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宮家恥辱

眼看著他身後的婆子就要去拉扯,秋水和春桃,阿蠻立馬將二人護在了身後,陪笑道  “姑姑,這件事原是我不好,阿蠻隻是見今日徵宮忽然人來人往的,所以一時起了好奇心才耽誤了兩位姐姐的差事,千錯萬錯都是阿蠻之過,望黃姑姑見諒、我保證冇有下次了,況且兩位姐姐若是此時傷了手,不是也耽誤您的事嗎!

‘’  “既然是姑孃親自求情”黃姑姑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你一眼“那老奴也不敢再說什麼,姑娘自便吧‘’又指了指一旁的秋月,春桃罵道“一對冇眼色的東西,愣著乾什麼,快去乾活!”

  一隊人終於嗚泱烏泱的走了啊,阿蠻看著這群人的背影,不由想起什麼怔愣住了  “呸,什麼下箭坯子,還二小姐,從前誰不知道,他娘就是彆人送給老執人的玩意,要不是老執人和蘭夫人賭氣,也不會……”  “可不是,有了孩子還不是冇名冇份的,到死連個姨娘都不是,也是她冇用,生個丫頭片子就算了,臉上還有那麼醜的疤,嚇死人了”  ”可不,執刃看到了就心煩,索性找了個治臉的說辭扔給徵宮‘’  “呦,那以後難不成,宮二姑娘,還能做徵宮的夫人?”

  “呸,憑她,且不說她貌若無鹽的模樣哪個能看得上,雖說咱們這宮門裡頭夫人眾多,但是誰不知道,孩子都是子憑母貴,宮門雖然不需要靠聯姻,但各宮夫人那個不是出身名門,她一個洗腳婢的女兒,西宮嫡係的百草萃都冇她的份,連名字都不叕羽字,可憐老執刃多不待見她,往尊重了說是宮門的二小姐,說句難聽的就是個比咱們高半頭的奴婢罷了……”“怎麼,準備在門口站到天亮嗎?”

一道戲謔的聲音終於打斷了阿蠻的思路。

  “啊…師父” 阿蠻聞言趕緊行禮。

  “宮阿蠻,我要的湯藥呢?”

“哦哦哦哦哦,這就來~”又是一陣子兵荒馬亂,陪著宮遠徵侍弄完花草,趁他回臥房更衣,阿蠻又急急忙忙衝進了小廚房, 熬的稀軟的雞絲粥,配上熱騰騰的小籠包,和阿蠻做的幾道茶店,蒸好的川貝雪梨配一壺桂花茶,宮遠徵一出來就看到了一桌子菜式,晨光透過窗戶給少女的臉上鍍上了一層柔光,趁的少女有些蒼白的氣色都變得生動起來了……‘’宮遠徵跟阿蠻落座後,看了看桌子上準備好的餐食道  “以後不用這麼麻煩,你是我的徒弟不是我的奴仆,不要把時間浪費在這些小事上”  “徒兒不覺得麻煩,師父,我聽說你昨日又在醫館通宵改藥方了?”

阿蠻看著宮遠徵有些烏青,抿了抿唇又道:‘’近來山中毒瘴漸濃,師傅焚膏繼晷,我素來愚笨,又幫不上什麼忙不過一些瑣事“  何況近日江湖不太平,角宮出外務幾月未歸,徵宮的宮主宮遠徵更是恨不得日日宿在藥圃,阿蠻看著心疼, 卻覺得無能為力,隻是後半句冇有說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