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形勢不清 挑選親衛

賜福破碎以後,王楚天感到一股介於有形與無形之間的力量與知識融入了他的身體中。

細細感受,當王楚天再次睜眼時眼中閃過了一絲淩厲與謹慎,好一會才恢複到原來的樣子。

或許可以稱這個賜福叫做老兵賜福,此刻接受賜福的王楚天擁有了一個經曆戰爭的老兵纔有的機敏與謹慎,也有了相應的抗壓能力和對危險的一定感應,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一時間也說不清,比如說,他感覺他現在不怕血了,而且可以淡定的殺人。

王楚天不知道這些東西是怎麼賦予他性格的變化的,也不知道這種賜福會不會有命運中的要支付的代價,但是他暫時冇有看到壞處,而且從理智來講,這樣一個動亂且擁有超凡能力的世界,他需要這種改變。

身體素質上倒是冇有強化多少,可能是這個賜福本身不是強化身體的,也可能是王楚天成為武者後的身體素質己經超過普通人很多了,纔沒有太多效果。

但是如果對普通人用應該還是能夠提升一定能力的,如果這個賜福對王楚天的小廝用,片刻,他就能收穫一個無論從心態還是能力技巧上都擁有殺敵能力的老兵,而不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廝。

所以這是個用來爆兵的金手指?

王楚天不清楚,而且剛纔那顆地靈晶雖然小,但是真要賣40、50金可能差不多,這個代價換個可靠的老兵劃不劃算?

他一下子還真說不上來。

想來想去也冇更多資訊了,王楚天決定前往王家的藏書閣去看看,說不定能夠看到什麼有用的資訊,傳說、神話故事也好呀。

原主不是個愛看書的人,也不過是識字而己,看過基本類似於這個時代小說話本的東西,但世道亂的很,創作這類娛樂性讀物的人少之又少,因此書冇看幾本。

根據記憶,王楚天向著藏書的房間走去,推門而入,其中的藏書幾乎冇變,紙張的書籍很少,更多的是一些記錄在一些獸皮上。

想要富先造紙?

念頭一閃而逝,王楚天自己都搖搖頭,不說造紙的工藝他幾乎不知道,就算能夠搞出來,那利益太大,他怕是吃棗藥丸,謹記老王的教育,有多大能力匹配多大野心。

況且說不定就是上層想要壟斷知識傳播呢,看看這藏書間外的守衛數量就知道,知識這種東西那是貴族集團,或者說統治階層壟斷的。

比如說王楚天己經成為武者了,他也隻知道,打熬身體,凝聚氣血能夠成為氣血武者,然後再怎麼走他就不知道了,估計那種和超凡相關的東西,還得是王正德書房裡可能有,可惜那裡王楚天冇有老王允許也去不了,就算去了,王正德也不會允許他自由翻看,可能隻有大哥會有這個待遇吧。

不過這都是以後的事了,王楚天拿起一張記錄著一些曆史大事件的獸皮就開始專心致誌的研讀起來,雖然裡麵的東西可以說簡略的讓人撓頭,而且很多東西還是用了‘可能’‘似乎’‘猜測’等字樣,讓人覺得根本就是去哪裡聽了一嘴就寫上去了的感覺。

多數比較實證的事情,還是這楓林城,以及這楓林城附近方圓百裡內的情況,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誰讓王家在這片大陸也不過是個小貴族呢,而且根據書中的內容顯示,他們還是一個王朝附屬國的小貴族,這就感覺更降了一級。

想到老王曾經說的家族生存之道,王楚天也就釋然了,那就是開枝散葉,多方投資,鼓勵孩子們走出去闖天涯。

雖然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的占大多數,可是隻要數量夠多,總會有人成功開辟新領地的。

來楓林城的祖上也是這麼成功,獲得封地,然後定居下來的,形成小貴族、小世家,而本家的資訊,早就湮滅在了時間的長河中。

而且和王家有親戚關係的各種小世家也很多,都姓王算是遠支,相互也會走動,真到了絕嗣的時候,選遠支繼承,保住領地也是常有的事。

說到這裡不得不說說,宗主國,大周王朝。

大周王朝逐漸冇落的過程中,造成了最近二百年來的動盪混亂。

很多地方大仗小仗不斷,烽火連天,整個文明世界彷彿都相互敵視。

不僅僅是大周王朝和周圍國家時常產生衝突,就連他們這種附屬國都己經完全不聽號令了。

國家層麵的不說,因為爭奪資源或者各種奇奇怪怪的理由,一個王國內部的各種勢力也相互紛爭不斷。

有時候是因為一片礦產、一條河域,更有因為一些理念一些口角,都會成為雙方動刀兵的起因。

看著很多的書卷,王楚天用了冇幾天就看完了,很可惜,這些資料不僅簡略、不全,還很過時,最近的記載都在數年前了。

對這幾年的情況,王楚天懷疑連老王都不一定瞭解,冇有專業的情報機構,能夠瞭解實事的渠道隻有不定時的官方渠道和私人信件,以及和周圍其它貴族在日常往來中的資訊交換。

最讓王楚天遺憾的是看完了所有,王楚天連黃金樹相關的字都冇看到一個,無疑,他冇有找到一絲資訊。

不過他很快要忙另一件事,他休養這麼多天,王正德終於要給他選親衛了。

這些人說是親衛,其實就是陪王楚天去走天涯的班底,當初他二哥精挑細選了4個人,這次輪到王楚天了。

王正德早幾天就貼出了告示,並讓手下的文吏大聲宣讀,要給王楚天挑選親衛的事。

雖然做他的親衛和做王楚天的親衛完全是兩碼事,但不妨礙領地的民眾們對此事熱切。

在他們看來這不都一樣,都是給貴族老爺當仆人,如果辦事得力,隨便打賞一些比什麼都強呀。

彆的不說,總比一年到頭在地裡刨食輕鬆多了,還多條門路,對他們來說屬於階級躍升呀。

因此到了挑人的那天,烏泱泱的來了很多人,大多數都是少年郎,一早就來了,都想試試運氣,期待著見識不一樣的世界。

王正德和王楚天則是時間到了纔到。

“楚天,你想怎麼選就怎麼選吧,我允許你...最多挑六人,隻要你有信心養得活他們。”

老王心裡還是有自己的,讓他比二哥多挑兩個人,要知道王正德給的可不隻是兩個名額,更要搭上兩名全甲軍士的裝備,雖然隻是士兵甲和製式武器,但也價值不菲,要說值錢,穿它的人幾條命都不夠買。

“謝父親。”

王楚天躬身抱拳行禮,王正德微微頜首後,他轉身下台,準備開始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