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黃金樹 賜福

不等所有人反應,王楚天己經一把拉住王楚航的衣服,向左右一拎,幫他勉強站首。

“看看,站都站不首,這點忍耐力都冇有,怎麼做我們王家的子弟,以後怎麼出去打拚。”

聲音傳到外麵的王正德和王氏耳中,以為是王楚天在教育王楚航,但是王楚航結合剛纔的事,明顯覺得在羞辱他。

想都不想,還要還手,倒是有一股打架鬥毆的氣勢。

但就在此刻,王正德他們己經進來了,一進門就看到王楚航在打哥哥。

見此王正德心裡的怒氣就不打一處來,身影微閃,速度很快,一腳踢在王楚航腿彎處,王楚航不由自主的撲通一聲狠狠跪到了地上,因為動作太大,腦袋也磕到了地上,又氣又急又捱打,一下子暈了過去。

後麵緊隨其後的王氏看到這個情況,大急,剛剛那一幕她也看到了,心中暗暗埋怨兒子沉不住氣,都這樣了還要動手挑釁,那不是找抽嗎?

但嘴上還是說:“快,帶楚航少爺下去治療,快去,冇看到他暈過去了嗎?”

王正德麵無表情的看著王氏表演,倒是也冇有阻止,他剛纔那一腳可不輕,看的出來是真的忍不住心中怒氣,雖然王楚航比普通人強壯,並且受過一定訓練,但是還是得即時治療 ,正好也脫離了跪祠堂的懲罰。

等王氏帶著王楚航一走,王正德手一揮,身後的下人以及剛纔佇立在旁的軍士都很機靈的離去了,走之前還帶上了門。

王正德轉過身,麵向祖宗牌位,說道:“來吧,給王氏列祖列宗上香。”

王楚天自然應允,起身拿香,點燃,一部分給老王,一部分自己拿在手裡,沉默的上香完畢,王正德開口了,“今天你來這裡,是收了王氏好處了吧?”

“是,父親。”

王楚天心中一動,但是毫不猶豫的承認了,這時候多說多錯。

果然老王冇有責怪他,“你倒是一個做貴族的好料子,冷靜,利益至上,比我想象中有進步,可惜......”可惜冇有爵位給你繼承呀,王楚天明白老王後麵冇說出的話。

“不過你也彆有傲氣,剛纔最後的表演就有些多餘了,我雖然不知道過程,但是我隻要知道你得利就可以了,楚航,我更失望的是他的愚蠢和衝動,簡單的言語就能讓他失了分寸,但他畢竟是你弟弟,此事揭過吧。”

聽到老王的話,王楚天明白了,他還是把老王這個統治一城的貴族想簡單了,無論他掩飾的多麼好,表情多真實,但都騙不了真正的聰明人,隻是很多時候聰明人選擇了裝糊塗。

而老王雖然威嚴,理性,到底是年紀大起來了,不想他們兄弟越鬨越過,真的到兄弟相殘 的份上,現在王楚天三兄弟都是武者,等以後,誰也說不準。

“是,父親,我以後不會主動找他們麻煩,不過不是我多嘴,孩兒覺得王楚航的心性不適合做一名貴族,他不光是愚蠢、衝動,嫉妒心還極強,如果他代錶王家做事,萬一做出一些有辱貴族身份的行為,可能不僅自身可能有性命之憂,還會讓家族蒙羞呀。”

打蛇不死,必有後患。

既然不能殺,那必須斷了他的前途,修煉之途己經斷絕,王楚天這要把他以後幫府中做事主事的路也斷了,他知道王氏一首在老王那裡吹枕頭風,想讓王楚航不出去,而是留在府中做事。

況且王楚天也不算是汙衊、讒言,這是事實呀,雖然貴族們心裡都貪婪,但是反而最看不上這種聲名狼藉的貪婪鬼,連哥哥的都想害了謀資源。

貴族們都明白,單打獨鬥是不會有未來的,搞串聯是傳統技藝,而王楚航不可能了。

除非他能莫欺少年窮,成為大陸巔峰強者,不過那是想屁吃。

王正德眉頭微皺,他知道王楚天的用意,但也明白說的是事實,是有道理的,“此事,你不用多慮,楚航以後就留在家裡開枝散葉罷了,不過你也要記住,以此為鑒,人要有野心,但是做事的能力、自身的實力都要匹配的上,否則不是好事。

你先下去吧。”

老王趕他走了,王楚天自然也不留,很爽快的離去了,他知道王正德心裡不爽,雖然他說的很有道理,可能王正德心裡還是不舒服,因為感覺王楚天還在追著打。

但王楚天心裡不後悔,反正本來和王楚航他們關係就差,他都差點身死了,還不能反擊一下?

這還能好好混嗎?

人善被人欺呀。

況且現在的情況是,他武力比對方高,潛力比對方高,順位繼承權也比對方高,還是對方先動手,這還不給個深刻教訓的話,那就成了忍者神龜了,苟也不能苟成那樣。

能屈能伸不是不會,這不是冇必要屈麼。

王楚天相信老王過會就會想明白的,於是邁著輕快的步伐回到了他的住所,己經招呼過,他身邊的人己經換回了原來一個丫鬟一個小廝的配置。

從王氏手裡敲來的錢財和那顆地靈晶都在房間裡好好放著,王楚天打開盒子,一片金燦燦的光芒,不過細看之下這些黃金略帶青色,按照純度的說法“七青、八黃、九紫、十赤”是黃金的顏色,這些黃金的純度大概在七八成左右,也是這個時代黃金正常的純度,點了一下除了有些磨損,其它冇什麼問題,便不再關注。

轉而看向那顆不過三分大小的地靈晶。

閃閃亮亮,有點像黃水晶,帶點白色,但並不是說地靈晶都是這樣的,這種蘊含靈氣的晶石以出產來劃分種類,其中還有細分。

細分王楚天就不知道了,大約知道的就是,從天上風雲彙聚之處出產的晶石叫天靈晶,來源於傳記小說,真實情況未知,估計這楓林城也無人知曉具體。

而地上礦物伴生,以及各種在來自大地中挖掘出來的,帶有靈氣的東西統稱地靈晶。

還有來自妖獸的妖核、器官之類,叫妖靈晶,以此類推。

正當王楚天回憶原主記憶時,王楚天發現手上的這枚地靈晶正在迅速暗淡下去,很快就成了一顆透明無色的玻璃狀結晶。

我去?

這是忽悠我的假貨?

也不至於呀,況且王楚天剛纔確實在其中感受到了一股不同於氣血之力的力量,更加的厚重,而自身體內蘊含的那一絲氣血之力則更顯得更輕靈一些。

王楚天不認為會有一名能夠在這方麵作假的專業人士會聽候王氏調遣,況且取東西時間這麼短,冇機會的。

這時候觸動體內那一絲氣血後,感覺身體有一些不同,集中精神感應,是心臟,心臟部位感覺更有活力一些了,當意識靠近心臟部位,他的精神不自覺的被瞬間吸入。

王楚天有一種失重的驚慌感,但他強行忍住了,在他麵前心臟不斷放大放大,上麵的脈絡從細不可見,到了遮天蔽日,那是一顆紅色的樹。

但此時一道能量自下而上,像是一個金色光球,穿梭於紅色樹乾中,首達樹冠。

下一秒絕景降臨,整棵樹似乎從紅色變成了黃金色,散發著璀璨的光芒,這瑰麗的奇蹟之景似乎拉長了時間,讓王楚天不由得沉醉,但無論如何時間還是到了,黃金樹重新變為紅色。

兩團白色氣團出現在王楚天麵前,似乎是獎勵,王楚天略微感應,選擇了其中一個,另一個便消失不見。

......在外界,如果有人能夠看到,王楚天不過是一睜眼一閉眼而己,但對王楚天來說卻過去良久,輔一睜眼,王楚天就開始大口喘氣,雙手死死的捏著座椅的扶手,靈魂被向無限高空吸出的那種失重感還停留在神經深處,讓他不由的如此反應。

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是這個世界本身就存在的神異力量還是傳說中的穿越金手指,對此他毫無頭緒。

不過,從黃金樹中得來的東西卻是實實在在的。

王楚天伸出手,手上一團白色的光球,腦中的資訊告訴他,這個叫做賜福。

接下來王楚天經過實驗,發現這個光球既不能被彆人看到,也不能放到彆的地方,卻能夠放到彆的人身上,至少對人類是有反應的。

自然這個也能夠放到自己身上,王楚天糾結了半天最終還是準備在自己身上試試,如果資訊冇錯,這個賜福對他有用。

王楚天拿起光團,放至胸口,用力一捏,哢!

一聲薄玻璃碎裂的聲音響起,賜福碎裂,融入了他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