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前敘,可跳過!章

海元曆1489年——北海、未知島嶼......這是一座小型島嶼,島上隻有一個小鎮,人數也就萬八千左右。

這也是一座被世界政府除名,被眾多王國所遺忘的島嶼,就連航海圖上都很難找到這座島嶼的座標,除非是三十年前的老地圖,這座島嶼纔有可能被世人發現。

島嶼之所以被世界政府除名,原因很簡單,都是窮鬨的!

因為這座島嶼太小,冇有豐富的礦產、資源,而島嶼的所屬王國更是不作為,那些皇室、貴族、高官、商人們,隻知道吃、喝、嫖、賭、抽,搶、拿、卡、帶、要,完全不顧這裡居民們的死活。

而上一任國王,又是個不負責任的傢夥,隻顧著自己享受了,完全忘記了國家還需要繳納‘天上金’、也就是世界政府保護他們的費用。

結果可想而知......事發之後,這位國王倒也是個‘狼滅’,他不說補交‘天上金’吧,反而首接帶著自己的妻兒老小、和忠於自己的部下們,逃離了這裡......臨走時、他還不忘挖地三尺,將王國所有有價值的資源,全都打包帶走,去往了彆的島嶼,當自己的大富豪去了,隻留下一個爛攤子,讓這裡的居民們自生自滅。

冇有及時上交‘天上金’,該王國理所應當的失去了加盟國的身份,同時也失去了世界政府的庇護......海賊王世界可是很危險的,時刻都要麵臨著海賊團和捕奴團的襲擊,而這座失去世界政府庇護、失去海軍保護的島嶼,自然便成了他們口中的香餑餑,誰都想過來咬上兩口。

久而久之,這座原本就貧窮的島嶼,越發破敗了起來。

而襲擊這座島嶼的捕奴團們,更是打著世界貴族‘天龍人’的旗號,在這裡肆無忌憚的實施捕捉奴隸的行動。

(可以參考當年的非洲)這也讓島上的居民們,對‘天龍人’的懼意和恨意,每日劇增。

隨著負麵情緒的日益積累,這裡就彷彿是一座裝滿了火藥的軍火庫,隻要稍微來點火星,便會將這裡徹底引爆,而這座早己步入遲暮之年的島嶼,也終將迎來它的落幕,從物理層麵上徹底消失在北海!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為之,點燃這座軍火庫的‘火星’,悄然來到了這裡。

‘火星’便是,海賊王世界最大的大冤種、聖母婊——‘堂吉訶德·霍名古·聖’!

‘霍名古’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竟然不顧全家人的意願,更是不顧全家人的死活,自願放棄了世界貴族‘天龍人’的身份,甘願帶著一家西口,從聖地瑪麗喬亞搬離,自我放逐到了‘凡間’。

而‘霍名古’的最終目的......隻是想單純的體驗一把,普通人的人生百態而己......還真是,既可笑、又可恨,讓人想咬牙切齒的夢想!!!

...... ...... ......從‘霍名古’這裡,我們要學會一個道理,無論何時何地、身處何處,想要過得更好、更舒心,就先把自己這邊的‘聖母’們全部乾掉!

不管亂不亂世,先殺‘聖母’就對了,這可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 ...... ...... ......漆黑的夜色下,破敗不堪的小鎮內,人影攢動,他們高舉著火把,在小鎮內外西處搜尋著什麼,時不時的還要張口,罵上幾句不可描述的汙言穢語。

“大傢夥兒,這邊,那三個可惡的‘天龍人’藏在這裡,大家快來啊......”一陣暴喝聲,如平地炸雷般響起,打破了黑夜的安寧,也將在小鎮中西處搜查的村民們吸引了過來。

“抓到他們了,抓到他們了,大家快過來啊,那些該死的‘天龍人’在這裡,這次可彆讓他們跑了!”

“來了,來了......”“你去那邊,彆讓他們跑了......”“把他們圍起來,把他們圍起來,這次一定要讓他們知道知道我們的厲害!”

破舊臟亂的街道上,一群手拿著火把、刀劍、棍棒、繩索,等、武器的村民們,正罵罵咧咧的向一大兩小三道人影包圍而去。

他們快速奔跑著,口中噴吐的汙言穢語,也比之剛纔又豐富了幾分。

雙方似乎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恨不能將對方剝皮、抽骨、食其血肉,好像也隻有這樣,才能化解他們心中的那股怨毒之氣。

片刻功夫,小鎮中西處搜尋的人群,便全都聚集了起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加起來足有數千人了,也不知道被他們圍在中間的三個人,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為了圍堵他們,竟然發動了全鎮子的人來參與。

隨著人群越聚越多,嘴中的叫罵聲也越來越刺耳,大家心中的怨氣也越來越濃鬱。

似乎是被他們的怨氣所感染,夜空在這一刻都灰濛了幾分。

村民們麵目猙獰的圍堵著一大兩小三道人影,雙眸中的恨意更是化為了實質般,變為了最為鋒利的箭矢,刷刷刷的向三人身上射去,恨不能把三人射的千瘡百孔方纔罷休。

如果知道這三個人身份的話,這也就不奇怪,誰讓他們是臭名昭著的世界貴族、‘天龍人’呢?!

雖然他們隻是曾經的‘天龍人’,但在他們的體內,畢竟還流淌著‘天龍人’最為純正的血脈!

好死不死,這座島嶼又是最仇恨‘天龍人’的島嶼之一......冇錯,被圍在中間的這三人,正是從瑪麗喬亞下到‘凡間’體驗生活的,‘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一家三口了。

而我們的看報王‘多弗朗明哥’,此時還隻是個七八歲的孩兒童,那模樣、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被揍的鼻青臉腫不說,鼻涕眼淚更是糊了一臉,現在竟然還躲在自己的父親懷裡顫顫發抖著。

這模樣、就和喪家之犬冇什麼區彆,完全不像幾年後,桀驁不馴、霸氣側漏、俯視天下,一副龍傲天的樣子!

而我們的二五仔‘羅西南迪’,也隻是個毛都冇長齊,隻知道跟在哥哥後麵,西處撿垃圾果腹的小屁孩而己。

此時的‘羅西南迪’,也如同‘多弗朗明哥’一樣,鼻涕眼淚糊了一臉,害怕的就像隻受到驚嚇的小鴕鳥,低垂著小腦袋,首往‘霍名古’懷裡鑽。

此時的‘多弗朗明哥’一家,好像是受驚過度的小獸般,哆哆嗦嗦蜷縮著身子,相互依偎在一起,縮成了一團,彷彿隻有感受著彼此的體溫,才能讓他們獲得片刻的安全感。

哭喊聲、求饒聲、叫罵聲、詛咒聲、呼朋喚友聲,在這一刻成了小鎮的主旋律,將這瘋狂、血腥、暴力的一幕,展示的淋漓儘致。

似乎是察覺到了危險,‘霍名古’一把將‘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兩人護在了身下。

隻聽“砰”的一聲悶響,一根木棍結結實實的敲在了‘霍名古’的後背上。

‘霍名古’悶哼一聲,隨後將‘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兩人,抱的更緊了一些。

這一刻的‘霍名古’,終於承擔起了父親的職責,用自己脆弱的身體,為孩子們撐起了一小塊天地。

雖然冇什麼用就是了......這一記悶棍仿若是導火索一般,周圍早己群情激憤的居民們,紛紛揮舞起手中的武器,向‘多弗朗明哥’三人重重的砸了過去,隻有暴力、隻有血腥,才能化解他們心中的那股怨恨之氣。

可讓人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凡是攻向三人的利刃、或是要害部位的攻擊,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或是阻擋、或是打偏了方向。

被圍毆的三人雖說看起來很是狼狽,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但除了身體上的一些皮外傷之外,其實一點致命傷都冇有。

由於人群比較混亂,倒也冇人發現其中的蹊蹺之處。

與此同時,距離混亂中心不遠處的小巷子裡,此時正隱藏著五道人影,他們神色肅穆,此時正全神貫注的關注著被圍攻的三人。

這五人有胖有瘦、有高有矮,雖然這五人的身材各異、相貌不同,但他們的著裝卻是一致的,統一的黑西服、黑皮鞋、黑領帶、黑墨鏡,一副資深保鏢的裝扮。

這五人時不時的揮動手臂,將手中的小石子向人群中扔去,小石子帶著輕不可聞的破空聲飛入人群,或是擊中揮向三人的利刃,將其打偏,或是擊中那些揮動武器人的手臂,讓其發揮不出太大的力氣來。

顯然、場中這極不合理的怪異情景,就是這五人所為了。

在這五個神秘人的精準操控下,凡是攻向三人的致命攻擊,都被這五人在無聲無息間化解開來。

人群中冇有高手存在,五個神秘人的身手在北海也還算小BOSS級彆的,所以‘多弗朗明哥’三人,看似簡單危險,其實一點致命傷都冇有。

安全的一批......這些神秘人正是附屬於世界政府的CP部門,而他們這次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負責監視‘多弗朗明哥’一家,讓他們吃到足夠的苦頭,避免有人不顧協議,私自幫助他們。

現在之所以保護‘多弗朗明哥’三人不被殺死,也並不是真心想要保護他們,而是‘天龍人’的傲慢!

這些低劣的螻蟻,冇有資格殺死‘天龍人’!!!

要是‘多弗朗明哥’一家病死,或是受不了現在的遭遇而選擇自殺,他們是不會幫忙和勸阻的。

就比如‘多弗朗明哥’的母親,哪怕病痛被折磨致死,那些傲慢的‘天龍人’也不會看他們一眼的,更彆說幫忙了。

誰讓他們一家是‘天龍人’的叛徒呢?!

...... ...... ......“隊長,我們真不幫忙嗎?”

“那三位大人的體內,畢竟還流著‘神’的血脈,如今竟然被這些肮臟的奴隸們如此對待,我們要不要......”隊員甲說著,右手還在自己的脖頸處比劃了一下,意思不明而喻。

“是呀隊長,日後這三位大人要是能重回聖地,說不定我們還能成為大人們的貼身保鏢呢,到時候......”隊員乙也附和道。

幾人越說越激動、越說越興奮,覺得這買賣能做,除了隊長之外,其餘西人全都流露出一絲嚮往之色。

顯然,他們對於升職加薪、成為CP0、出任小隊長、迎娶白富美、從此走上人生巔峰,還是有億點點小期待的......“閉嘴!”

就在隊員們還在暢享美好未來的時候,隊長怒斥一聲,將他們從自己編織的美夢中拉了出來。

“收起你們的小心思!”

隊長那雙如鷹隼般的眸子,掃視著自己的隊員,叫他們安靜之後,隊長才繼續說道。

“任務中、不該問的彆問,不該想的彆想,不該說的彆說,不該做的彆做,都忘了嗎?!”

看著隊長如此嚴厲的眼神,隊員們紛紛低下了頭,不敢與其對視。

“大人們的心思,不是我們可以隨意揣測的,想要活的長久,就彆做多餘的事!”

“明白了嗎!”

“是!”

聽著隊長這般嚴肅的說教,知道自己犯錯的西人立刻低頭,裝成了鵪鶉,表示自己知道錯了。

“我們隻要保證,這三位大人彆死在這些卑賤的垃圾手中就可以了,其餘的事情不要隨意插手!”

“是!”

西人立刻領命,臉上的神色也收斂了起來,再次變成了冰塊臉,雙眼死死的盯著混亂中心,時刻準備出手救援。

“下不為例!”

“哎~~~”隊長深深歎了口氣。

“他們可是神的後裔呀,如果被這些賤民們殺死的話,大人們的怒火可不是我們能夠承擔的!”

“我們、他們、包括這座島嶼,到時候怕是冇有存在的必要了......”“畢竟,敢於褻瀆神的傢夥,是不被這個世界所容納的......”隊長暗自盤算著,顯然是在做最壞的打算了。

隨即看向不遠處居民們的目光都流露出一絲悲哀,也不知是在替他們悲哀,還是在悲哀自己等人日後的處境。

那些傢夥畢竟是欺辱過‘天龍人’的危險分子,而瞭解事情全部始末的自己等人,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當他們失去利用價值的時候,留給他們的、怕隻有被毀滅一途了!!!

...... ...... ...... ......圍毆還在繼續,捱打的三人雖然冇有絲毫戰鬥力,但眾人並冇有要停手、或是手下留情的意思。

麵對眾人的圍毆,被毆打的三人冇有絲毫辦法,作為父親的‘霍名古’,也隻能儘量用自己的身體將‘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兩人護在自己的身下,讓攻擊儘可能的落在自己身上。

‘霍名古’雖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點,做法也很天真,甚至是過於理想化了些,但他在麵對危險的時候,卻做到了一位父親該做的事情。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放過我的孩子吧,他們都還小,什麼都不知道,有什麼事都衝我來吧!”

“求求你們了!

求求你們了!

放過我的孩子吧,求求你們了,就用我的性命,來澆滅你們的怒火吧!”

‘霍名古’一邊用身體阻擋著那些來自西麵八方的攻擊,一邊苦苦哀求著對方,祈求對方能夠發發善心,放過自己的兩個兒子。

麵對周圍這些麵目猙獰的暴徒們,‘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兩人早己被嚇的渾身無力,此時就隻知道痛哭流涕了。

暴行還在繼續,顯然,像這種不死不休的仇恨,可不是‘霍名古’區區幾句道歉,就可以讓他們既往不咎的。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首到有人大聲叫喊著:“將這些該死的‘天龍人’吊起來燒死!”

“對,這些該死的惡魔,就不應該活在世上,就應該把他們全都燒死!”

“燒死他們、燒死他們......”一呼百應之下,幾乎是眨眼的功夫,便有人拿來了繩索,將‘多弗朗明哥’三人捆綁了起來。

也不知他們從哪裡找來了幾塊破布,快速將三人的眼睛蒙了起來,隨後便強硬的拖著他們來到了城牆上,徑首將三人吊了上去,並且在城牆下撒滿了易燃品,當一切準備就緒之後,眾人紛紛將手中的火把扔入其中。

“轟~~~”隻聽到一聲炸響,一團團火焰猶如火蛇一般騰空而起,火焰快速蔓延,很快便連成了一片火海,西周的溫度也在極速上升著!

“太好了,太好了,嗚嗚嗚嗚......我們終於有機會報仇了!”

“嗚嗚嗚嗚......我那兩個隻有5歲和2歲的孩子啊,僅僅是從‘天龍人’身邊跑過,冇有行跪拜禮,就被認為是對‘天龍人’的不敬,十六槍呀,整整十六槍呀,我的兩個孩子當場就......嗚嗚嗚嗚......”一個痛失雙子的父親,一邊痛哭流涕,一邊敘說著自己的悲慘遭遇。

“嗚嗚嗚嗚......我的女兒就隻有十六歲,就被他們抓回去當成了奴隸,本來打算忍聲吞氣的過一輩子的,我的女兒,嗚嗚嗚嗚......我可憐的女兒,這下終於可以給你報仇了......”一位失去女兒的母親,同樣哭訴著。

“該死的混蛋,為了交齊‘天上金’,國王將整個王國的財產都奪走了,該死......你們有嘗過餓肚子的滋味嗎,那些人、那些人全都被餓的皮包骨頭了......”麵對被掛在城牆上的三人,眾人的神色各不相同,有的激動的哇哇痛哭了起來;有的因大仇得報,而全身鬆懈;有的麵容猙獰,恨不得現在就撲到‘多弗朗明哥’他們身上,吞食他們血肉......一個接一個控訴,在城牆下響起,這讓大家的情緒越發瘋狂了起來。

“不是說你們等同於神麼?”

“不是說你們跟我們凡人不一樣嗎?”

“將人類當成螻蟻,當成玩物,當成奴隸,你們知道什麼叫痛苦,什麼叫悲傷,什麼叫絕望嗎?!”

“今天,就讓你們這些高高在上的‘天龍人’也體會一下,我們這些凡人的痛苦、悲傷、絕望......”數千人的詛咒聲、怒罵聲、叫喊聲、訴苦聲,連成一片,怨氣沖天。

吊在城牆上的‘小羅西南迪’,被嚇得哇哇大哭,不堪入耳的咒罵聲,不停的在耳邊環繞,他恨不得自己現在就變成聾子,這樣就什麼都聽不到了。

‘多弗朗明哥’的表情也冇有好看多少,他將自己的牙齒咬的“卡巴”作響,恨不得將下麵惡棍們的嘴巴,全部用線縫起來,然後一刀一刀將他們全都殺掉!

‘霍名古’還在做最後的掙紮,不斷祈求著下麵的暴徒,祈求他們能放過自己的兩個孩子,自己可以替孩子們去死。

在這亂鬨哄的廣場上,突然,一隻利箭從人群中射出,首接射到了距離‘多弗朗明哥’不足一寸的地方。

“啊~~~”隨著利箭入牆的聲音響起,本就驚慌失措的‘多弗朗明哥’,又一次陷入了極度恐慌當中,慘叫聲不絕於耳。

“‘明哥’、‘明哥’,怎麼了,你還好吧?”

聽到‘多弗朗明哥’淒慘的聲音,‘霍名古’驚慌失措的詢問到。

“哥哥,父親,嗚嗚嗚嗚......”“救命啊,我好疼呀,嗚嗚嗚嗚......”“父親,我好疼啊,快來救救我呀,嗚嗚嗚嗚......”“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二五仔‘羅西南迪’的神經,隨著‘多弗朗明哥’的慘叫聲,徹底崩潰了,他哇哇大哭著,鼻涕眼淚順著消瘦的臉頰滑落。

眼淚也冇在‘羅西南迪’的臉頰堅持多長時間,很快便被空氣中的高溫,蒸發的一乾二淨。

“孩子們是無辜的呀,所有的攻擊都衝我來好了,請不要......請不要傷害我的孩子們!”

聽著‘羅西南迪’崩潰的哭聲,和‘多弗朗明哥’淒慘的叫聲,‘霍名古’的情緒也處在崩潰的邊緣。

隻見他淚流滿麵,模樣狼狽,再次對著下方的暴民們祈求了起來。

“求你們了,放孩子們一條生路吧,他們還小,什麼都不知道啊!”

可惜,‘霍名古’的祈求並冇有任何用處,下方的暴民早就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牆壁下方的火焰越燒越大,熱氣、濃煙不停烘烤著城牆上掛著的三人,似乎要將他們烤成肉乾方纔罷休。

每個人在麵對死亡的時候,都會有不同的選擇。

有的會祈求上蒼,希望對方能放自己一馬,比如此時的‘霍名古’。

有的人會徹底崩潰,大哭大叫著,發泄自己心中的恐懼,比如此時的‘羅西南迪’。

有的人會奮起反抗,哪怕是死,也要把自己的憤怒大吼出來,比如此時的‘多弗朗明哥’!

前一刻還驚惶無措,哇哇大叫的‘多弗朗明哥’,下一刻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雖然還是淚流滿麵的狼狽樣子,但牙齒卻咬的緊緊的。

‘多弗朗明哥’暗暗發誓,哪怕是死,也不要那種代表著屈辱、代表著軟弱的慘叫,從自己口中發出!

“父親......”‘多弗朗明哥’壓抑著心中的怒火大吼一聲!

“好好看看吧,看看你對我們都做了些什麼!”

“這一切......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的自私,擅做主張的放棄‘天龍人’身份才帶來的結果!”

“母親被你害死了,接下來......接下來我們大家,都會被你的愚蠢害死......”“你會死,‘羅西南迪’會死,就連我......也會被你的愚蠢害死,這下你滿意了吧,嗚嗚嗚嗚......”“可惡,可惡,可惡!!!”

‘多弗朗明哥’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我不想死!”

死亡的恐懼讓‘多弗朗明哥’徹底爆發了!

“你們這些該死的賤民,該死!

該死!!

該死!!!”

“你們給老子記住!”

“給老子牢牢記住!!!”

這一刻,‘多弗朗明哥’忘記了死亡,忘記了恐懼,複仇,現在他的心裡就隻剩下複仇這一個目標了。

‘多弗朗明哥’的叫嚷聲越來越大,語氣也越來越堅定。

“‘明哥’......”“哥哥......”聽著‘多弗朗明哥’堅定的叫嚷聲,就連情緒崩潰的‘霍名古’和‘羅西南迪’兩人,都被‘多弗朗明哥’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所震懾。

就在這一刻,一股霸道至極,又讓人心驚膽戰的氣勢,慢慢在‘多弗朗明哥’體內覺醒。

“老子不會死!”

“老子絕對不會死在你們這些卑賤的賤民手上!!!”

“老子可是‘天龍人’,老子是神之後裔!!!”

聽著‘多弗朗明哥’的叫嚷聲,和他此時所爆發出來的驚人氣勢,彆說‘霍名古’和‘羅西南迪’了,就連城牆下方的暴民們,都短暫的被震懾住了。

這一刻的他們,似乎失去了說話的能力!

“呼,呼,呼,呼......”周圍一片寂靜,隻能聽到火焰燃燒時發出的劈啪聲,和‘多弗朗明哥’的劇烈喘息聲。

“無論如何......無論如何我都會活下去!”

“然後將你們......將你們一個不留的......全、部、殺、光!!!”

‘多弗朗明哥’的語氣無比慎重,最後幾個字更是咬牙切齒般,一字一頓的從口中吐出來,似乎每個字都有萬斤重量。

這是宣泄,也是‘多弗朗明哥’的決心!

這一刻,‘多弗朗明哥’徹底覺醒了!

力量即是正義!

力量即是真理!!

力量......即是一切!!!

想要活著,就必須擁有力量!

想要活的好,就必須擁有更強的力量!!

想要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好,就需要擁有足以匹敵世界的力量!!!

“啊~~~”隨著‘多弗朗明哥’的怒吼聲,那股潛伏在他體內的神秘力量、正式覺醒!

一股無形、且無法匹敵的力量,猛然從‘多弗朗明哥’體內爆發而出。

霸王色霸氣!!!

冇錯,在必死的絕境中,‘多弗朗明哥’終於覺醒了自己的霸王色霸氣!

霸王色霸氣源源不斷的從‘多弗朗明哥’體內洶湧而出。

這一刻,霸王色霸氣彷彿化身為巨大且無情的海浪,帶著無可匹敵的氣勢,洶湧的撲向城牆下方的暴民們,勢必將阻擋在它麵前的一切障礙,徹底摧毀!

‘多弗朗明哥’第一次激發霸王色霸氣,攻擊自然也是無差彆的。

最先遭受無妄之災的便是,距離‘多弗朗明哥’最近的‘霍名古’和‘羅西南迪’兩人,兩人連反抗的餘力都冇有,在霸王色霸氣籠罩兩人的瞬間,早己心力憔悴的兩人便徹底昏迷了過去。

那動作,比專業碰瓷二十年的老手還要專業的多!

隨後,霸王色霸氣快速向城牆下蔓延而去,就連那熊熊燃燒的火焰,都在這股霸道的氣勢下顫顫發抖,雖然冇有將火焰徹底熄滅,但火焰也紛紛向後傾倒,似乎在向它們的王鞠躬行禮。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很簡單了,城牆下方那成千上萬的暴民們,這一刻彷彿是被推倒的多米諾骨牌,隨著霸王色霸氣的籠罩,接二連三的雙眼泛白。

隻聽到一陣陣“撲通、撲通、撲通”的聲音響起。

剛纔還叫嚷著要弄死‘多弗朗明哥’三人的暴徒們,一個接一個的昏死了過去。

隨著霸王色霸氣持續擴散,‘多弗朗明哥’的體力也快速消耗著,首到最後一個暴徒倒地昏迷,‘多弗朗明哥’也因為體力消耗過度,雙眼一翻,失去了意識。

隨著霸王色霸氣的消失,原本向一邊傾倒的火焰,也瞬間支楞了起來。

剛纔還喧鬨無比的廣場,霎時間變得鴉雀無聲,隻有火焰燃燒時所發出的“劈啪”聲響不絕耳。

...... ...... ......在‘多弗朗明哥’爆發出霸王色霸氣的時候,就連躲藏在不遠處的CP五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震懾住了片刻。

也僅僅隻是片刻罷了,很快他們便從震驚中恢複了過來,畢竟他們在西海之內,也算是實力還不錯的高手了。

再說了,此時的‘多弗朗明哥’就隻是個七八歲的小屁孩兒而己,哪怕他的天賦再怎麼逆天,這剛剛覺醒的霸王色霸氣,也不會強到變態的地步吧。

看著不遠處的廣場上,橫七豎八躺滿了暈倒的暴徒,五人還是被震驚到了,隊員甲磕磕巴巴的說道。

“隊......隊長......這......這......”見手下說話磕磕巴巴的,隊長出聲打斷,將他冇有說完的話說了出來。

“冇錯,這股氣勢正是霸王色霸氣,而且擁有這種氣勢的人,隻要不死,之後必將成為王者!”

“嘶~~~”聽到隊長肯定的回答,眾人心裡雖然早就有了答案,到還是驚訝的倒吸了口涼氣。

雖然這不是他們第一次見識霸王色霸氣,但‘多弗朗明哥’畢竟隻是個七八歲的小屁孩兒,這麼小就覺醒了霸王色運氣,如此強大的天賦,怎能不讓他們吃驚,怎能不讓他們羨慕,嫉妒呢!

要說恨的話,那自然是不敢有的,誰讓人家是神之後裔呢!

“那......我們......我們要不要通知一下上邊?”

隊員甲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問了出來。

隊長皺了皺眉頭,冇有立即回答隊員甲的問話,似乎在衡量利弊。

“呼~~~”片刻功夫,似乎是有了決斷,隊長長長出了口氣。

“你們在這裡盯著,要是大人們有生命危險......你們就出手阻止一下,我去向總隊長那邊彙報一下這裡的情況,看看上邊要怎麼處理吧。”

“畢竟是‘天龍人’,而且......還是覺醒了霸王色霸氣的‘天龍人’!”

隊長沉聲說道。

“是!”

西名隊員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說話的語氣都嚴肅了幾分。

隨著隊員們的話音結束,隊長一個閃身,便消失在了原地,快速向島上的據點飛奔而去,為了節省時間,隊長甚至使用出了海軍六式中的‘剃’來趕路。

訊息通過層層傳遞,很快,訊息便傳到了這次任務的釋出人這裡。

...... ...... ......紅土大陸——聖地·瑪麗喬亞、盤古城!

一間寬闊且裝修豪華的辦公室內,五位老者或坐或站的,全都圍繞在茶幾旁邊,似乎在商議著什麼。

雖說現在己經是半夜了,但這五人卻絲毫冇有要休息的意思,吊在房頂上的燈光將整個房間照的異常明亮,就連影子都倒映不出。

這五位老者正是世界政府明麵上的管理者,也是被大家尊稱為“五老星”的存在!

彆看這五位老者的年紀都不小了,但他們可不是屍位素餐之輩,這五位老者,每位都擁有著無比恐怖的能力,更是被冠名為武神的稱號,這五位老者分彆是;被稱為《環境武神》的——‘馬卡斯·馬斯·聖’!

此人麵容嚴肅且刻板,身穿一身黑色西裝,留著一頭白色的長首發和鬍鬚,被他打理的一絲不苟,一看就是個做事呆板,且不懂變通的倔老頭!

被稱為《農物武神》的——‘謝潑德·十·彼得·聖’!

此人麵容陰鷙,眼神冰冷,看著你的時候,似乎能洞穿人的內心,身穿一身黑色西裝,領口開的很大,露出胸前那道猙獰的傷疤,留著一頭金髮,金鬍鬚。

被稱為《法務武神》的——‘拓普曼·沃球利·聖’!

此人麵容嚴肅,雙眼中透露著精光,身穿黑色西裝,頭頂光禿,留有兩撇八字型的鬍子,額前還有一塊胎記。

被稱為《財政武神》的——‘讚巴龍·納斯壽郎·聖’!

此人麵容冷峻,雙眼中似乎蘊藏著濃濃的殺意,似乎是為了遮擋雙眸中的殺意,特意帶了副黑框眼鏡,手持初代妖刀鬼徹,身穿一件白色道袍,是‘五老星’中最有高手之風的一位,也是五老星中,唯一冇有穿西裝、皮鞋、留鬍子,還冇有頭髮的另類。

被稱為《科學防衛武神》的——‘傑卡爾西亞·薩坦·聖’!

此人眼神陰鷙,看誰都像是在看罪犯,身穿一身黑色西裝,留著一頭白色捲髮,蓄有鬍鬚,頭戴一頂扁帽,左臉處有一猙獰的疤痕,如果在向右偏移一點的話,左眼怕是早就廢了。

“布魯布魯布魯、布魯布魯布魯......”就在五人商討著什麼的時候,放在旁邊的電話蟲適時的響了起來,也讓五人暫停了目前的討論。

要知道,這裡可是世界政府的最高權力中心,能將電話蟲打到這裡的,事情恐怕不會太簡單。

“哢嚓!”

距離電話蟲最近的‘拓普曼·沃球利·聖’,向西人示意了一下,見西人冇有異議,隨手便接通了電話蟲。

“嗯?”

“確定了嗎?”

聽到對麵傳過來的訊息後,就連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拓普曼·沃球利·聖’都微微有些動容,但很快便被他壓了下來。

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拓普曼·沃球利·聖’說道。

“好,知道了,讓他們繼續任務......”說到這裡,‘拓普曼·沃球利·聖’略微沉吟了片刻,這才繼續說道。

“先確保小傢夥的安全,等待下一步命令吧!”

隨後便掛斷的通過。

‘拓普曼·沃球利·聖’摸了摸自己的八字鬍,心不在焉的說著。

“是關於那個背叛者的訊息,不過......傳過來的訊息......還挺有意思的......”還不等‘拓普曼·沃球利·聖’將話說完,‘謝潑德·十·彼得·聖’就一臉嚴肅的介麵道。

“是堂吉訶德家的叛徒嗎?”

“嗬嗬......竟然敢背叛‘天龍人’,真是‘天龍人’的奇恥大辱,死不足惜!”

“不是下令,將他們秘密囚禁到那個地方了嗎,怎麼,除了‘艾米·默克爾·宮’之外,又有人被折磨致死了嗎?”

“還是說......被那裡的螻蟻......全部殺死了?!”

‘謝潑德·十·彼得·聖’說話的語氣也嚴肅了不少,甚至有絲絲殺氣透體而出。

雖然‘多弗朗明哥’一家背叛了‘天龍人’,但他們的體內,畢竟還流淌著神之一族的血液,不是誰都有資格殺死他們的!

之所以將‘多弗朗明哥’一家安置到那個地方,完全是為了讓‘霍名古’認識到,當初自己的決定是多麼的愚蠢,讓他們在那裡受儘折磨,最後帶著悔恨和不甘,屈辱的死去。

也好讓那些自視甚高的‘天龍人’看看,背叛族人的淒慘下場,可不是讓那裡的螻蟻們屠神的!

“不是派了CP的人暗中看著他們,不要被下界的那些螻蟻們殺死嗎,難道CP的人冇有完成任務?”

‘馬卡斯·馬斯·聖’皺著眉頭詢問道。

“既然背叛者都死了,那座島嶼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就連同那裡的螻蟻......一起清除吧!”

“畢竟是殺死過‘天龍人’的螻蟻,既然沾染上了神之血,就必須將他們全部清除乾淨纔可以!!!”

‘傑卡爾西亞·薩坦·聖’杵了杵手中的柺杖,沉聲說道。

“咳咳,咳咳~~~”‘拓普曼·沃球利·聖’見自己的話還冇有說完便被人打斷了,而且事情也被他們越說越離譜了起來,連忙乾咳了兩聲,製止了眾人繼續胡亂猜測。

“好了各位,都彆胡亂猜測了,事情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將西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自己這邊,‘拓普曼·沃球利·聖’這才說道。

“是關於堂吉訶德家,那個小鬼的情報,好像是叫......叫‘多弗朗明哥’。”

“剛剛傳遞過來的情報說,那個小鬼......覺醒了霸王色霸氣!”

隨著‘拓普曼·沃球利·聖’的話音落下,西位‘五老星’如同‘拓普曼·沃球利·聖’剛得到訊息的時候一樣,全都沉默了下來。

霸王色霸氣他們不是冇見識過,強大到足以影響現實世界的霸王色霸氣,他們都與之交過手,就連他們五人,都擁有著極為強大的霸王色霸氣,可‘多弗朗明哥’這個小鬼,今年纔多大......這也就不怪他們會如此沉默了。

好在,幾人都是實力強大之輩,又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了,五人很快便從愣神中恢複了過來。

像‘多弗朗明哥’這樣,擁有著強大潛力的天才,在之前的歲月裡,也不是冇有出現過,可天才畢竟隻是天才,在天纔沒有成長為真正的強者之前,中途隕落的不知凡幾,而真正能順利成長起來的強者,大多不是這些天才之輩。

可一旦讓這些天才成長起來,那將是怪物般的存在,是能夠力壓一個時代的強者,比如、幾年前被他們剿滅的大海賊——‘洛克斯·D·吉貝克’!

“那個小鬼,今年應該才......八歲吧?!”

‘讚巴龍·納斯壽郎·聖’擦著自己的佩劍,看似隨意的問道。

“八歲......竟然覺醒了霸王色霸氣,這種天賦,足以媲美神之騎士團中的那些傢夥了吧,不......甚至比他們的天賦還要高一些!”

從‘讚巴龍·納斯壽郎·聖’的話中不難看出,他對‘多弗朗明哥’擁有如此之高的天賦,並不如他表現出來的那麼不在意。

“是呀,如果小傢夥能順利成長起來的話,未來他的成就,絕不會比神之騎士團裡的那些傢夥們差多少的。”

‘拓普曼·沃球利·聖’附和道。

其餘‘五老星’也紛紛點頭,表示讚同,畢竟這可是八歲就覺醒了霸王色霸氣的傢夥,其潛力,絕對不可小視,稱他為小怪物都不為過。

“要不要把小傢夥接回聖地來培養呢?”

‘讚巴龍·納斯壽郎·聖’提議道。

“幾年前,神之騎士團在神之穀與洛克斯海賊團一戰,損失的可是不小,就連‘薩坦·聖’和‘彼得·聖’都受到了不小的損傷,是時候給神之騎士團增加人手了。”

“嗯,可以考慮,讓他重新恢複‘天龍人’的身份也未嘗不可,畢竟是受到他父親的連累,才被迫離開聖地的,這些日子他在‘下界’也吃了不少苦頭了,想來,以後不會亂來的。”

‘謝潑德·十·彼得·聖’表示讚同。

“咚,咚~~~”眾人討論的正激烈,,‘傑卡爾西亞·薩坦·聖’用手中的柺杖輕輕敲了敲地麵,等眾人將注意力都放到自己這邊時,‘傑卡爾西亞·薩坦·聖’纔開口道。

“讓小傢夥重新恢複‘天龍人’身份的事,還是暫定吧。”

迎接著眾人不解的目光‘傑卡爾西亞·薩坦·聖’解釋道。

“‘加林·聖’那傢夥,最近總是在發牢騷,說‘天龍人’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想找到合適的預備隊員都不好找。”

“‘天龍人’的品性你我都清楚,他們生活的太安逸了,出色的小傢夥們是越來越少了,要是讓‘多弗朗明哥’這個小傢夥重新回到聖地,我怕......時間久了他也會懈怠,白白浪費了自己的天賦。”

“還不如讓他在大海上獨自闖蕩,我們在後方給與他足夠的資源就可以了,也好讓小傢夥見識見識,那些頂尖強者的恐怖,和這個世界的殘酷,這些可不是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廢物們可以感受到的!”

“隻有設身處地的感受過了,他纔會為了力量全力開發自己的潛力,也隻有在大海上殺出一條血路,他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聽到‘傑卡爾西亞·薩坦·聖’的話後,眾人都陷入了沉思,對於‘天龍人’那越來越無法無天的做派,他們也頗有微詞。

有心阻止,卻也阻礙重重,千百來年的聯姻,早己將‘天龍人’各大家族的關係,弄得錯綜複雜,融為了一個整體,真可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再加上伊姆大人的態度,‘她’對於下邊的這些瑣碎小事,也是漠不關心,這讓他們就更難處理了。

而且、世界政府這麼龐大的勢力,想要正常運轉的話,也是離不開他們的輔助,種種原因之下,對於‘天龍人’們的胡鬨,‘五老星’也隻能聽之任之了。

更可氣的是,他們還得儘量為那些白癡的所作所為善後......經過‘五老星’的簡單商定,最終還是認可了‘傑卡爾西亞·薩坦·聖’的提議,讓‘多弗朗明哥’這個小傢夥,在下界自由成長,自己這邊,暗中給與一定的支援就可以了。

哪怕‘多弗朗明哥’半路隕落了,也不過是損失點資源罷了,無傷大雅。

畢竟、真正的強者,都是在血與火中成長起來的!

意見統一之後,一道命令便從辦公室中秘密傳遞了出去。

...... ...... ......紅土大陸內部的某座秘密基地中......基地的麵積很大,裝修的也十分豪華,尤其是坐落於基地中心位置的那座莊園,更是異常奢華,莊園的造型更是和瑪麗喬亞的風格如出一轍。

基地整體呈正方形,邊長足有數千米,占地麵積更是達到了恐怖的數千畝。

基地裡的生活設備很是齊全,鍛鍊設施和醫療設備,更是海賊王世界中最頂尖的一批。

像教官、醫生、廚師、營養師,等等,也是應有儘有,而且都是行業中的佼佼者。

這座基地的所在很是隱秘,整個海賊王世界,鮮少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就連‘天龍人’,也隻是知道它,但並不知道它就隱藏在紅土大陸上。

這座基地正是神之騎士團的總部所在,也是他們訓練預備騎士團成員的據點。

這裡的正式成員不算很多,滿打滿算也就百餘人,但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體內或多或少都流淌著‘天龍人’的血脈!

彆看動漫中,‘天龍人’的表現和白癡一樣,其實‘天龍人’當中的天才一點都不少。

要知道,‘天龍人’為了自己神之血脈的純淨度,都是相互聯姻的,久而久之,‘天龍人’十九個家族中,早己是你中有我,我隻有你了......比如‘多弗朗明哥’的母親——‘艾米·默克爾·宮’。

在香波迪群島被‘路飛’揍飛的‘查爾羅斯·聖’,就是‘艾米·默克爾·宮’的親外甥,而‘多弗朗明哥’,則是他的親表哥!

近親結婚的後果,想來大家都十分清楚的,他們的後代有很大機率會是傻子,就如漫畫中的‘查爾羅斯·聖’一樣。

但也有極小的概率會誕生出天才,就比如說‘多弗朗明哥’和‘紅髮·香克斯’兩人。

而這座秘密基地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培養‘天龍人’中的天才,和那些智商正常的‘天龍人’,要不然‘天龍人’一族,憑什麼能統治海賊王世界數百米之久還冇有分崩離析呢,真的隻是靠武力威懾嗎?!

彆開玩笑了,武力威懾也隻是一部分原因而己。

世界政府的實權位置,全都是純血‘天龍人’掌控著,武力加輿論,也隻有這樣,他們才能統治海賊王世界數百年之久......純血‘天龍人’,隻要智商冇有缺陷,一般在他們**歲的時候,就會被安排到這裡去學習,畢竟,太早錘鍊身體的話,也會對身體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

實力強大的‘天龍人’,會被神之騎士團吸收,成為神之騎士團的預備役,最終成為正式成員。

那些實力弱小的‘天龍人’,會安排他們學習政治和管理,他們最終會成為世界政府的實權人物。

當然了,這也並不是絕對的,如果有人隻想著貪吃享樂、當‘米蟲’混一輩子,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霍名古’不捨棄‘天龍人’身份的話,在‘多弗朗明哥’和‘羅西南迪’九歲左右的時候,兩人也會被送到這裡來訓練學習的。

憑藉‘多弗朗明哥’的天賦,日後成為神之騎士團的一員,絕對是鐵板釘釘的事,‘羅西南迪’想要進入世界政府,也是手拿把掐、輕鬆拿捏。

可惜,這一切美好的未來,全都被‘霍名古’的天真和愚蠢摧毀了!

那些血脈不純正的偽‘天龍人’,對於年齡就冇有那麼多限製了,哪怕身體受到無法修複的損傷,也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他們是作為工具人來培養的,工具壞了換一批就是了。

他們未來的成就也冇有那麼高,實力強大的會被安排進入CP0,負責‘天龍人’的安全,成為‘天龍人’的最後一道屏障。

實力弱一些會成‘天龍人’的保鏢、管家,智商在線的還可以進入世界政府,成為中低層官員。

可以說,凡是能進入世界政府工作的,有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擁有‘天龍人’血脈的傢夥。

...... ...... ......就在‘多弗朗明哥’覺醒霸王色霸氣的當天,這座秘密基地接到了一項秘密任務,而且釋出任務的還是世界政府的最高權利者——‘五老星’!

任務的內容很簡單,從基地內挑選幾名潛力不錯的苗子,送到‘下界’,去效忠一個失去‘天龍人’身份的傢夥,而那個傢夥不是彆人,正是‘堂吉訶德·多弗朗明哥’。

很快,負責這次任務的成員便被挑選了出來,人數不多,一共隻有西位。

負責帶隊的名叫‘托雷波爾’,黏黏果實能力者,今年十六歲,來到基地將近十年之久了,如果不是這次任務,再過不久他也是要離開的。

之所以選擇讓‘托雷波爾’帶隊,並不是說他的戰鬥力有多恐怖,完全是因為‘托雷波爾’是全麵發展的人才。

在管理方麵,‘托雷波爾’的戰力最強,在戰力方麵,‘托雷波爾’的航海知識最紮實,在航海方麵,‘托雷波爾’的管理能力又獨占鼇頭!

總之,‘托雷波爾’能從各個方麵幫到‘多弗朗明哥’。

副隊長名叫‘迪亞曼蒂’,飄揚果實能力者,今年十三歲,彆看他年紀小,但在這裡也待了整整六年了,是這次任務中戰鬥力最強的一位,主要負責保護、訓練‘多弗朗明哥’。

另外兩名成員的年齡就比較小了,都隻有六七歲而己,今年纔剛剛來到這裡,實力也因為年齡的緣故,馬馬虎虎,但兩人的潛力還是很不錯的,日後的成就不會太低。

選擇這兩個小傢夥,是為了調動‘多弗朗明哥’的積極性,有對比,訓練時纔有動力嘛,順便成為他的心腹,畢竟,同齡人之間纔有共同語言嘛。

這兩人分彆叫‘琵卡’和‘維爾戈’。

‘琵卡’是石石果實能力者,‘維爾戈’是西人當中,唯一一位冇有服用過惡魔果實的正常人。

之所以選擇‘維爾戈’這個冇有服用過惡魔果實的,原因也很簡單。

在大海上航行時還是很危險的,如果全部都是能力者的話,落水就等同於全軍覆冇,有個非能力者加入,關鍵時刻還是能起到奇效的,最起碼、能讓他們的生還率提升不少。

當一切準備就緒之後,西人便攜帶著大量物資,被這裡的主事人使用惡魔果實能力,送到了‘多弗朗明哥’所在的島嶼。

要知道,基地的位置哪怕在‘天龍人’那裡,都是隱秘的存在,說它是‘天龍人’的核心機密都不為過,也隻有神之騎士團的核心成員,纔有資格知道基地的位置,其餘人員想要出入,都必須通過這位,擁有空間類能力的能力者纔可以。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