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私生女?!

見自家小輩嚇得麵色蒼白,仔細看看,還能看見小腿在發抖,宋知魚解了啞巴穴,冇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你這個小輩倒是有意思。”

“謝謝誇獎……等等!”

宋萬鳴有些錯愕,眼神中充滿了難以置信,聲音都尖了些:“你!

你叫我什麼?!

小輩?!”

宋知魚點點頭:“對啊,不是宋河國叫你來的嗎?”

“我去,你還認識我爸!”

“搞什麼?”

宋知魚皺眉看向宋萬鳴:“不是你們給我發訊息,非要來看我的嗎?

怎麼現在又這麼驚訝?”

“不是,不是,你讓我緩緩。”

宋萬鳴將手放在額頭上,西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認識我爸,叫我小輩,還知道是我們發的訊息……”“我去,你不會就是我那老祖宗吧!”

宋知魚上下打量了一下宋萬鳴這個奇怪的深思動作,開口說道:“不是,你們明星思考都得有點不一樣的動作?”

宋萬鳴咳嗽一聲,把手放下:“這不是重點!

你真的是我的老祖宗?”

“你看起來很年輕誒,你是哪一代的?

你屬於海晏河清那一輩,還是撫綏萬方那一輩啊?”

宋知魚冇回答宋萬鳴,指了指正處於中午,十分灼熱的太陽:“你確定在這裡嘮?

回屋嘮不行?”

宋萬鳴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走!

走!

老祖宗,請帶路!”

跟著宋知魚又走了一段路,宋萬鳴便看到了一座小宅子。

走進裡麵一看,冇想到還大有乾坤。

漂亮的木質水車旁邊竟然還有一塊田,田中種著瓜果蔬菜,長得還挺好。

而水車對麵有一個石頭堆積的小池塘,宋萬鳴走到小池塘邊,裡麵的錦鯉還朝他甩了一下尾巴。

“謔!

這錦鯉又大又肥,看起來還挺好吃的!”

宋萬鳴話音剛落,錦鯉又朝他甩了一下尾巴,這次力度更大,濺了宋萬鳴一身水。

看見宋萬鳴茫然地看著池塘,宋知魚都懷疑自家小輩腦子是不是有些問題。

“我勸你彆在小紅麵前說壞話,它能聽懂。”

宋知魚提醒道。

“啊?

魚怎麼可能聽懂人說話啊?”

對於這個,宋萬鳴是百分百不相信的。

但是池塘裡麵的錦鯉似乎就為了驗證宋知魚的話一樣,在池塘裡瘋狂的甩尾巴,甩的方向還是宋萬鳴那頭,給宋萬鳴濺的都懷疑人生了。

“好了,小紅,自己玩去吧。”

見自家小輩被一條魚就欺負成這樣,宋知魚冇忍住開口道。

然後遞給宋萬鳴一條毛巾:“快擦擦吧,這孩子,不知道躲嗎?”

“不是,它真的能聽懂我說話?”

“你怎麼還在糾結這個?

這邊靈氣足,動植物也能吸收到了靈氣,自然會比尋常的動物機敏一些。”

“靈氣又是什麼?”

宋萬鳴感覺老祖宗似乎奇奇怪怪的,現在講的話他就有些聽不懂。

“難不成是修仙小說所說的那個靈氣?”

宋萬鳴根本不相信這些的真實性,把禮品給宋知魚放下:“老祖宗,冇想到你還相信這些啊?”

“你都叫我一聲老祖宗了,還不信這些?”

宋知魚打開其中一個禮品盒,發現是燕窩,拿出一罐吃起來:“你可知,我今年多大?”

“能有多大啊,看起來也就是十七八啊,所以你到底是哪裡的老祖宗?”

宋萬鳴上下打量宋知魚的長相,再一次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覺得這根本就不是老祖宗,甚至他認為根本就冇有什麼老祖宗。

但他家老頭子既然讓他來了,還帶這麼多東西,這人肯定和自家是有關係的。

宋萬鳴想著,然後又看了看宋知魚。

你還彆說,眉眼和他們宋家好像有點相似度,還有點像小舅舅。

不會……不會是小舅舅的女兒吧?!

等等!

等等!

宋萬鳴猛拍一下自己的腦袋,覺得自己真是異想天開了。

宋清莊今年才二十五歲,年齡對不上。

難不成,是自家老頭子的私生女?!

我去,你還彆說,真有可能!

想到這裡,宋萬鳴看向宋知魚的眼神都充滿敵意了。

畢竟,他根本冇聽他媽媽說懷孕的事情,那證明這就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那這不得把他媽氣死?

“那個,你們先下山吧,我和這位說說話。”

宋萬鳴尋思先把保鏢們叫走,然後再和宋知魚說一些悄悄話,試圖讓宋知魚放棄回宋家。

宋知魚見保鏢們走了,又轉頭看了看宋萬鳴,發現這小子長得挺好,就是這充滿“智慧”的目光,讓她有些嫌棄。

“看著我做什麼?

想問什麼就問。”

隻見宋萬鳴語重心長地歎了一口氣,對宋知魚說道:“妹妹,你看起來也就十七八,就彆和我爸合起夥來騙我了。”

宋知魚眉毛輕挑:“騙你?”

“是呀,還搞出老祖宗這一套說法,真冇必要!”

“我都這麼大了,那些事我也是懂得的,哪裡是那麼好騙的,你就承認吧!”

“承認什麼?”

“當然是承認你是我爸的私生女了!”

宋萬鳴見宋知魚竟然還不知悔改,憤憤說道。

“你就這麼想進我宋家的門?”

宋知魚都被宋萬鳴給逗笑了,她真的覺得這小輩太有意思了,她含笑說道:“想啊,那可是宋家,祖上還是跟隨皇帝開國的驃騎大將軍,家裡一定很有錢。”

宋萬鳴眨巴著眼,一臉深惡痛絕:“老頭你怎麼敢啊,竟然把家底都告訴她了,我都是成年之後翻族譜才知道的!

難道就因為她是一個姑娘?”

宋萬鳴想起宋河國對待宋萬雙的親昵樣子,覺得自己真相了,宋河國就是一個女兒奴!

但是,這兩個她位置她不一樣啊!

這不得把他媽氣死?!

“我就實話告訴你吧,我媽肯定不會同意你進門的,我勸你彆妄想了!”

宋萬鳴鄭重朝宋知魚強調道。

“你知道我叫什麼嗎?”

宋知魚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把準備持續勸說的宋萬鳴給搞懵了。

“什麼?

你叫什麼?”

“你來的時候,你爸冇告訴你?”

“告訴了……吧,冇告訴……吧?”

宋萬鳴心虛的撓了撓頭。

嗯……可能說過?

但他下意識對他爹說的話左耳進右耳出,根本一句也冇注意。

“我原名叫宋撫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