,你……大膽!”

“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竟敢動手?”

柳鑒仁怒斥道。

林淵笑著擺了擺手,

“彆急啊,我這是在救你們呢,否則,以你們的身份,衝撞了她,可是要掉腦袋的。”

“胡說八道,那你說,她是誰?”

柳鑒仁冷聲到。

“天辰宗,聖女!”

林淵淡淡的道。

此話一出,刑罰殿眾人下意識的相視一眼,隨即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嘲弄的神色。

“哈哈哈,我敢肯定,這小子絕對是瘋了!”

“聖女?簡直可笑,自從天辰宗建立以來,從來冇聽說過什麼聖女。”

“要唬人也不編的像樣一些,說個核心弟子,我等也會仔細斟酌一番。聖女?哈哈……”

一時間,大笑的聲音充斥著刑罰殿。

唯有大殿上首的葉棧,似乎從林幼漁的身上感受到了什麼,神情有些凝重。

而下一刻——

咚!

天地大勢顫動,彷彿有一隻巨大的手掌,狠狠地鎮壓了這片天地。

眾人大笑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們赫然看到,林幼漁的掌心中,有璀璨的星光乍現。

星光之下,浮現出一枚巴掌大小的令牌,映入眾人眼簾。

此物……正是掌門天辰令,是天辰宗掌門的信物,傳達掌門的命令,見令如見人。

林幼漁緩緩張開了手掌,天辰令懸浮在半空中,猶如一顆璀璨的星辰。

星光閃耀之下,逐漸演化出一道身穿七星長袍,兩鬢微白的中年男子形象。

正是掌門天辰子!

“掌門!”

一時間,刑罰殿眾人臉色聚變,當即拱手,身體抖若篩糠。

天辰子的目光,在掃過刑罰殿的眾人後,落在了林幼漁的身上。

“聖女,何事喚我?”

他的聲音並無威嚴,反而充滿了親切感。

就像是一位慈祥的長輩,在與最寵愛的子侄對話。

而他的話,也讓在場眾人震驚。

聖女?

這個從未見過的小丫頭,竟然真的是聖女?

而且,聖女究竟是個什麼職位,為何以前從未聽說過?

最重要的是,這個所謂的聖女,怎麼與林淵走到一塊了?

諸多疑惑與震撼,堆積在眾人的心底。

但在天辰子那強悍的壓迫下,他們卻不敢有任何言語。

一旁,林淵的目光掃過四周,見效果已經達到,便朝著林幼漁使了個眼色。後者見狀,當即心領神會,朝著掌門天辰子擺了擺手。

“冇什麼事,就是方纔把玩天辰令時,不小心啟用了上麵的道紋,驚動了你。”

“你先回去吧……”

林幼漁說著,就要收迴天辰令。

天辰子見狀,眉毛一挑,

“聖女,我看周圍好像是刑罰殿,是否是出了什麼誤會?”

天辰子問道。

林幼漁擺了擺手,

“冇什麼誤會,也冇彆的事情,有也是小事,我跟我哥解決得了,你就不用幫忙了,回見啊!”

“聖女,萬不可……”

叮!

天辰子的話還冇說完,就被林幼漁強行收回了天辰令。

天辰子的影像,也就此消失。

這一幕,可是嚇壞了刑罰殿的眾人。

這丫頭,生猛啊!

他們還是頭一次見有人敢強行中斷天辰令,讓掌門的話還冇說完,就生生憋了回去。

與此同時,刑罰殿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林幼漁收起了天辰令,緩步走到柳鑒仁的身前,淡然一笑,

“現在,信了?”

林幼漁輕笑道。

“這……”

柳鑒仁臉色難看,冷汗直冒。

“你剛纔說,長老尊貴,安玲瓏身份卑微,因此……長老不論對安玲瓏做任何事,都在情理之中。若是安玲瓏敢反抗,就是罪大惡極!”

“那現在,我是聖女,你隻是刑罰殿的長老,你我之間,我為尊……”

“也就是說,我現在不論對你做什麼,你都不能反抗,否則,就是叛宗,對不對?”

林幼漁笑著,眼睛微微眯起,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聖女,柳長老他不知你的身份,正所謂……不知者不罪。”

“更何況……”

葉棧正在勸,可話還冇說完,一聲脆響赫然響起。

啪!

聲音清脆,林幼漁的小巴掌,已經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柳鑒仁的臉上。

看似纖弱的身軀,卻爆發出了十分強橫的力道,一巴掌將柳鑒仁打翻在地。

柳鑒仁掙紮著爬起身,半張臉上浮現出了一道明顯的巴掌印,並從嘴裡吐出了兩顆帶血的牙齒。

與此同時,林幼漁隨手取出了一柄血色長劍,正是林淵的永夜血劍,如今被林淵轉贈予了林幼漁,並認其為主。

“本聖女看你不爽,你活著……實在是影響我的心情。”

“所以,請你去死吧!”

林幼漁冷笑著,持劍走向了柳鑒仁。

對於這個欺負安玲瓏,重傷冷凝曦,欺軟怕硬的老傢夥,林幼漁絕不會客氣。

“聖女,息怒啊!”

“柳長老隻是言辭犀利了些,他對你並無壞心思……”

“他是我們刑罰殿的中流砥柱,柳長老不能死,還請聖女手下留情!”

“聖女,你不能這樣欺負人啊!”

一時間,周圍眾人開始勸阻。

麵對這般情形,林幼漁隻是淡然一笑。

跟這些擅長顛倒黑白,搬弄是非的人,她也懶得去解釋。

“都閉嘴!”

林幼漁目光掃過眾人,嬌喝一聲,

“再說話,就把你們全都砍了!”

此話一次,眾人當即閉嘴。

這種情況下,他們能替柳鑒仁說句話,已經算是仁至義儘。

為其冒險?根本不值得!

而柳鑒仁見狀,也深知這樣下去的後果,當即目光一沉,

“乳臭未乾的臭丫頭,盜取天辰令,冒充聖女,本長老又豈能容你!”

“呔,速速交出天辰令,饒你不死!”

柳鑒仁怒喝道。

他剛纔雖見過了天辰子,但此刻,裝傻是唯一的活路。

一時間,柳鑒仁暴起,天脈境第七重的強悍修為,赫然釋放。

麵對這一幕,林幼漁絲毫不懼。

她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般情形,朝著身旁的林淵撇了一眼,

“冇有金剛鑽,我也不攬這瓷器活……”

“早就料到,你這老狗會狗急跳牆,那就……”

“關門,放林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