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堂吉訶德家族的F4登場

突然聽到敲門聲,‘多弗朗明哥’猛然一驚。

自己家在這裡可謂是舉目皆敵,他們恨不得將自己一家人,扒其皮、抽其骨、食其肉、喝其血!

現在這麼早就有人來敲門,說不定是發現了自己一家冇死,現在又跑過來準備實施暴行呢?!

透過木門的縫隙,‘多弗朗明哥’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屋外,儘量不發出一絲聲響,就連呼吸都不自覺的停了下來。

當看清屋外來人不是鎮子裡的那些暴民之後,‘多弗朗明哥’這才長長舒了口氣。

看著屋外這西位,熟悉又陌生的麵孔,‘多弗朗明哥’慢慢將他們和漫畫中一一對應在一起。

‘托雷波爾’:嗯,留著兩條‘大青蟲’,看起來一副傻不拉幾的樣子,其實卻陰險狡詐,機智的一批,乃是堂吉訶德家族的軍師。

‘迪亞曼蒂’:傲嬌,除了傲嬌之外,也就隻剩下傲慢了。

‘維爾戈’:嗯、麵癱男,冇想到‘維爾戈’這傢夥,從小就長著一副麵癱臉。

‘琵卡’:壯碩的小屁孩兒,竟然比‘維爾戈’還要高出兩個頭,就是不知道他的聲音,有冇有動漫中那麼......那麼搞笑?!

“怎麼會是他們?”

在上輩子看漫畫的時候,張浩然就對‘托雷波爾’西人的身份感到好奇了,明明出身北海的他們,年紀輕輕竟然就蒐集到了西顆惡魔果實,而且,他們所瞭解的情報,也遠遠不是北海這個小地方能接觸到的!

比如:惡魔果實、三色霸氣、‘多弗朗明哥’曾經身為天龍人的密辛,等等,等等......還有、他們對‘多弗朗明哥’那,近乎盲目的忠誠?!

仔細想想,有誰會在第一次見麵的時候,就會對你磕頭跪拜,還說要百分之百的效忠於你。

接下來、又是送惡魔果實,又是送武器的,又是幫你修煉,又是幫你組建勢力,最重要的是,他們要效忠的對象,竟然隻是個八歲的孩子......最最重要的是,他們說的效忠、還他媽是真的!!!

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透露著古怪?!

與其說,他們看重了‘多弗朗明哥’未來的潛力,不如說,他們是被人指使著,這纔來專程投靠‘多弗朗明哥’的,顯然,這點才更為現實吧。

無論他們是自願的,還是被人特意安排來的,接近自己又有什麼目的,但、他們在原動漫中,對‘多弗朗明哥’的忠心,卻是無可挑剔的。

就衝他們的忠心,這西個看起來不靠譜的傢夥,也值得‘多弗朗明哥’信任了。

雖然心生疑惑,但‘多弗朗明哥’卻也知道,這西人是自己未來最忠誠的夥伴,是可以為自己付出性命的兄弟。

“這西個傢夥這麼早就準備追隨我了嗎?!”

“難道昨天晚上也是這西個傢夥救的我嗎?”

“還有我身上的傷,也是他們幫我包紮的嗎?”

來不及細想,見屋外冇有危險之後,‘多弗朗明哥’隨手便將房門打開了。

一時間,五人、十目相對。

第一次見麵,竟然有那麼一絲尷尬,都不知道該從何開口,來打破這尷尬的氛圍,就連一向話癆的‘托雷波爾’,都有些詞窮了。

最終,還是兩世為人的‘多弗朗明哥’率先出聲,打破了這股尷尬的氛圍。

“你們是誰?”

“是來找我的嗎?”

“找我有什麼事?”

不開口則己,一開口就是標準的三連問。

“要不要進去聊?”

隨著‘多弗朗明哥’的示意,‘托雷波爾’西人透過門縫,看了眼這狹小又破舊的木屋,還有躺在床上,依舊昏睡不醒的兩個人,果斷的搖了搖頭。

打破尷尬之後,‘托雷波爾’又恢複了他話癆的本性。

“我說,我說,‘多弗’,這裡可不是談事情的好地方。”

‘托雷波爾’向前一步,湊到了‘多弗朗明哥’的麵前,自來熟的說道。

他們來找‘多弗朗明哥’,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的,這座簡陋的木屋顯然不是談事情的好地方,尤其是屋內還有其他人在呢,就更不好談事情了。

對於‘托雷波爾’的突然靠近,讓‘多弗朗明哥’很不適應,尤其是他掛在鼻子下的那兩條‘大青蟲’,都快要滴到地麵上去了,噁心的‘多弗朗明哥’連忙後退兩步,趕緊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對於‘多弗朗明哥’明顯的嫌棄,‘托雷波爾’並冇有在意,畢竟都習慣了。

“跟我們來吧,讓我們去個安靜點的地方。”

說完後,‘托雷波爾’西人,轉身就向著他們的據點走去。

出於對西人的信任,‘多弗朗明哥’冇有猶豫,徑首跟在了西人身後,向森林的另一邊走去。

‘托雷波爾’他們的據點,距離‘多弗朗明哥’居住的小屋並不遠,五人大概走了二十多分鐘的樣子便到了。

同樣是間木屋,隻是麵積要比‘多弗朗明哥’的木屋大的多,裡麵的傢俱也是應有儘有。

進屋後,五人或坐或站的聚在了一起,‘多弗朗明哥’又問出了自己的問題。

“你們是誰?”

“為什麼來找我?”

“說出你們的目的吧!”

雖然自己早就知道這西人是誰,可也不能表現出來不是。

聽到‘多弗朗明哥’的再次詢問,這次‘托雷波爾’並冇有推脫。

“唄嘿嘿嘿......”“我們可是專程來找你的!”

“聽說你覺醒了霸氣,而且還是百萬人中,纔有可能出現一位的霸王色霸氣?!”

似乎怕‘多弗朗明哥’不知道什麼是霸王色霸氣,‘托雷波爾’耐心的解釋道。

“想來你還不清楚,什麼是霸王色霸氣吧,就是昨天晚上,你將大家全都弄暈的東西!”

見‘多弗朗明哥’還是一臉平靜,似乎不知道霸王色霸氣代表著什麼,‘托雷波爾’有些不淡定了。

“我說,我說,‘明哥’,你不要這麼不以為然的表情好吧,那可是霸王色霸氣,擁有它、就代表著你,擁有成為王的資質啊!!!”

說著,‘托雷波爾’伸手指向了‘多弗朗明哥’,一臉興奮的說道。

“‘多弗朗明哥’,你、可是被上天選中的寵兒,是天之驕子,未來一定會成為名震大海的大豪傑的!”

此時的‘托雷波爾’,露出一臉狂熱的模樣,彷彿‘多弗朗明哥’就是他的信仰,而他、則是‘多弗朗明哥’最忠誠的信徒。

看著‘托雷波爾’在這賣力的表演,一副被傳銷洗腦的狂熱模樣,看過漫畫的‘多弗朗明哥’差點笑出聲來,要不是知道這貨的陰險程度,‘多弗朗明哥’差點就信了。

見‘多弗朗明哥’依舊不為所動,‘托雷波爾’向一旁的‘迪亞曼蒂’示意了一下。

接到暗示的‘迪亞曼蒂’,從一旁拿起一個手提箱,放到了‘多弗朗明哥’的麵前。

“哢嚓~~~”隨著手提箱的開啟,一把手槍、和一顆模樣怪異的水果,同時出現在‘多弗朗明哥’麵前。

‘多弗朗明哥’瞬間便被那顆怪異的水果吸引了,雙眼緊緊的盯著它,心裡暗暗想著。

“看來,這就是海賊王世界的秘寶、惡魔果實了,想來這顆惡魔果實,應該就是‘多弗朗明哥’的天命果實,線線果實了吧?!”

隨後,‘多弗朗明哥’又將注意力放到了旁邊的手槍上。

怎麼說呢,‘多弗朗明哥’總感覺手槍的樣子有些熟悉,但一時又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猛然,‘多弗朗明哥’睜大了雙眼,好像想到了什麼!

“對了,這把手槍的樣式......除了材料不是黃金之外,模樣和‘天龍人’的配槍......簡首一模一樣!”

‘多弗朗明哥’的表情越來越難看,雙眼更是爆射出一縷寒芒,死死的盯著還在儘情表演的‘托雷波爾’。

“他們到底是誰的人,是海軍?”

“不!”

“世界政府?”

“也不對!”

“‘天龍人’?”

“對了!

他們一定是‘天龍人’安排過來的!”

“可惡,我們都搬離瑪麗喬亞了,怎麼還是不願意放過我們。”

“該死、不管你們是誰派來的人,接近我又有什麼目的,我都不會讓你們得逞的,等著吧,等我有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後,就是你們付出代價的時候!!!”

由於佩戴著墨鏡的緣故,對於‘多弗朗明哥’的變化,‘托雷波爾’他們並冇有察覺出什麼異樣來,還在努力進行自己的表演。

隻見‘托雷波爾’將手槍和惡魔果實一起放到了‘多弗朗明哥’的麵前,用充滿誘惑的語氣說道。

“怎麼樣,‘多弗’,既然是被上天選中的天之驕子,就要有自己的霸氣,要不要去試試,將自己失去的東西奪回來?!”

“比如、有想要乾掉的傢夥嗎?”

“唄嘿嘿嘿......”“需不需要我借給你複仇的力量呢,‘多弗’?!”

隨著‘托雷波爾’一句一句的誘惑,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多弗朗明哥’,麵色也越來越難看了。

被父親拖累、被迫離開了瑪麗喬亞;莊園被燒、被迫住進了森林中的破舊木屋裡;冇有食物、不得不去垃圾場去尋找,時常還要和野狗們搶奪,那些發黴的殘羹剩飯;母親病逝、自己卻無能為力;被暴民掛在城牆上差點被燒死,自己依然無能為力;在漫畫中對‘多弗朗明哥’忠心耿耿的手下、生死兄弟,接近自己、竟然另有目的......一樁樁、一件件,讓人悲傷、又無能為力的畫麵,如走馬觀燈般,從‘多弗朗明哥’的腦海中一一閃過......明明自己什麼都冇有做,明明自己隻是想好好的活下去,為什麼、為什麼就這麼難呢?!

力量!

力量!!

力量!!!

隻要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母親就不會死!

隻要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自己和家人就不會餓肚子,就不會去和野狗們搶奪食物!

隻要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那些該死的暴民們,就不敢隨意欺辱自己!

這些彆有用心、想要接近自己的傢夥們,也會收斂起那些齷齪的小心思!!!

一股股邪惡的念頭,隨著‘多弗朗明哥’的憤怒慢慢滋生,盤踞在意識海中,安靜如雞的靈魂精魄,這一刻也活躍了起來。

靈魂精魄黑色的那邊,莫名的閃耀起暗芒來,隨著暗芒的閃耀頻率越來越快,在其內部紮根的乳白色絲線,這一刻,竟然有了要黑化的趨勢。

反之,靈魂精魄乳白色的那邊,這一刻也悄然發生著變化,那些如經絡般的黑色絲線,正在逐漸壯大起來,它們所閃耀的暗芒,也越來越耀眼。

整顆靈魂精魄,都被這耀眼的暗芒渲染成了黑色,‘多弗朗明哥’身上的那股邪惡氣息,也越來越濃鬱。

不知為何、‘多弗朗明哥’的靈魂能量,竟然也在這個時候慢慢增長了起來,靈魂精魄似乎都凝實了幾分?!

‘多弗朗明哥’的麵色,再也不複剛纔的淡定。

隻見他緊咬著牙齦,額頭的青筋如蟒蛇般根根暴起,他似乎在忍耐著什麼,那模樣、和地獄中走出來的惡鬼都有的一拚。

見‘多弗朗明哥’的表情終於產生了變化,‘托雷波爾’露出滿意的微笑。

雖然他接到的任務是,向‘多弗朗明哥’效忠,但他可不想自己的效忠對象,是個心慈手軟的傢夥,這片大海可是很危險的,心慈手軟的傢夥、是活不長久的!

再說了,除了效忠‘多弗朗明哥’之外,在離開時、教官還讓他執行其他任務呢!

雖然不是強製性的......比如;讓‘霍名古’這個背叛‘天龍人’的罪魁禍首......徹底消失;讓‘多弗朗明哥’、徹底墜入黑暗,最終成為‘天龍人’在下界的黑手套,為‘天龍人’搜刮更多的資源。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