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少年

阿蠻己經跪在那裡許久,卻遲遲未見師父開口說話,心中不禁大為驚駭。

她並不是害怕受罰,而是極度擔憂宮遠徵會因此對自己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