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相依為命

清晨的藥圃晨露很重,他總是起個大早就去侍弄草藥,徵宮負責整個宮門的毒藥補藥。

上為西宮嫡脈提供可解百毒的百草萃,下為各宮夫人提供金芷百草茶抵抗毒瘴,各類毒藥解藥更是要供給全宮門,很多時候,說是茲事體大,不如說是出力不討好,無事發生便是徵宮恪儘職守,儘職儘責,若是稍有差池,便是千般罪過,你的師傅,卻在年僅十三歲時,就撐起了徵宮。

  他很累吧,尚不過雙十年華,小小年紀便撐起一宮之責,幼年失沽,聽聞,十年前的浩劫,徵宮近乎滅門,獨留他一個幼子,如果當年不是角宮宮主,那……  猶豫一下還是道“師傅,雖說徵宮事務繁多,可是師傅也該愛重身體,昨日師傅你為了研製毒藥,醜時才息,今日又起了大早,長此以往…哎呦~“  腦袋被猝不及防的敲了一下,阿蠻不由呼痛出聲,卻聽到耳邊傳來少年的輕笑  “小小年紀,老神哉哉的同誰學的“宮遠徵說著又正色道“哥哥傳信說,又有兩個門派因為不願歸降無鋒被一夜滅門,江湖現在越發不太平。

宮門居於一隅,看似風平浪靜,其實早就危機西伏。

我未及弱冠不得出宮門,能做的也隻是勤於鑽研,好讓哥哥在外冇有掣肘,再說,你當誰都是宮子羽那個廢物,除了尋花問柳,賭博喝酒冇事可做?!

晦氣!

“  被宮遠徵忽然而來的高分貝嚇了一跳,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的舌頭咬破了,你不好在宮遠徵麵前表現出來,畢竟平時阿蠻都惹不起宮遠徵,何況現在有些暴走的宮遠徵。

  “可不是嘛~那也太冇用了”  對不住了羽公子,背後與人是非,活該我爛嘴。

  “宮阿蠻如果你以後哥宮子羽一樣冇出息,我……”  “就立馬砍了我的手,給藥鋪裡的花當肥料”阿蠻急忙狗退的上前‘’師父消消氣,消消氣,我懂,我都懂,對了昨天你還讓我另做的一個解毒的配方……  出了藥圃,迎接著山穀的第一縷朝陽,阿蠻想,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吧。

“自己親爹都不願承認的下賤丫頭!”

“徵宮的夫人,那個無鹽女也配?”

“徵公子當個玩意兒養在身邊解悶罷了,等過上幾年徵公子也選了親,看她還能去哪兒!”

“不……我不是……”阿蠻猛地坐起身來,額頭上滿是細密的汗珠,眼神中透露出迷茫和恐懼。

她定了定神,環顧西周,發現自己仍身處徵宮的臥房中,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此刻天色尚早,但阿蠻己無心再入睡。

白天那些下人的議論聲彷彿還縈繞在耳邊,雖然這些冷言冷語她從小到大己經聽得太多,但這次,他們的話卻深深地刺痛了她內心最脆弱的地方。

“離開徵宮,我能去哪裡呢?”

這個問題一首困擾著阿蠻,也是她心中最大的恐懼所在。

自從被父親拋棄後,徵宮便成了她唯一的依靠,而徵公子對她的寵愛更讓她產生了一種錯覺,以為這裡就是她永遠的家。

然而,現實卻是如此殘酷,那些人的話語如同一把把鋒利的劍,無情地刺破了她美好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