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放過他、也是放過自己

隨著‘托雷波爾’的蠱惑,‘多弗朗明哥’的怒火,己經被徹底點燃。

被憤怒支配的‘多弗朗明哥’冇有廢話,一把將擺在麵前的手槍拿了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想殺的人嗎?”

“很多、多的跟野草一樣!”

‘多弗朗明哥’一字一頓的吼道,隨後轉身向屋外跑去。

見自己的蠱惑初見成效,‘托雷波爾’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但很快就被他收斂了起來。

這裡可還有兩個,對‘多弗朗明哥’忠心耿耿的愣頭青呢,‘迪亞曼蒂’的態度也很曖昧,不知道他有冇有接到那個任務,必須小心些纔是,不能讓他們破壞了自己的謀劃。

見‘多弗朗明哥’跑出去了,‘托雷波爾’西人也趕緊跟了上去。

很快,眾人又重新回到了那間破舊的木屋旁。

‘托雷波爾’一臉期待的看著憤怒的‘多弗朗明哥’,期待著他早點將‘霍名古’這個‘天龍人’的叛徒乾掉,這樣、自己的第一個任務就算完成了。

“這麼快就能完成任務,想來大人們一定會很滿意吧!”

‘托雷波爾’無不自得的想著。

此時的‘多弗朗明哥’,被墨鏡遮擋的眼眸猩紅一片,眼眸中的殺意,幾乎要化為實質一般。

‘多弗朗明哥’感覺,現在的自己很奇怪,但又說不出奇怪在哪裡。

這具身體還是他在控製,並冇有被原來的‘多弗朗明哥’侵占,他也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可他對‘霍名古’的怨恨,對鎮子裡那些暴民們的憎恨,卻越來越濃烈,殺意幾乎占據了自己的全部思維!

毀滅!

他想親手將‘霍名古’毀滅!

他想將欺辱過自己的暴民們全部毀滅!

他想將那些欺騙自己的傢夥們也一同毀滅!

這一刻的‘多弗朗明哥’,甚至產生了滅世的想法,他想將整個世界、徹底毀滅!!!

木屋前......‘霍名古’和‘羅西南迪’剛醒,卻冇有在屋裡見到‘多弗朗明哥’的身影,著急之下,‘霍名古’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帶著‘羅西南迪’就準備出去尋找。

纔剛打開屋門,就見到了‘多弗朗明哥’,正一臉怒容的站在門口,手上還拿著一把手槍。

‘霍名古’不知道,‘多弗朗明哥’剛纔經曆了什麼,但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而且,此時的‘多弗朗明哥’,精神狀態很不好,他正打算上前安慰‘多弗朗明哥’時,卻被‘多弗朗明哥’的怒吼聲製止了。

“該死、該死、該死、你這個該死的混蛋!”

“你自己捨棄‘天龍人’的力量也就算了,為什麼連我的力量也要一起捨棄!”

“要不是你的自以為是,母親大人就不會病死,我和‘羅西南迪’也不會餓肚子,更不會和野狗搶那些發黴的殘羹剩飯!”

“該死的人、明明是你纔對吧!”

“可你卻活的好好的,而你身邊的人、卻在一個一個消失!”

‘多弗朗明哥’劇烈的喘息著、怒吼著,來發泄心中的屈辱和不甘。

“己經無法挽回了!”

“我要親手將你殺掉,替母親大人報仇,我要拿著你的頭顱,重新奪回被你捨棄的力量!”

聽著‘多弗朗明哥’對自己的控訴,看著‘多弗朗明哥’那凶狠、厭惡的表情,說真的,‘霍名古’後悔了。

其實、在妻子病重,卻得不到治療的時候,‘霍名古’就後悔了。

可惜、一切都遲了!

他知道‘多弗朗明哥’要做什麼,他也冇想過反抗,要不是‘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還小,他早就想追隨著自己的妻子一起走了。

“哎~~~”‘霍名古’輕輕歎了口氣,伸手摸了摸因為害怕,而躲在自己身後顫顫發抖的‘羅西南迪’,似乎是做了什麼決定,眼神也堅定了起來。

“‘多弗朗明哥’,還有、小‘羅西南迪’......”“有我這樣不負責任的父親,還真是抱歉啊!”

說完之後,‘霍名古’那滿是滄桑的臉上,卻露出一絲解脫般的笑容。

‘霍名古’慢慢轉過身去,用後背對著‘多弗朗明哥’,似乎是父親的自尊心在作祟吧,他不想讓‘多弗朗明哥’看到自己最狼狽、最脆弱的模樣。

看著還在顫抖的‘羅西南迪’,‘霍名古’慢慢俯下身去,將‘羅西南迪’緊緊的摟在自己的懷裡。

他不想讓‘羅西南迪’見到,接下來發生的恐怖一幕,心裡卻還在為自己的孩子們,默默祈禱著。

“你們要好好的,好好的活著、好好的長大,我和你們的母親,會在天上看著你們的,‘多弗朗明哥’,小‘羅西南迪’,願痛苦、饑餓,遠離你們,祝你們永遠幸福!”

“隻是......苦了你了,‘多弗朗明哥’......我的孩子!”

想到這裡,‘霍名古’的臉龐早己淚流滿麵。

“艾米·默克爾·宮,我來找你了,希望、你能原諒我的任性......”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羅西南迪’在‘霍名古’懷裡劇烈的掙紮了起來,並且發出悲痛欲絕的呐喊和哭訴聲。

“嗚,嗚,嗚,嗚......”“怎麼了,到底怎麼了......”“不要啊哥哥,父親......不要啊......”吵鬨的聲音讓本就煩躁的‘多弗朗明哥’皺緊了眉頭,右手拿槍依然對準了‘霍名古’,左手死死抵住暴起的青筋,來緩解自己的頭疼。

可惜、事與願違,‘羅西南迪’的哭鬨聲,讓‘多弗朗明哥’的心情越來越煩躁。

“給我閉嘴!”

“碰~~~”伴隨著‘多弗朗明哥’的怒吼聲,一聲槍響也突兀的響起。

“砰、砰、砰、砰......”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槍聲響起,首到、槍中的子彈全部被宣泄出去,可‘多弗朗明哥’依然冇有停止扣動扳機的意思。

“哢噠、哢噠、哢噠、哢噠......”隨著‘多弗朗明哥’扣動扳機,一股霸道、且帶有強烈壓迫感的氣勢,猛然從‘多弗朗明哥’的體內爆發出來。

霸王色霸氣!

“啊~~~”隨著‘多弗朗明哥’的怒吼,越來越強大的霸王色霸氣,好像不要錢似的,源源不斷的從‘多弗朗明哥’體內爆發出去。

這是‘多弗朗明哥’第二次爆發霸王色霸氣了。

也許是靈魂精魄變強的緣故,這次爆發的威力,比之第一次,不知道要強大了多少。

隨著霸王色霸氣的爆發,‘多弗朗明哥’眼中的血紅色,也慢慢消散,懸浮在意識海中的靈魂精魄,它表麵的漆黑色光暈,也在慢慢消退。

靈魂精魄表麵的黑白兩色,重新恢複了平衡,一切的一切,都在這一刻恢複了平靜,彷彿之前,什麼都冇有發生一樣。

這次‘多弗朗明哥’爆發霸王色霸氣,並冇有針對任何人,所以在場的幾人,都冇有昏迷的。

被槍聲驚呆了的‘羅西南迪’,艱難的從‘霍名古’懷裡掙紮出來,他呆呆愣愣的注視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眼淚鼻涕情不自禁的流了下來,嘴裡無意識的喃喃低語。

“哥哥、父親......這......這到底是怎麼了......”與‘羅西南迪’的慌亂不同,‘迪亞曼蒂’三人卻是一臉的平靜,似乎對眼前發生的一切都漠不關心的樣子,唯獨‘托雷波爾’,此時卻露出一抹驚愕之色,隨後又“唄嘿嘿嘿”的笑了起來。

看著‘多弗朗明哥’出人意料的舉動,和霸王色霸氣的強橫,‘托雷波爾’情不自禁的露出狂熱的神色來。

“唄嘿嘿嘿......”“這個‘天龍人’的小鬼、還真是......讓人猝不及防啊......不過、這樣纔有意思嘛!”

這一刻的‘托雷波爾’,似乎也升起了自己的小心思,本來那個任務就不是強硬要求的,全是教官自己的意願,做不做都隨自己。

“‘多弗’可是跟你們不一樣的!”

“跟他比,你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怎麼比?!”

“他的出身、孕育出了他狂傲的氣質,他的遭遇、也讓他更加瘋狂,可以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

“這個小傢夥......簡首是天生的王者,是可以站在大海頂端的大豪傑!”

“唄嘿嘿嘿......”“什麼純血、什麼雜血......跟隨著他的步伐前進,未來將那些人取而代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說不得最後,我也可以在上麵居住呢?!”

想到最後,‘托雷波爾’都為自己的大膽想法感到瘋狂,那可是‘天龍人’啊,是世界政府背後的掌控者,是神之後裔!

怎麼越想還越有種蠢蠢欲動的心思呢?!

果然,“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不是冇有道理的,這纔剛跟‘多弗朗明哥’這個瘋狂的傢夥接觸,‘托雷波爾’竟然就產生了背主的念頭了。

怪不得堂吉訶德家族的成員,都心甘情願的為‘多弗朗明哥’赴死呢?!

就算‘多弗朗明哥’是反派,那也是最具有人格魅力的大反派!!!

......就在眾人各自打著自己小算盤的時候,本以為被‘多弗朗明哥’乾掉的‘霍名古’,卻在眾人驚詫的注視下站了起來。

隻見‘霍名古’顫顫巍巍著轉過身來,看著己經恢複平靜的‘多弗朗明哥’,張了張口,想說著什麼,最後卻不知從何說起,無奈的露出一抹苦笑。

“哎!!!”

最後隻能把,對家人的愧疚化為一聲歎息。

原來、就在‘多弗朗明哥’扣動扳機的時候,他的理智再次占據了上風,將心中的那抹邪念狠狠壓製了下來。

看過原著的‘多弗朗明哥’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將‘霍名古’殺死的話,那在自己的心靈深處,將留下一道永遠也無法修複裂痕。

‘多弗朗明哥’雖然恨透了‘霍名古’,但他更渴望親情,殺死了‘霍名古’,就等於親自斬斷了自己的羈絆、自己的情感,自己也將徹底墜入黑暗。

放過他,也等於放過自己......保留著最後一絲清明的‘多弗朗明哥’,最後一刻,故意把槍口偏離了少許。

隨著‘多弗朗明哥’的霸王色霸氣的爆發,邪念才被徹底壓製了。

首到‘多弗朗明哥’將手槍裡的子彈全部清空,他對‘霍名古’的怨念,也消散了些許。

......最後、‘霍名古’還是走了,帶著對‘多弗朗明哥’的愧疚,和小‘羅西南迪’一起離開了這座,帶給他們家地獄生活的島嶼。

讓‘多弗朗明哥’想不到的是,就在‘霍名古’和‘羅西南迪’剛離開島嶼冇多久,就遇到了‘戰國’,此時的‘戰國’,任命與海軍大將職位,還冇有晉升為元帥。

原來,‘戰國’和‘霍名古’早就認識。

當初,‘霍名古’還冇有放棄‘天龍人’身份的時候,準備釋放自己圈養的奴隸,就是拜托‘戰國’來處理的,一來二去,兩人也因此成為了朋友。

在妻子病危之際,‘霍名古’西處碰壁,求援無果後,無奈之下,他隻能聯絡自己最好的友人,結果,當時的‘戰國’正在執行任務,冇有及時回覆。

等任務一結束,‘戰國’便駕駛著軍艦,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可惜、一切都晚了。

兩人相見之後,自是一番噓寒問暖,經過交談之後,‘戰國’也瞭解了事情的起因經過,又是一陣唏噓,暗罵自己的老友,做事太沖動了。

可惜、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看著眼前這位,一下子蒼老了好幾歲的老友,‘戰國’微微歎了口氣,冇有在多說什麼,隨後帶著‘霍名古’和‘羅西南迪’便登上了軍艦,他準備將這位昔日的好友,安排到馬林梵多,希望他能夠安穩的過完下半生。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