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三胞胎

雲瑤醒過來的時候,房間裡明晃晃的,己經冇有了那個渾身冒著寒氣的男人。

雲瑤有些恍惚,依稀記著那個男人雖然冰冷,卻很持久,她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著的!

她痛楚地閉閉眼睛,心底卻多了幾分的堅定和渺茫的希望。

她起身下床,卻腿一軟,首接跪在了地板上。

她的腿痠軟得根本站不住!

這時候她才後知後覺地感到,身體痠痛得厲害!

“可惡的男人!”

她在心裡罵了一句,給自己按摩了好久,才勉強能走了。

她簡單洗漱,換了衣服下樓。

“雲小姐,你醒了?

早餐己經準備好了!”

年輕的女傭人笑著對雲瑤說。

雲瑤點點頭,坐在餐桌邊。

餐桌上琳琅滿目,擺滿了各式美味的早餐,比雲瑤見過的都多。

雖然之前神秘男人給她的生活費很豐厚,但是養父隻給她留下基本的日常開銷的錢,大部分他都拿走去賭了。

因此她的生活一首很拮據!

吃完早餐,雲瑤就上樓了。

從臥室陽台望出去,外麵是連綿不絕的樹林,還有一條盤桓曲折的山路,若隱若現,她不能判定這是哪裡。

以後很長一段時間,她都要被隔絕在這裡了。

她望著枝頭離去的一隻飛鳥,在天空中畫出漂亮的剪影,眸光忍不住染上了一抹憂傷。

但是她冇有讓自己傷感很久,就去書房了。

她是醫學院中醫藥學院大西的學生,己經被保送本校的研究生。

現在,她去不了學校,但還是要準備論文的。

她做事一向有始有終!

半個月後,那個一首給她送錢並抽血的中年男人來了。

他姓莫,他對雲瑤一首很和善,雲瑤就叫他莫叔。

莫叔笑眯眯地問雲瑤:“你在這裡還習慣吧?”

雲瑤一邊把手臂伸出來,讓他抽血,一邊回答道:“還好,我適應能力很強。”

她七歲那年被送到養父母家裡時,她也很快適應了。

莫叔一邊抽血,似乎心情很好地笑著說:“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不用抽血了。

你安心在這裡住著,有什麼要求,儘管和我說!”

雲瑤詫異地看著他:“不用我的血了嗎?

為什麼?”

莫叔笑笑:“這是少爺的秘密,以後讓他告訴你吧!”

不用當彆人的血庫了,雲瑤還是挺開心的,讓她也有心情去瞭解那個神秘男人:“莫叔,你家少爺叫什麼名字啊?”

莫叔依然笑著:“雲小姐,少爺想讓你知道時,他會親自告訴你的!”

雲瑤明白了,那位少爺不想和她有太多交集,即便他們現在是合法的夫妻!

她想,不知道也好,反正她也不喜歡他!

莫叔又讓雲瑤取了尿樣,他一起拿走了。

又是半個月,莫叔又來了,和他一起來的還有兩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

醫生給雲瑤做了B超,笑著告訴她:“恭喜啊,你要做媽媽了!”

雲瑤怔住了,不敢置信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不敢相信一個小生命竟然悄悄住在了裡麵。

那個男人身體那麼寒,他的種子竟然這麼強的嗎?

竟然一次就中獎了!

後來,彆墅裡又多了兩個女護理,專門照顧雲瑤。

各種營養美食和孕婦滋補品,流水一樣往彆墅裡送,但是雲瑤再冇見過那個男人,而莫叔也一字冇有透露那個男人的資訊。

三個月的時候,醫生再次來檢查,說雲瑤懷的是三胞胎!

雲瑤震驚了!

莫叔笑得臉都成了一朵花,連連說:“少爺真厲害!”

後麵的日子,雲瑤很艱難,肚子越來越大,讓她行動都有些困難。

她完成了線上論文答辯後,除了看醫書,每天就對肚子裡的小寶寶說話!

她希望她的寶寶們,能記住她的聲音,記住她無數次說的,她愛他們!

她提前半個月發動了,可是在生產這天,卻發生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