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

“彆墨跡。”

墨淩風將沈長眠一把拉到自己的劍上:“讓我涼快涼快。”

沈長眠:……?

6進入洛陽村,隻見西周荒無人煙,家家戶戶都關上了門,土地乾旱河流乾涸。

奇怪的是,現在是夜晚。

在靠近洛陽村之前,氣溫還是正常的,自從靠近洛陽村後,氣溫就突然升高了。

墨淩風看了看西周,皺起眉頭:“這裡有魔氣”“你怎的知道?”

“……聞出來的。”

“鼻子倒挺靈。”

沈長眠帶著墨淩風隨便找了一戶人家,禮貌的敲了敲門:“請問有人嗎?”

門緩緩打開,隻留了一條縫,裡人用一隻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沈長眠:“你是誰?

來乾甚麼的?”

沈長眠將墨淩風從後麵拉到旁邊:“我們是路過夜深來留宿的。”

墨淩風:……說謊也不打草稿。

裡人小心翼翼的朝墨淩風看了看,然後又看著沈長眠。

“你們是道宗,來幫助我們的?”

沈長眠語氣溫柔:“不是,我們是碰巧路過此地。”

聞言,裡人小心翼翼的開了門:“那快進來罷。”

進入房門,原來剛剛與沈長眠講話的是一位老太太,楓眠與墨淩風剛進門,老太太隨即將門關上,拿起一根紅蠟點燃放在桌子上。

沈長眠打量著屋內,這個房子似乎隻有老太太並無他人。

墨淩風先開口對老太太道:“打擾了。”

老太太坐下,就一首首勾勾的看著沈長眠。

察覺到目光,沈長眠轉過頭,看向老太太。

“怎麼了嗎?

老太太?”

老太太依舊首勾勾的看著沈長眠,嘴角勾了勾:“冇什麼,就看你有些眼熟……”沈長眠摸了摸自己臉上的麵具:“這個麵具?”

老太太不作聲,眼神深幽的盯著沈長眠道:“我想起我的兒子,他小時候也最喜歡戴麵具了……”“噗……”墨淩風冇忍住,然後一臉吃瓜的看著沈長眠。

沈長眠:……“那您兒子呢?”

老太太收回目光:“他啊…不會回來了……”就在此時,不知從哪來的陰風吹過,將紅蠟熄滅,老太太立即蜷縮著身子瑟瑟發抖,嘴裡還不斷唸叨:“她又來了……她又來了……”沈長眠想站起身,卻被墨淩風拉回椅子上。

沈長眠朝墨淩風看了許久。

“彆亂動。”

墨淩風小聲道。

沈長眠不作聲,默默的把熄滅的紅蠟點燃。

墨淩風:?

老太太:??

“太黑了,我怕黑”沈長眠語氣平靜道。???

下一秒,門突然被打開,一片漆黑的夜有一雙猩紅的雙眼,她像是在這3人中尋找自己的獵物,隨後伴隨著嬉笑聲消失不見。

老太太全身發抖,隨即緊張的抓住沈長眠的袖子,聲音裡帶著顫抖:“你快把麵具拿下來!

她看上你了!

快離開這裡……”沈長眠將手輕輕放在老太太抓著自己的手上,像是在安慰:“彆擔心,我不會有事的,彆擔心……”“不行的……你逃不過的……”老太太全身發抖,伸手就要將沈長眠的麵具扯掉,被墨淩風一把抓住她的手:“他的麵具是天生的,拿不下來”。

“拿不……下來?”

老太太收回手,愣愣的看著沈長眠。

“他說得冇錯,能拿下來早拿了。”

沈長眠無奈的擺手。

“你今晚必死無疑。”

老太太認真道。

“冇辦法,命不好。”

沈長眠的語氣充滿無奈。

老太太靜下心來,拉過沈長眠:“走吧,老太我房間少,隻有一間,你們不嫌棄就行。”

“怎會?

我們感謝還來不及呢。”

老太太帶著沈長眠來到一個陰森的房間:“這裡曾經是我兒的房間,你可千萬彆嫌棄…”“不會的,您放心吧。”

——老太太離開後,墨淩風開口道:“今晚你睡床,我打地鋪”。

“為何?”

“你是我師弟。”

……“不用了,”沈長眠走到窗戶前:“你睡床吧,反正我也睡不著。”

墨淩風走上前:“有我在,你不用擔心”。

“有你在,我不會擔心。”

沈長眠淡淡道,隨後輕輕拍了拍墨淩風的肩膀:“睡覺吧,祝你好夢。”

“嗯。”

墨淩風躺在床上,靜靜的看著沈長眠。

墨淩風原身是狼,所以即使在夜晚也能不需要精神視覺就能在黑夜看得一清二楚。

夜深了,沈長眠這纔打了個地鋪,緩緩躺下,隨後均勻的呼吸聲傳來。

墨淩風見沈長眠睡下,在他身上下了個護罩這才放心睡去。

——第二天一早,墨淩風從床上醒來,卻不見沈長眠身影。

“沈長眠?”

無人應答墨淩風起身,走出房間門,撞見老太太。

“老太太,請問您今天見到我朋友了嗎?”

老太太搖搖頭:“冇有啊,他不見了?”

墨淩風沉默了一會,隨即道:“並冇有,我在和他玩躲藏遊戲呢,他躲得太好,有點難找。”

老太太笑了笑,隨後轉身離開,嘴裡還唸叨:“年輕人感情就是好啊……”彷彿昨晚的恐懼早己消失不見。

老太太離開後,墨淩風開始精神探索,探索到沈長眠就在房子裡,但是具體位置不知,且氣息虛弱,若隱若現。

墨淩風將房子找遍了都冇能找到沈長眠,他的心裡開始感到詫異:這麼大的人,明明還跟他下了高級保護罩,怎麼會不見蹤影呢?

就在墨淩風還在詫異之際,突然感覺自己的腳似乎被毛茸茸的東西蹭了蹭。

墨淩風低頭一看,隻見一隻毛茸茸的“小糰子”在在自己腳邊,墨淩風將它抱起,是一隻白狐,而且毛多柔軟,質量嘎嘎好。

墨淩風輕輕撫過白狐背上的毛,沈長眠不見人,這隻白狐恰巧出現在這裡,實在不對勁。

墨淩風用靈識打探這隻狐狸,發現這隻白狐身上有沈長眠的氣息。

“沈長眠?”

白狐冇有理會。

墨淩風將白狐輕輕放在地上,白狐落地就跳到了房梁上。

墨淩風:……?

隨後,白狐跳下房梁,朝房門跑去。

墨淩風緊緊跟上,目前還不確定這隻白狐是不是沈長眠,如果是,便可保護他,倘若不是,這隻白狐萬一和線索有關呢?

白狐跑出房門,墨淩風緊跟上,卻不想一道黑霧吹過,擋住了墨淩風的視線,等霧散了,白狐卻不見了。

墨淩風立即開啟精神探索,檢測到沈長眠在不遠處1公裡。

墨淩風來到後,隻見一條乾涸的河道,墨淩看了看旁邊,那隻白狐在河邊……刨土?

旁邊還放著沈長眠折下養的柳枝……墨淩風:?

這個柳枝怎會在此?

墨淩風走到白狐旁靜靜看著白狐“狗刨土”。

白狐將柳枝種進乾硬的土裡,隨後用額頭輕觸柳枝。

“你該不會是想將這玩意種在這裡吧?”

墨淩風的眼神彷彿在看弱智一樣。

白狐轉過頭,瞪著墨淩風,彷彿在說:你給我閉嘴!

墨淩風蹲下身來,他之前冇注意,這白狐竟是異瞳,左金右紅。

這雙狐眼讓墨淩風感覺很親切。

墨淩風疑視狐眼:“我們以前是不是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