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

“哇哇”隨著一聲聲清脆的嬰兒啼哭聲,一個穿著桃紅色夾襖的侍女匆匆忙忙的跑去主院,“回老爺的話,姨娘生了是個女兒。”

坐在林家家主林肅旁邊的主母劉氏眉頭一蹙“生便生了,不過是個庶女慌慌張張的做什麼,跟你主子一樣冇規矩。”說罷將泡好的茶遞給林肅。

“老爺,既然是個女兒,又剛好排行為三便叫她林三娘吧。”

林肅不慌不忙低頭抿了抿茶,“此事你做主即可,不過一個庶女叫什麼不打緊。”

“可聽到老爺的話了?回去告訴你的主子,老爺賜名林三娘,讓王姨娘最近幾個月就彆出來了,好好在院子裡修養身體。”

“諾”小桃回到晚香苑把林家主母的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王姨娘。

“姨娘,主母就是在欺辱你,哪兒有給自家正經的小姐起名叫三孃的,而且還不讓姨娘出門,這分明就是看你您才生產完藉著這個由頭來禁您的足。”

“小桃,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王姨娘聽完並冇有說什麼隻是微微歎了口氣,從袖袋裡抽出帕子輕輕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姨娘您彆哭您才生產完,接生嬤嬤方纔說了,女人家生完最忌諱哭,對自己的身體和小姐都不好,都怪小桃方纔多嘴,惹得姨娘傷心。”

小桃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姨娘您稍等,早些姨娘一發動小桃就吩咐小廚房煨著一碗燕窩人蔘粥,現下剛好端來給姨娘吃補補身子”說罷就去了膳房。

王姨娘低頭輕輕的親了親林三孃的額頭:“孃親的乖女兒,希望你能平安長大,一生喜樂。”

千裡外,天虛山頂,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睜開眼。

旁邊守著的小童見狀行禮“長老,此次推算結果如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者輕撫鬍鬚仰天長笑,“白鶴童兒,即刻傳音告知掌門,天機之子已經出生,南國林家,數十年後的劫難便看此子如何選擇。”

“諾”小童退下後,老者又緩緩閉上眼,已然入定。

五年後。

“姨娘,姨娘”小桃端著中午的膳食氣喘籲籲的快步走進來說道:“姨娘,方纔在膳房取我們今日午膳的時候,聽見膳房的婆子們在說老爺要請青玄派的師長來林府為族內弟子授課,以便準備明年的宗門大選。”

王姨娘給小桃擦了擦汗:“瞧你這冒失的樣子,林府素來都有請門派師長授課準備大選的先例,這次家主請青玄派的師長,想來也是為了寶珠小姐能順利通過大選,族內其他庶子一起進家學,不過是老爺博一個慈愛不苛待庶子的好名聲罷了”

原本在一旁踢毽子玩的林三娘突然開口道:“孃親,大選我也能參加嗎?”

“當然可以了”王姨娘說道:“南國規定,隻要到合適的年齡,無論男女,不看家族出身皆可參與。”

王姨娘說著不禁有些嚮往:“娘小的時候,也曾想過去參加大選當一個天下之大任我行的仙長,可惜因為一些事情無緣參選。”

王姨娘摸了摸林三孃的頭:“三娘,修真界向來以實力為尊,不看什麼家族門楣,也冇有什麼嫡庶之分,是不可多得的好去處。”

林三娘丟掉毽子跑過來抱住王姨娘嚮往道:“孃親,三娘也要去,三娘也想當一個自由自在遊曆天下的修真者。”

王姨娘語氣裡透露出些許糾結:“三娘,娘知道你不喜林家,修真者以實力為尊不假,但以我等普通人的資質,何時能修為有成?況且修真者將會麵臨更多的危險,孃親擔心你一個女兒家太苦。”

林三娘堅定說道:“女兒家又如何,女兒家天生就應該被困在這四方的宅院中相夫教子嗎?天生就該被當成男人的附屬品嗎?三娘不服,縱然三娘天資愚鈍難以修成大道,但也絕不會像在林家一樣過得卑微。”

王姨娘看著林三娘堅定的小臉不禁有些恍惚,彷彿透過林三娘看到了當年那個豪言壯誌要去當修真者,最後卻在大選當天被父親關在柴房裡哭泣的自己。

“既然三娘想去家學,明日用過晚膳孃親帶你去見家主主母,想法子讓你一同參加家學。”

林三娘聽完歡呼一聲,開心的著搖了搖王姨孃的胳膊:“謝謝娘,孃親最好了,三娘進入家學後一定勤勉,努力讓自己通過來年大選。”

雅韻堂內,林肅用完晚膳,正準備去書房處理公務。

“老爺夫人,王姨娘和三小姐求見,說是有些事想請老爺應允。”

林肅詫異的開口:“王姨娘素來最是省心,今日竟有事來求我,帶她們母女去書房我隨後就到。”

主母劉氏邊伺候林肅整理衣衫邊笑道:“老爺婦人家怎好進書房,想來王姨娘也冇什麼要緊事,老爺就在雅韻堂處理完再去書房吧,若是婦人家的事妾或許還能幫上一二。”

林肅聽完點點頭:“也是。”

隨即吩咐小廝“讓她們進來吧。”

“問老爺夫人安。”王姨娘和林三娘行禮。

“起來吧,不知姨娘所求何事?”林家主母溫柔問道。

王姨娘怯生生的看了林肅一眼:“妾聽說家主要請青玄派的師長來林家授課,便想讓三娘也去試試,望家主主母應允。”

林肅還未開口,主母劉氏便說道:“王姨娘授課事情不假,但三娘乃是庶女,林家家規庶女本應安心學習針黹女紅待嫁。”

林三娘恭敬道:“回家主主母,南國子民皆知林家從不苛待庶子庶女,且林家族中鮮少有修真者,三娘若進入家學定當夙興夜寐為之努力通過大選,以讓我林家在朝中有一席之地,若一年後三娘未能通過大選自當專心學習針黹女紅。“

王姨娘趕忙按著林三娘和她一起跪下說道:“三娘無狀,還不快向家主主母請罪。”

林肅大笑道:“雖然是庶女倒也有我林家男兒的三分魄力,即便讓你去又如何,三日後你就隨寶珠一起去家學吧。”

說罷不等三娘等人答覆起身就走了。

“恭送家主”主母王姨娘林三娘三人恭敬道。

“既然家主答應了,三娘你進了家學莫要懈怠丟了家主的臉,若是冇有其他什麼事就退下吧,我也乏了。”主母劉氏說道。

“諾,妾這就告退。”說罷王姨娘就帶著林三娘退下去了。

“小桃,明日就是小姐入家學的日子了。”王姨娘停下手中正在繡的帕子,略帶憂愁的看向小桃。

“是的姨娘,待明日小姐入學,認真學習定能在一年後通過宗門大選去青玄派修行這可是小姐的心願呢”

小桃認真的說道“姨娘應該相信小姐,小姐天資聰慧又素來勤勉,若資質上乘,將來必定大有作為。”

說著舉起手中縫製好的書包“姨娘,小姐會喜歡的吧?”

林姨娘看著小桃紅撲撲的笑臉不由的也笑了“當然,三娘嘴上不說其實還是能看出來最喜歡天青色。”

次日,學堂。

“呦,這不是林三娘嗎,”林寶珠伸出兩根手指捏起林三孃的書包嫌棄的看著。

“一個庶女也敢厚著臉皮求了父親來聽家學的啟蒙課”林寶珠嘲諷道。

林三娘麵上並無其他表情,隻是退後兩步避開林寶珠的手盯著林寶珠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林家家學乃是族中定下舉辦方便族內適齡庶子修真啟蒙所用,昨日家主親口同意三娘入學,寶珠小姐若有不滿可以自行去問家主。”說罷轉身走向屋內,端正的坐在第一排。

“哼,一個庶女也敢反駁我,即便讓你入學又如何?不過是一個低賤的庶女資質還能越過我不成?”林寶珠氣跺了跺腳,還想說點什麼,卻被突然傳來的一句“夫子來了”打斷,也急匆匆的走進學堂坐在了林三孃的右後方。

隻見一位穿著青衫眉目俊秀的少年站在了講堂之上,“在下青玄派寧柏,受林氏族長所托,每月中旬會來此為各位小姐少爺講解修煉事項及引氣入體的方法,還請諸位認真聽講。”

“我等便是通過修行妄圖逆天改命得道飛昇的修真者,但在過去數百年間,僅有青玄派玄壽長老渡劫飛昇大道得成。百年前青玄派與人皇定下契約,南國內孩童皆在年滿六歲之時參與大選,測試其是否有資質進入青玄派外門學習。”

寧柏頓了頓掃視一眼坐下的弟子們提問道“有誰知道,修士修煉共有幾種境界?”

“煉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煉虛期、合體期、大乘期、渡劫期共九層境界”林寶珠高聲說完得意的瞥了林三娘一眼。卻發現發現林三娘還是一臉認真的盯著寧柏並冇有看冇有看她,隻能自己暗自生氣。

寧柏微微頷首目光透出賞識“寶珠小姐說的冇錯,寧某這次來家學的主要任務就是幫助各位修煉入門,順利通過六歲那年宗門大選。”

“還請各位端正坐姿,閉上雙眼,放空身心,呼吸做到平、緩、深、長、均,仔細感受天地靈氣。”

學堂的弟子們一一照做,寧柏環視檢查弟子們的入定情況,說道:“今日第一堂課,你們初次接觸若感受不到靈氣也正常,不必著急修心也是門必不可少的功課。”

說罷轉頭卻發現林三娘周圍已然出現靈氣旋渦,竟已經引氣入體成功,不過年紀太小又從未進行過係統的學習,怕是還不知道自己天賦絕佳,不禁暗自感歎預言中的天機之子果然資質上乘不同凡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