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如死了

-

隻不過吐糟歸吐糟,勒伯夫可不會像個小憤青一樣由著自己的性子來。他肯定不會告訴眼前這兩位自己是來「提供幫助」的,否則他不是成了冤大頭嗎?

勒伯夫多少也看出了李驍的想法,在科蘇特、阿爾圖爾以及包賈尼和塞切尼這三派當中,他恐怕隻準備選一係合作,其中最優的選擇是科蘇特,所以李驍剛接觸就甩出了大手筆的籌碼拉攏。

隻有在冇辦法同科蘇特合作的前提下,李驍纔會選擇其他幾派人馬,所以他雖然幫助跟包賈尼和塞切尼接觸牽線搭橋,但話不能太鬆,否則不管是被科蘇特知道了還是阿爾圖爾知道了,事情都會變得棘手。

自然地,勒伯夫隻能打官腔了:「法國政府一向樂於維護自由,並且也竭力推廣民主和自由的政治理念……匈牙利革命爆發後,我國認為這是匈牙利人民正義的呼聲,應當積極地理解和支援……」

這一堆廢話包賈尼並不是頭一次聽說了,之前珀斯這位總領事在匈牙利責任內閣剛成立的時候就講過累次的話,並且還暗示他們應該更加積極地維護匈牙利的利益和自身利益,搞得好像法國人有多在乎匈牙利的死活一樣。

包賈尼太清楚法國人打的什麼盤算了,作為奧地利的宿敵,法國自然希望奧地利越亂越好,自然地會選擇火上澆油,如果幾句空頭支票就能讓匈牙利變瘋牛跟奧地利硬頂,那法國佬做夢恐怕都會笑醒。

不過包賈尼也不傻,實際上他對法國也冇啥好感,畢竟他也是認同奧地利的,匈牙利的革命鬥陣在他看來應該是民主鬥爭,應當將核心放在爭取人人平等權益取消特權階級利益上。至於民族主義的那些玩意兒,比如爭取匈牙利脫離奧地利的控製完全獨立,他其實冇興趣。

正是因為民族性不強,包賈尼對法國一乾外國勢力的乾涉其實是懷有戒心的,畢竟法國和奧地利可是世仇,當年神聖羅馬帝國跟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拚命的時候,法國可冇站在基督教國家這邊,反而跟奧斯曼眉來眼去,當年土耳其射向維也納城牆的炮彈相當數量可都是法國貨,這段歷史冇有一個奧地利人能忘得了。

更何況拿破崙時代,法國可是生生將神聖羅馬帝國打下王座,那真心是舊仇未了又添新恨,反正奧地利政治人物對法國的警惕心理那是槓槓的!

所以哪怕是包賈尼這種老政客在這方麵的覺悟也是一點兒也不含糊,立刻堅定立場地答覆道:「感謝貴國的理解和支援,不過匈牙利的革命鬥爭是奧地利的內部問題,我相信這些問題是可以被解決的,我們暫時不需要額外的支援和幫助!」

勒伯夫心裡頭自然滿滿都是麻麻批,難怪之前李驍聽說他來拜訪包賈尼和塞切尼的時候滿滿都是嘲諷,似乎是早就知道這兩位不會買他的帳……

確實,李驍從來都冇有對包賈尼和塞切尼抱什麼希望,因為他就知道這兩位隻能說是奧地利的人權鬥士,而不是匈牙利的民族英雄。他們樂於匈牙利留在哈布斯堡家族的統治下,僅僅隻希望這個冇落的家族給予匈牙利更多民主和自由而已。

其實這樣的人在匈牙利並不算少,畢竟哈布斯堡家族統治匈牙利也是有年頭了,當年也帶著匈牙利一起抵抗奧斯曼土耳其大家相處得不算太差,很多匈牙利貴族已經習慣了這個家族的統治,並冇有完全獨立的念頭。

後來奧匈帝國成立的時候,匈牙利政治精英們其實是挺滿意和高興的,瞬間就給科蘇特這幫憤青忘光光了。所以指望利用包賈尼和塞切尼跟奧地利拚命是不現實的,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所以李驍的目標從始至終都隻有兩個,就是科蘇特或者阿爾圖爾,尤其是前者這個大憤青,那纔是他的重點目標,畢竟阿爾圖爾還冇有那麼憤青,隻要奧地利人給的條件合適,他也是不介意送上膝蓋的。

「當然……」勒伯夫打了一個哈哈,然後有點不死心地又說道:「匈牙利的革命運動自然是匈牙利的內部事務,我國政府冇有橫加乾涉的意願,我國政府一向尊重各國自己的選擇,但是鑑於當前哈布斯堡家族對自由和民主的不認同,已經在用鐵血手段扼殺匈牙利人民的正義鬥爭,所以我國政府認為,應當給予匈牙利更多的支援!」

包賈尼的表情依然冇有太多的變化,他纔不相信勒伯夫的話呢!隻不過塞切尼卻不一樣,這位兄台有點直,或者說有點二桿子,他雖然也不太相信法國人,但隻要有任何避免戰爭的辦法,他都願意嘗試。

所以他插嘴道:「勒伯夫先生,感謝貴國的理解和支援……我們現在最需要的支援就是用和平手段解決匈牙利和奧地利之間的武裝衝突,避免流血事件的發生……貴國能否搭建一座溝通的橋樑,方便我們同奧地利當局進行和平談判呢?」

勒伯夫感覺是嗶了狗,他纔不要什麼和平談判呢!他就是要匈牙利和奧地利內訌,打破狗腦殼纔好,談你妹啊!

當然場麵話還是要說的,他回答道:「我國政府自然願意提供此類的幫助,之前也曾呼籲奧地利當局停止血腥鎮壓,用更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和爭端,隻不過奧地利當局並不以為意……」

勒伯夫這話的潛台詞就是:我們法國跟哈布斯堡家族談過了,可人家不願意談判,就是要用大炮和刺刀解決問題。所以麼,你們也別眼巴巴的傻等了,趕緊地拿起刀槍保家衛國吧!隻要你們願意戰鬥,我們法國人是第一個積極支援啊!

隻可惜塞切尼是個直男,根本聽不懂暗示,反而是很直來直去地又紮了勒伯夫一刀:「那貴國完全可以再次倡議,可以更努力地做說服工作,我相信隻要我們一起努力,就能用和平手段解決一切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