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尤小憐保持戒備之心,帶上春雀,跟著鄭飛遙去了。

他們很快上了一輛豪華馬車。

鄭飛遙冇資格進去坐,就跟駕馬的車伕坐在了一處。

尤小憐跟春雀坐在裡麵,紛紛撩開馬車簾,往外麵看。

外麵秋陽正盛,照在手上,暖融融的。

尤小憐探出手,感受了一會自由的氣息,才問:“鄭公子,可知陛下為何傳召我?”

鄭飛遙聽了,看了眼旁邊的車伕,乃是指揮使崔竭的心腹扶泉,不得不謹慎回話:“尤姑娘,陛下之心,不可揣摩。”

這就是漂亮的場麵話。

試問天子近旁,誰不揣摩聖意?

尤小憐見他不說,也就自己揣摩了:鹿苑?英王不就幽禁在那兒?英王跟榮王關係好,而她跟榮王有婚約,狗皇帝這是從英王那裡聽了關於她的什麼話?

一路思考,馬車一路奔馳。

一個時辰後,抵達了鹿苑。

鹿苑外圍了好幾層的重甲士兵,他們站姿筆直,眼神淩厲,乃是精銳裡的精銳,隻一眼,就看得人心裡發怵。

狗皇帝倒是很得軍心!

這出行的陣仗也好大啊!

尤小憐吐槽著,在春雀的攙扶下,緩緩下了馬車。

鄭飛遙前麵帶路:“尤姑娘,這邊請。”

尤小憐點了頭,安靜跟著,走進大門後,也是巧,一對白鶴淩空飛過,發出明亮而歡快的叫聲。

不過,它們冇飛太遠,就落在了不遠處的湖泊裡。

那湖泊裡不僅有白鶴,還有白天鵝、鴛鴦等,都是成雙入對的,舉止特彆親密,看著就覺得很恩愛。

“姑娘,你瞧,那兒有一對鴛鴦,好漂亮呀!”

春雀還是有些小孩子心性的,四處打量著,看到湖泊裡的鴛鴦時,模樣很是驚奇。

尤小憐也看到了鴛鴦,對這種花心鳥,冇什麼太多好感,看她喜歡,還生出破壞慾,想著打破她對鴛鴦的美好幻想:其實鴛鴦並不是忠貞不渝,它們隻在交配季節形影不離,一旦交配結束,雄鴛鴦就會離開,而產蛋、抱窩、撫育後代等重任完全由雌鴛鴦承擔。

妥妥的渣男行為!

這些想想,她忍住了冇說。

“姑娘,那兒有孔雀!哇,還有金絲猴呢!”

春雀第一次來這裡,看什麼都稀奇。

尤小憐覺得她像極了劉姥姥進大觀園,當然,劉姥姥是很可愛的,就很縱容,附和道:“嗯嗯。看到了。”

她看到幾隻通體金黃的小猴子在樹林間跳躍,忽而,一隻小猴子在她麵前垂掛下來,手裡握著一捧五顏六色的野花。

“吱吱!吱吱!”

它這是送她花?

尤小憐看它表情很興奮,長長的尾巴卷在樹梢上,致使整個身子在半空中盪來盪去。

“姑娘,小猴子送你花呢,這也太有靈性了吧!”

春雀覺得小猴子是喜歡她,纔來送花的,不然,怎麼不送彆人呢?

尤小憐也覺得這小猴子很有靈性,就接了花,伸出手,試探著摸摸它的腦袋。

小猴子冇讓摸,尾巴散開,身子瞬間盪出好遠,很快消失在了樹林裡。

尤小憐見了,收回注意力,繼續跟著鄭飛遙往前走。

鄭飛遙也覺稀罕,低聲說:“我活這麼大,還冇見過這等奇事。”

他說完看向扶泉,後者冷著臉,不苟言笑,跟崔竭一樣高冷不可親近。

“快走吧。陛下等著呢。”

扶泉看了眼尤小憐手裡的野花,確定冇什麼危險品,就催促了一句。

尤小憐聽到他的催促,也不再耽擱,腳上加快了步子。

經過一條長長的梧桐大道,就到了鹿台,歌舞音樂聲迎麵撲來,伴隨著酒食的香氣,狗皇帝這是在舉辦宴會?

思考間,就到了鹿台下。

鄭飛遙跟扶泉一同下跪齊呼:“奴才(屬下)參見陛下。”

尤小憐也跟著下跪行禮:“奴婢見過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