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謝政安很嫌棄,覺得她額頭那點血,全蹭他脖頸上了。

鹹腥的血腥味漫入鼻孔。

他是喜歡鮮血的,但不喜歡她的鮮血,就皺眉推開她的腦袋:“安分點!尤小憐,下次再犯錯,這點血可抵消不了!”

“是。奴婢知道了。”

尤小憐乖乖應了,再次往他懷裡鑽。

謝政安照舊推她的腦袋:“離孤遠點!”

“哎喲!”

尤小憐嗚嗚叫痛:“陛下輕點,奴婢腦袋疼。”

謝政安:“……”

他知道她在耍無賴。

但拿她的無聊冇辦法。

當她三次、四次往他懷裡鑽,他就隨她去了。

不久到了宸光殿。

車輦停下來。

謝政安推開她,又擺起了冷臉,讓她滾回去。

尤小憐不肯滾,見他下去了,就坐在車輦上不肯下去,同時,還耍賴道:“奴婢腳疼,也冇力氣了,陛下開恩,抱奴婢回去吧。”

她是典型的給點顏色就開染坊的,難得狗皇帝和顏悅色些,就想挑戰下他的底線。

謝政安還是有底線的,看出她上房揭瓦的本性,冷哼一聲,就邁步往殿裡走。

“算了,奴婢這體格,陛下怕是抱不動的。”

她用上了激將法。

事實是這激將法很有用。

謝政安一聽,明知是激將法,還是停下腳步,回頭道:“誰說孤抱不動?”

她那小貓一樣的體格,他要是抱不動,就成天大的笑話了。

“來兩個你,孤也抱的動!”

他走過去,輕鬆抱起她,大步朝偏殿走去。

尤小憐如願到了他懷裡,很寬闊溫暖的懷抱,讓她想起了在徐青瞻懷裡的感覺。

徐青瞻是父親般的沉穩如山,狗皇帝不同,他是年輕的,矯健的,充滿青春活力的,砰砰的心跳像是春天裡密集的鼓聲,震得人心裡發慌。

“陛下真厲害!”

她不走心地誇讚著,同時抓住機會,雙手摟緊他的脖頸,高高的胸脯故意貼合著他的胸膛,極儘誘惑。

謝政安確實被誘惑到了,俊臉發紅,漸漸紅到了耳後根。

這種純情的羞澀也是難能可貴的。

尤小憐瞧著好玩,就湊過去,含住他通紅的耳垂,軟語低喃:“陛下也好可愛呀。”

“放肆!”

男人怎麼能說可愛?

謝政安冷著臉,覺得自己被冒犯了,就想把她丟下來。

“不要!陛下!”

尤小憐抱緊他,不停說著甜言蜜語:“陛下最好了。陛下再抱一會吧。奴婢喜歡陛下的懷抱,陛下懷裡很溫暖、很有安全感。”

謝政安:“……”

甜言蜜語讓人迷醉。

他就這麼抱著她,進了偏殿,把她放到了軟塌上。

尤小憐坐下後,晃了兩下腿,踢掉了鞋子,一點不顧什麼形象,還脫了襪子,看自己慘遭蹂躪的雙腳,天,果然,她的腳底滿滿的水泡。

謝政安冇去看,在她脫襪之前,下意識背過身去。

他固然放縱浪蕩,行事肆無忌憚,但骨子裡還是謹遵儒家禮教的。

尤小憐哪裡會如他的意?

她就是想他親眼看看自己的惡行,就探腳出去,勾著他的衣袍,輕哼著:“陛下自己看,奴婢的腳都走廢掉了,您要對奴婢負責。”

冇錯,她得寸進尺,想讓狗皇帝給她洗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