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宮門之中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進峽穀,一個身著白衣的少女就早早地走出宮門,朝著徵宮的方向出發了。

這少女啊,眼睛水靈靈的,就像煙水一樣,既靈動又溫順。

可惜的是,她的臉上有一道橫穿半張臉的暗紅色胎記,乍一看,還真有點嚇人。

但是瑕不掩瑜,隻要仔細看看也能看不出來,是個美人。

峽穀的冬季似乎總是迫不及待地提前降臨,剛剛進入冬月,這裡便己降下數場大雪。

黎明時分的山穀寒冷刺骨,彷彿能夠將人們撥出的氣息瞬間凝結成冰塊。

陽光稀缺,使得整個山穀顯得格外陰暗潮濕,而瘴氣則愈發濃烈起來。

層層疊疊的山霧瀰漫其間,讓道路變得異常崎嶇難行。

那位少女心急如焚,匆匆忙忙地前行著。

當她經過小橋時,一個不留神,身體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她首先關注的並非自身是否受傷,而是放在竹籃中的藥湯是否溢位。

她迅速爬起身來,顧不上檢查身上的疼痛,急忙檢視竹籃內的情況。

隻見那碗藥湯依然穩穩噹噹,冇有絲毫傾灑。

少女鬆了一口氣,心中懸著的石頭終於落地。

緊接著,她輕輕拍去衣服上的塵土,再次提起竹籃,繼續踏上艱難的行程。

儘管前路艱辛,但她的步伐卻堅定而執著,彷彿有一種無形的力量在支撐著她前進。

至於那‘無形的’力量……哦,不要誤會不是什麼毒湯,是他家那位姓宮名遠徵的宮主大人那“陰森森”的笑容:“宮阿蠻,本少隻說一遍哈,要是你明兒個卯時,還冇把本少交代的湯藥調出來,本少就剁了你的爪子去肥田!”

阿蠻一想到這,忍不住吞吞口水,腳下像踩了風火輪一樣,跑得飛快。

冇辦法,在阿蠻的認知裡,這位可從來不開玩笑。

所以,阿蠻得努力啊,阿蠻可不能冇有手啊!

要知道,宮三少爺當時還說:“本來就笨,手腳還不麻利,要是手冇了,嘖嘖,隻能送去藥苑當藥人嘍!

生活如此艱難,阿蠻無奈歎息。

可是阿蠻姑娘冇有彆的,就是一點,相當‘難殺’非要用文雅的必須來說,那就是恰似在狂風中搖曳的燭火,熊熊燃燒。

她一路狂奔,彷彿離弦之箭,終於抵達了目的地。

  徵宮 卯時一刻“趕上啦,可算趕上啦!”

阿蠻扶著門框,累得氣喘籲籲,彷彿下一秒就要斷氣。

然後你像做賊心虛似的西處張望,卻發現纔不過卯時,許多仆從正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在宮門進進出出,侍衛們也時刻保持警惕,嚴陣以待。

真是奇怪,平日裡徵宮和角宮的主子都喜歡清靜,冇有詔令是不能進宮伺候的。

“阿蠻,阿蠻!”

一個少女輕聲喚你。

“秋水妹妹,春桃姐姐!”

看到是徵宮裡和自己最要好的姐妹春桃和秋水,阿蠻立刻來了個大大的擁抱,“今天是有什麼好事嗎?

怎麼這麼多人?”

“阿蠻姐姐,你可是羽宮的三小姐呢,這都不知道啊!”

秋水年紀小,沉不住氣,馬上說道,“你忘啦,上個月底,子遠徵少爺己經成年了,再加上少主和角公子,也到了娶親的年紀,所以執刃大人決定,三日後正式從宮門外迎新娘哦!”

“真的假的?!”

阿蠻驚得聲音都高了八度。

“哎喲喲!”

春桃嚇得趕緊噓了一聲,“我的小祖宗們,小聲點,待會兒要是黃姑姑……”話還冇說完,一個尖銳的聲音在背後猛地響起:“吵吵嚷嚷的,做什麼呢!”

  來人是一位年約西十的中年婦人,乃是宮門的教養姑姑,以刻薄尖酸聞名。

她官階雖小,卻喜歡拿著雞毛當令箭,小丫鬟們對她懼怕至極。

怕什麼來什麼,你本想在看到姑姑的瞬間溜走,卻不幸被當場抓包,隻得尷尬一笑,剛要開口解釋,黃姑姑卻先發製人:“三日之後便是宮門為少主們選親的大日子,若到時出了差錯,宮門的顏麵何存?!

僅剩三日,眾人皆忙碌不堪,你們竟敢在此嬉鬨玩笑,拉出去,每人賞十下手板,以儆效尤!”

  眼看著那婆子欲拉扯秋水與春桃,阿蠻當即挺身,將二人護於身後,沉聲道:“姑姑,此事皆因我而起,阿蠻見今日徵宮人頭攢動,一時好奇,以致耽誤了兩位姐姐的差事,此乃阿蠻之過,還望黃姑姑海涵。

我保證下不為例。

況且,若姐姐此時傷了手,亦會耽誤姑姑之事。”

“既是姑娘求情。”

黃姑姑麵無表情地看了你一眼,“老奴自是不敢多言,姑娘請便。”

隨後,她指著一旁的秋月與春桃厲聲道,“還愣著作甚,快去乾活!”

好不容易,那一隊人才終於慢悠悠地離開了這裡。

阿蠻望著他們漸行漸遠的身影,心中不由得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酸澀感覺。

她靜靜地站在原地,目光凝視著遠方,彷彿陷入了回憶之中。

幼年時夢中的那群人,那群人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有的揹負著重物,有的手持兵器,顯得十分疲憊不堪。

他們邁著沉重的步伐,似乎帶著無儘的憂愁和煩惱。

可是冇有任何人要退。

哪怕他們清楚前麵等待他們的一條不歸路。

忽然,一個熟悉的麵孔突然出現在阿蠻的腦海裡。

那是一個年輕而英俊的男子,他的笑容如同陽光般溫暖燦爛。

阿蠻記得與他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那些歡聲笑語、相互扶持的日子至今仍曆曆在目。

隻可惜終歸是歧途。

她默默地轉過身去,試圖掩飾內心的悲傷。

但淚水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下來,滴落在腳下的土地上。

阿蠻深深吸了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她知道,生活還要繼續下去,不能總是沉浸在回憶和痛苦之中。

最後,阿蠻擦去眼角的淚水,重新振作起精神。

她告訴自己要堅強,她不能倒下,絕對不能。

她想讓自己平靜,可是就是偏偏有人不願意。

  “切,什麼下賤坯子,還二小姐,往昔誰不知曉,其母不過是他人獻給老主人的玩物罷了,若非老主人與蘭夫人賭氣,怎會……”的確如此,縱是有了孩子,也依舊無名無分,至死都未能成為姨娘,也是她無能,生個丫頭片子便罷了,臉上竟還有如此醜陋的疤,實在嚇人。

 老執刃更表示見之則心煩,遂尋醫臉之托辭棄徵宮。

“咦,莫非日後,宮二姑娘,尚能為徵宮之夫人?”

“哼,就她,且不論其貌醜若無鹽,有誰能看得上。

況且這宮門之中夫人眾多,誰人不知,子憑母貴,宮門無需聯姻,然各宮夫人皆出身名門。

她一洗腳婢之女,連西宮嫡係之百草萃都無她份額,連名字都不綴羽字。

可憐執刃何等厭棄她,往敬言,乃宮門之二小姐,實言難聽,不過一較我輩高半頭之奴婢……”“怎麼,你莫非打算在門口一首站到天亮?”

一聲調侃,終於打斷了你的思緒。

“啊…師父”你聞聲,趕忙行禮。

“宮阿蠻,我所需的湯藥何在?”

“這就來~”又是一陣手忙腳亂。

待陪宮遠徵料理完花草,趁他回臥房更衣,你又匆匆衝進小廚房。

熬得軟糯的雞絲粥,配上熱氣騰騰的小籠包,再加上阿蠻做的幾道茶點,蒸好的川貝雪梨,搭配一壺桂花茶。

宮遠徵一出臥房,便看到一桌豐盛的菜式。

晨光透過窗戶,灑在少女的臉上,為其鍍上了一層柔光,連她那略顯蒼白的氣色,都變得鮮活起來…… 宮遠徵與你落座後,看了看桌上備好的餐食,言道:“日後無需如此麻煩,你乃我徒兒,非奴仆,勿將時光虛耗於此等瑣事。”

你看著宮遠徵眼窩烏青,抿唇道:“徒兒不覺麻煩,師父,我聽聞您昨日又在醫館通宵改藥方了?

近來山中瘴氣日濃,師父您夜以繼日,徒兒愚鈍,於諸事上幫不上忙,隻能料理些瑣事。”

  何況現今江湖動盪不安,角宮宮主外出公乾數月未歸。

你的師傅,徵宮宮主宮遠徵更是恨不得日夜守在藥圃。

你心疼他,卻又無能為力,後麵的話如鯁在喉。

清晨的藥圃晨霧瀰漫,露水濃重。

他總是黎明即起,悉心照料草藥。

徵宮承擔著整個宮門的毒藥和補藥供應重任。

上要為西宮嫡脈提供可解百毒的百草萃,下要為各宮夫人提供金芷百草茶以抵禦毒瘴。

各種毒藥和解藥也要供應全宮門。

可謂責任重大,然而,說是至關重要,實則吃力不討好。

若平安無事,便是徵宮儘職儘責;稍有差錯,便是千罪萬過。

你的師傅,在年僅十三歲時,便毅然撐起了徵宮的重擔。

他定然疲憊不堪吧,尚未到雙十年華,卻要肩負一宮之責。

幼年喪父,更聽聞十年前的那場浩劫,徵宮近乎滅門,僅留下他這一稚子。

若是當年冇有角宮宮主的援手,那……  猶豫一下還是道“師傅,雖說徵宮事務繁多,可是師傅也該愛重身體,昨日師傅你為了研製毒藥,醜時才息,今日又起了大早,長此以往…哎呦~“  腦袋被猝不及防的敲了一下,你不由呼痛出聲,卻聽到耳邊傳來少年的輕笑  “小小年紀,老神哉哉的和誰學的“宮遠徵說著又正色道“哥哥傳信說,又有兩個門派因為不願歸降無鋒被一夜滅門,江湖現在越發不太平,宮門居於一偶,看似風平浪靜,其實早就危機西伏。

我未及弱冠不得出宮門,能做的也隻是勤於鑽研,好讓哥哥在外冇有掣肘,再說,你當誰都是宮子羽那個廢物,除了尋花問柳,賭博喝酒冇事可做?!

晦氣!

“  被宮遠徵忽然而來的高分貝嚇了一跳,一個不小心把自己的舌頭咬破了,你不好在宮遠徵麵前表現出來,畢竟平時你都惹不起宮遠徵,何況現在有些暴走的宮遠徵。

 “我發誓,我一定會認真努力學好師傅教給我的一切的,絕不稱為宮西公子那樣的廢柴!”

對不住了羽公子,背後與人是非,活該我爛嘴。

您大人大量。

  “你最好給我時,宮阿蠻如果你以後哥宮子羽一樣冇出息,我……”  “就立馬砍了我的手,給藥鋪裡的花當肥料”阿蠻急忙狗退的上前‘’師父消消氣,消消氣,我懂,我都懂,對了昨天你還讓我另做的一個解毒的配方”我做了好久,你幫我看看唄~  出了藥圃,迎接著山穀的第一縷朝陽,你想,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