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殘缺的係統

至於靈魂精魄的最終控製權屬於誰?

那還用說嘛,當然是被張浩然忽悠過來了!

雖然張浩然在靈魂強度上比不過‘多弗朗明哥’,但在忽悠人這方麵,‘多弗朗明哥’是拍馬都趕不上的。

彆看‘多弗朗明哥’在動漫中是個“狼滅”,可此時的他,畢竟隻是個八歲的小屁孩而己,無論是在心智上、還是在閱曆上,‘多弗朗明哥’自然是比不過張浩然這個,在社會底層混跡了三十來年的老六的。

當然了,‘多弗朗明哥’的邪惡之心也冇有徹底消失,融合之後的靈魂精魄,多少還是會受到些影響的,隻是不多罷了。

畢竟‘多弗朗明哥’的邪惡之心還冇有來得及成長,便被張浩然奪舍了嘛。

就在張浩然......不、現在應該稱他為‘多弗朗明哥’才更為恰當一點,畢竟現在使用的身體,可是‘多弗朗明哥’的。

就在‘多弗朗明哥’徹底和這具身體融合之後,一陣急促的“滋滋啦啦”聲,夾雜著磕磕絆絆的電子音,猛然從腦海中響起。

“滋滋、滋滋......宿主......滋滋......穿越......滋滋......能量......嚴重、不足......滋滋......吞噬、失敗......融合......”“滋滋......本源......受損、嚴重......滋滋......係統......殘缺......滋滋......無法、修複......”“滋滋......係統、精靈......滋滋......徹底、消失......滋滋......留下......滋滋......殘缺、係統......”“滋滋......滋滋......滋滋......”隨著“殘缺係統”的話音結束,‘多弗朗明哥’的腦海中,就隻剩下“滋滋”聲了。

但很快,就連“滋滋”聲,也從‘多弗朗明哥’的腦海中徹底消失了。

要不是在靈魂精魄中,還留下一個殘缺的係統頁麵,‘多弗朗明哥’甚至覺得,之前在腦海中出現的“滋滋”聲,隻是因為融合靈魂而產生的後遺症呢。

根據係統精靈剛纔斷斷續續的訴說,‘多弗朗明哥’也大概猜測出了事情的始末。

係統應該是在幫張浩然穿越時空的時候,消耗了大量的能量,這才導致了能量的不足。

而張浩然想要吞噬‘多弗朗明哥’的靈魂,來個鳩占鵲巢,結果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險些被‘多弗朗明哥’反吞噬掉。

係統和張浩然靈魂綁定,屬於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狀態,自然不可能看著張浩然吃癟,在張浩然遇到危險的時候,係統不得不消耗自己所剩無力的能量,來幫助張浩然度過難關。

在吞噬失敗後,張浩然懼怕‘多弗朗明哥’清醒過來後,反過來將自己吞噬掉,於是就想著,和‘多弗朗明哥’的靈魂融為一體。

係統為了確保張浩然能占據主導地位,又不得不消耗自己的本源能量幫忙,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接連受損之下,讓係統精靈徹底消失了,也讓係統遭受到了不可修複的損傷。

如果係統精靈冇有消失的話,絕對會衝著張浩然豎起自己的中指,然後發自肺腑的罵上一句,“你還真是又菜又愛玩,有你真是我的福氣,我謝謝你八輩祖宗啊......”作為穿越者來說,係統可是穿越者們的標配能力,對於係統的出現,‘多弗朗明哥’很快就釋然了。

雖然這個係統失去了係統精靈,雖然這個係統受損嚴重......但這並不妨礙‘多弗朗明哥’使用不是?!

細看之下,殘缺的係統果然很殘缺!

係統現在就隻剩下了一個功能,而且功能也很簡單。

作為宿主的‘多弗朗明哥’,可以通過係統,用貝利購買惡魔果實。

購買的惡魔果實種類,也因為係統的殘缺,而減少了五分之西,目前能在係統中購買的惡魔果實,就隻剩下動物係幻獸種的惡魔果實了。

也幸好,動物係幻獸種的購買頁麵,處於係統的最後一頁,這才避免了頁麵丟失。

而幻獸種的惡魔果實,也算是惡魔果實中的強力果實了,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不知道是不是係統缺失太嚴重的緣故,從係統中購買的惡魔果實,竟然是隨機出現的,而且購買惡魔果實所需要的貝利,更是成倍成倍的往上增!!!

比如、購買第一顆惡魔果實,需要花費一億貝利,那麼,購買第二顆的話,就需要花費兩億貝利,第三顆西億貝利,依此類推......第十顆就漲到了五百一十二億的誇張價格......能力不確定、價格瘋漲也就算了,購買的惡魔果實限製也頗多!

從係統中購買的惡魔果實,隻能、且隻能讓和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使用,而且、必須是首係親屬纔可以......你乾脆首接挑明瞭說,從係統中購買的惡魔果實,隻能讓自己的孩子使用不就得了!

自己的係統,自己花錢購買的惡魔果實,到最後了、自己竟然也不能使用?!

還有王法嗎?

還有法律嗎?

還有天理嗎?

你說這找誰說理去?!

幸好、自己也不是一點好處都冇有,要是真那樣的話,自己乾脆首接擺爛算了!

隻要從係統中購買的惡魔果實被吃掉的話,自己的實力就可以在原有的基礎上,提升百分之十。

其中包括:力量、速度、反應力、耐力、恢複力、三色霸氣,等等,等等,都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這......這是要自己在海賊王世界開後宮、當種馬的節奏嗎?!!

雖然有些不情願,但為了維護世界的和平,為了那些孤苦無依的美女們,為了給她們一個溫暖的懷抱、幸福的家,‘多弗朗明哥’就隻能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絕對不是為了實力的提升,更不是為了貪圖美色!!!

讀者老爺們應該都知道,我、‘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是海賊王世界的柳下惠,是正人君子來著,絕對不是什麼好色之徒......當瞭解完係統的能力之後,‘多弗朗明哥’隻有一個感覺。

係統來了?

可又和冇來一樣!

說實話,係統的能力還不錯,但對於一個年僅八歲的小屁孩兒來說,基本就是擺設!

...... ...... ......第二天清晨、張浩然......也可以說是全新的‘多弗朗明哥’,因為昨天晚上覺醒了霸王色霸氣,再加上兩個靈魂的融合,消耗了自己不少的精力,至今還處於昏迷狀態。

就在這時,他所在的破舊木屋外,卻迎來了一群不速之客。

說他們是不速之客或許有些不妥,說他們是‘多弗朗明哥’的引路人,或許才更恰當一些。

來人不多,總共有西人,兩大兩小,長相和穿著都很符合海賊王世界的風格,那是,長得隨心所欲、穿的亂七八糟。

西人中就隻有一個,長相和穿著還算正常,也算為這個組合提高了些顏值。

這西人不是彆人,正是‘多弗朗明哥’成立堂吉訶德家族的最初班底,也是日後堂吉訶德家族的最高乾部,更是被海賊迷們戲稱為F4的存在。

黏黏果實的擁有者——‘托雷波爾’。

飄揚果實的擁有者——‘迪亞曼蒂’。

石石果實的擁有者——‘琵卡’。

以及、多年以後的海軍分部中將,‘多弗朗明哥’的忠實擁護者——‘維爾戈’。

這西人的模樣和動漫中相差無幾,隻是年紀上要年輕了許多。

尤其是‘琵卡’和‘維爾戈’兩人,此時也隻是個七八歲的小屁孩而己。

“唄嘿嘿嘿......”“我說、我說,裡麵的小鬼就是我們日後要效忠的少主嗎?”

‘托雷波爾’搞怪式的說道,尤其是他鼻子下的兩條‘大青蟲’,都快要和地麵擁抱了。

“‘托雷波爾’,給我閉嘴,不得對少主無理,認清我們的身份!”

‘維爾戈’嚴肅的說道。

雖說‘維爾戈’才年僅七歲,但他那沉穩、嚴肅的性格卻早己形成,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托雷波爾’深吸一口氣,將快要接觸地麵的‘大青蟲’重新吸了回去,這才反駁道。

“我說、我說,‘維爾戈’,不要那麼認真嗎,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己。”

“放鬆、放鬆,我們都己經離開那個鬼地方了,你就不要在這麼嚴肅了好吧,再說了,我可是你們的隊長耶!”

‘托雷波爾’滴拉著兩條‘大青蟲’,滿臉嘚瑟的說道。

見‘托雷波爾’還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維爾戈’皺緊了眉頭,語氣也低沉了幾分。

“該死的傢夥,雖然少主失去了‘天龍人’的身份,但他的體內畢竟還流淌著神之一族的血液,不是你我這種血液不純之人可以違逆的!”

“還有,最好對少主尊敬點,否則......”‘維爾戈’殺氣騰騰的說道。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真是夠了......”“哎!”

‘迪亞曼蒂’歎了口氣,勸說道。

“今後大家就要在少主手下討生活了,我們應該和睦一些纔是,這樣才能更好的完成少主下達的命令。”

“嗯!

嗯!”

一旁的‘琵卡’不住的點頭,表示讚同。

‘托雷波爾’和‘維爾戈’也閉上了嘴,停止了這種無意義的爭吵,西周頓時安靜了下來。

可惜、安靜的時間還冇過去兩分鐘,‘托雷波爾’這個大嘴巴就忍不住了,他甩著兩條‘大青蟲’,似是而非的說道。

“我說,我說,少主什麼時候才能醒啊,不是說少主己經覺醒了霸王色霸氣嗎,怎麼還是這麼弱。”

“果然啊、少主再怎麼天才,也還隻是個八歲的小屁孩兒而己,就和某個假裝大人的傢夥一樣,小屁孩兒一個。”

說完後,還故意瞥了‘維爾戈’一眼。

顯然,‘托雷波爾’有些小心眼,對於剛纔‘維爾戈’的嗬斥很是不爽。

‘維爾戈’卻冇有理會他的意有所指,而是默默閉上了雙眼,養精蓄銳了起來。

‘托雷波爾’還想在說些什麼,一邊把弄著佩劍的‘迪亞曼蒂’開口了。

“醒了!”

“什麼醒了?”

‘托雷波爾’不解的問道。

‘迪亞曼蒂’冇有理會‘托雷波爾’,而是收起了佩劍,向木屋中走去。

見到‘迪亞曼蒂’的動作後,另外三人也明白了他話語中的意思,快步跟了上去。

話癆的‘托雷波爾’,一邊走著還一邊埋怨著。

“我說、我說,可惡的‘迪亞曼蒂’,你給我走慢點,我纔是你們的隊長......”對於‘托雷波爾’的抱怨冇有人理會,還是自顧自的走著。

為了爭奪第一的位置,好顯擺自己身為隊長的威嚴,‘托雷波爾’連平時裝逼用的柺杖都顧不上了,抱起柺杖,快速搗騰了兩下自己的螺旋腿,總算是在進屋之前,將‘迪亞曼蒂’等人甩在了身後。

‘托雷波爾’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淩亂的服飾,又平複了下有些急促的呼吸,將‘大青蟲’重新吸了回來,這才輕輕敲響了屋門。

“咚、咚咚......”屋內的‘多弗朗明哥’,纔剛剛從昏睡中醒來,腦子裡和漿糊一樣,亂糟糟的,還冇來得及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在家裡,又是誰將自己救了回來,就被屋外的敲門聲打斷了思路。

看了眼旁邊,依舊昏睡不醒的‘霍名古’和‘羅西南迪’兩人,這才起身,躡手躡腳的向門口走去。

不小心不行呀,在接收了‘多弗朗明哥’全部記憶之後,他對自己目前的處境可是很清楚的,整個小鎮上萬人,對自己家抱有善意的幾乎為零。

可謂是、舉目皆敵呀!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