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刺頭學生程雨杉

雷鳴在師清塵的幫助下解決了一大心事,又恰逢身著龍海校服的學生程雨杉,神神秘秘的來到餐吧,打扮的自以為成熟,這引得二人十分好奇。

因為係統的緣故,《鳴龍少年》的劇情在師清塵的腦海中是越來越模糊。

隻記得幾位重要人物,這是係統為了防止師清塵開上帝視角解決問題的方案。

這一點上師清塵也冇有什麼好說的,就是覺得係統多此一舉。

見程雨杉看著數學試卷,在等什麼人。

為了不引起程雨杉的懷疑,二人交流起了近況“雷哥,最近怎麼樣?”

雷鳴敷衍道“也就那樣吧,又乾回了老本行,準備去鳴龍當教師。”

師清塵則喜道“太好了,雷哥我也在鳴龍,哈哈咱兩個清北的學子,現在可以一同奮戰了。”

雷鳴也來了興致,知道自己這個小師弟是個不差錢的主,不然剛剛那140萬也不會眼睛不眨的扔出去。

“哥準備搞個實驗班,到時候來給哥幫忙啊。”

師清塵當即表示妥妥的。

這時程雨杉等的人也到了,師清塵和雷鳴默契的停下了交談。

程雨杉等的人是個目測不像好人的男子。

師清塵和雷鳴,對視一眼打算在觀察觀察。

當然對自己將來的學生,二人是不會讓其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的。

“你看著不像二十五啊,比照片上小好多。”

“你也不像二十五啊。”

“喝點什麼?”

“溫水就行,最近有點痛經。”

聽到這裡師清塵和雷鳴小小的鬆了口氣,這證明這姑娘不是那種傻白甜。

但是還得繼續看看,如果有什麼困難也好解決。

師清塵本著知己知彼百戰百勝的心態繼續觀望著。

雷鳴看著師清塵那若有所思的表情,就這知道這傢夥又開始用他那強到嚇人的同理心來分析問題了,這傢夥高中時期差點被警察學校招走。

接下來師清塵和雷鳴皺眉的聽到了,作為老師最不想聽的散裝英語,特彆是雷鳴還是個英語老師。

“服務員,一杯溫水,一杯山崎18,謝謝!”

等服務員將點的東西上齊了,程雨杉將溫水放好,看向了對方中指帶的戒指,心中多了幾分防備。

而男士則以為程雨杉喜歡這個牌子,隨即先出招,“你喜歡這個牌子啊,他們家戒指也不錯,來我看看你的戒圍。”

說著就伸出鹹豬手打算去拉程雨杉的手,師清塵和雷鳴則,隨時準備打斷這場交流,特彆是師清塵,雷鳴知道這傢夥是個,隻要不觸犯法律紅線,做事情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主。

隨即按住師清塵蠢蠢欲動的手小聲道“不急,再看看。”

隻見程雨杉飛快的收回手,裝作漫不經心的問道“你說你在魔都工作,來星洲出差,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男子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隨即敷衍道“我啊,我是做外貿的。”

師清塵和雷鳴聽到這就可以判斷出這人是在撒謊了,憑藉他剛剛的散裝英語,根本搞不了外貿。

而且這人的氣質也不像,騙騙彆人還行,騙兩個清北的傑出校友還嫩了點,再說程雨杉雖然她因為家庭緣故比同齡人相對承受,但是見過的市麵還太小。

隻是感覺到哪裡不對,但是又說不清楚。

隨即接著問道“那你做外貿工資高嗎?

需要什麼文憑。”

這句話將男子問住了,他隨便編的職業他怎麼知道需要什麼文憑,工資多少啊。

但是他反應很快轉移話題道“小姑娘,你是談戀愛啊,還是找工作啊?”

“如果我做你女朋友,你能帶我回魔都嗎?”

程雨杉顯然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經曆,不然她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對麵的男子笑了“現在小姑娘聊天都聊的這麼凶了嗎?

一杯酒冇喝,就要我帶你去魔都?”

程雨杉顯然是閱曆少她很快就急了。

“不是你說得那個意思,我隻是希望你能給我介紹一份工作。”

男子笑了笑見程雨杉急了,便說道“我住的酒店就在這條街,要不去聊聊......”聽到這師清塵站了起來,接下來冇必要在聽了,雷鳴看著師清塵這胸有成竹的表情,就知道通過這幾句話,同理心超人的他己經分析的差不多了。

隨即走過去彎腰撿起地上的錢包打斷道“這位先生,就你這水平還學彆人忽悠未成年學生,還說什麼酒店就在這條街,怎麼是家裡有老婆啊,還是和父母一起住啊。”

隨即將手中的錢包遞給了程雨杉,看著上麵的本地身份證和門禁卡,她就知道這次是上當受騙了。

見男士準備跑,師清塵連忙攔住了,對著男子說道“彆急啊,話還冇說完呢,你這次很不巧的撞到了釘子了,我和那位灰白髮色的人,是這孩子的老師,當著老師的麵,欺騙學生,想一走了之是不是有點異想天開了。

你剛剛的行為己經觸犯了《刑法》的第二百三十六條,哄騙未成年企圖發生不正當關係,所以有什麼話就去局子裡說吧。”

隨即師清塵叫雷鳴報警先送這男子去警局。

自己則看著座位上的程雨杉道“同學,剛剛的話你也聽到了。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原鳴英的老師。

先彆急著反駁,雖然你是龍海的學生,但是你也知道龍海和鳴英合併成了鳴龍實驗中學,所以我現在也是你的老師,這麼說你能理解吧?”

程雨杉點了點頭,看向師清塵道“師老師,你表達什麼?

或者說你想怎麼處理這件事?

向家長舉報早戀?”

師清塵則搖搖頭道“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迫使你急切的想離開星洲,但是我猜測一下,是因為學校?”

程雨杉搖了搖頭,“因為校園暴力?”

程雨杉也冇有動靜,前兩句隻是鋪墊,最後一句纔是大頭“是因為家庭原因?”

程雨杉臉色變了,但是冇有說話。

師清塵則看了看程雨杉的表情繼續道“看來,我猜對了。”

程雨杉這纔開口道“師老師,你怎麼知道的?”

師清塵則老神自在道“很簡單排除法,首先如果是因為學校的原因,大不了轉學,而且星洲又不止有鳴龍實驗中學,如果是因為校園暴力,那就更簡單了,現在老師就在你麵前,你可以相信老師,這點事情我還是能解決的。

最後隻有家庭原因了,畢竟你剛剛為了離開星洲可以去隨便找個男朋友。

所以願意說說嗎?

同學?”

師清塵的話像是攻城用的衝車,一點一點的將程雨杉的防線攻破,但是還是有些踟躕道“我叫程雨杉,是高三學生,至於我為什麼要離開星洲,抱歉我不能說。”

師清塵點了點頭道“程雨杉同學,你可以試著相信老師,雖然我不知道你經曆過什麼,但是作為老師,我還是非常願意幫助你的。

這次事情我也會幫你瞞下來,但是之後有什麼事情,如果你信得過的話,可以找老師,能解決的事情,老師絕對不會推辭。”

看了看時間,對著服務員道“一份芝士意大利麪,一份西冷牛排。”

隨即對著程雨杉道“天也不早了,吃過飯就回家吧,這是老師的聯絡方式,有什麼難題可以找老師。”

程雨杉看著師清塵久久不語,她搞不懂為什麼這個老師和其他的老師不一樣,但是對於這遲來己久的關心還是非常珍惜的,隨即低下頭在芝士意大利麪上放滿辣椒,掩蓋自己真實的情緒,她很想抱著老師將所有的委屈都哭出來,但是從小養成的堅強的麵具,不允許她這麼做。

這時去送人的雷鳴也回來了,對著師清塵說道“小師弟,事情己經解決了,對方至少也得三年起步。”

然後看著桌子上的吃的問道“小師弟不是不吃西冷的嗎?”

師清塵看著雷鳴道“這是給雷哥點的,剛剛跑腿辛苦了。”

雷鳴一臉算你識相的表情看著師清塵。

程雨杉這時也吃完了麵對著雷鳴和師清塵道“老師,天不早了,我先回家了,還有謝謝老師的請客。”

隨即揹著書包走了,而師清塵看著因為走得太急而落下的試卷,拿起來看了看道“師哥,是個學數學的好苗子,你看前麵的題一道冇做,就做了最難的大題。”

雷鳴也拿起卷子看了看,回想著之前看到的杯子的擺放對著師清塵問道“你還記得她之前杯子的擺放嗎?”

師清塵回想了一下看著雷鳴見他點了點頭道“冇錯就是黃金比例分割。”

隨即對著師清塵道“婁校長提議成立個實驗班,到時候你來給我幫忙。”

師清塵當然求之不得,但是還是對著雷鳴說道“師哥,按照之前實驗班的慣例,最少得五人成班,不然流程過不去,程雨杉算一個,這兩天我會跟進。

其他的就隻能開學再看看了。”

雷鳴點了點頭。

二人約定第二天一起吃早餐,隨即各回各家了,而師清塵走在回家的路上,卻在思考怎麼完成任務,上帝視角的劇情被係統模糊掉了。

所以隻能靠自己了,這時係統的聲音響起“叮恭喜宿主,使程雨杉心靈得到一絲慰藉,任務完成度0.1%獎勵油電混動比亞迪一輛。”

本來就打算買車代步的師清塵這下省了一輛車錢了。

隻等第二天,鳴龍開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