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遇沈長眠

某宗門,幾個弟子坐在小凳子上,快樂的討論著今天的八卦。

他們的衣服上都有月牙,一些的月牙是青色的,一些衣服上的月牙是藍色的,衣服上的月牙,標誌著他們是落錫宗的弟子。

落錫宗,第二大宗門。

弟子衣服上的月牙顏色標誌著他們的身份:落錫宗內弟子分類分彆為:外門→內門→親傳。

外門弟子衣服上的月牙為青色;內門弟子衣服上的月牙為藍色;親傳弟子衣服上的月牙為紅色。

落錫宗的外門弟子數不勝數,內門弟子有10個,而親傳弟子隻有1個。

其中一個弟子甲神神秘秘的笑道:“哎!

你們聽說了嗎?

親傳弟子墨淩風前幾日下山除妖,昨日帶了個陌生男子回來!”

乙:“聽說了!

據說那個男子還是被墨淩風抱回來的!”

丙:“對啊!

聽聞那個男子當時身負重傷,渾身是血,極其虛弱!”

丁:“我的天!

傳聞墨淩風不是有潔癖嗎?

怎麼可能會帶一個陌生男子回來?

這還是那位冰冷的冰塊親傳嗎?”

乙:“誰知道呢?

聽聞那個男子當時臉上還戴著一個麵具,不管怎麼拿都拿不下來!”

丁:“那個麵具長啥樣啊?”

乙:“也就一白色麵具,上麵的眼睛紋路是閉上的”丙:“問題來了,既然麵具的眼都冇開,那那個男子是怎麼看東西的?”

全場安靜了。

突然一個弟子大笑:“哈哈哈!

那男的該不會是看不見,然後被妖襲擊,碰巧遇到墨淩風,被墨淩風所救了吧?”

眾人思考了一下,紛紛點頭:“這樣也就說得通了。”

其中一個女弟子感歎:“那他運氣可真好,遇到了墨師兄。”

然後又歎了口氣:“唉……我怎麼就冇這麼好的命呢?”

其餘女弟子也紛紛歎氣。

“你們在聊什麼呢?”

一個溫柔的男性聲音出現在眾人後。

其中一個內門女弟子答道:“在聊墨師兄呢,”隨即朝聲音的方向看去:“你要不要一起……來……師尊好!”

眾人聽見聲音後,也紛紛朝男人看去,然後慌忙的向男人鞠躬:師尊/長老好!

“嗯”。

男人溫柔的笑了笑,隨即臉黑了下來:“這麼積極聊八卦,平時練功都冇見你們這麼積極。”

眾弟子慌張道:弟子不敢。

男人又溫柔的笑了笑,溫柔的笑容裡透露著危險的氣息:“這麼喜歡你們墨師兄啊?

與其在這裡悠閒的聊天還不如趕緊修煉,爭取趕上你們墨師兄。”

眾弟子內心慌極了:(師尊/長老,您開玩笑也不看看事實,我們什麼修為?

墨師兄什麼修為?

這是能比的嗎?!

)隻見男人溫柔的聲音再次響起:“還愣著乾什麼?

還不快去修煉?

難道要我請你們去嗎?”

眾弟子連忙慌張擺手:“不用了師尊/長老!

我們這就去修煉!”

說著,一群人拿起自己的小凳子,一溜煙的跑了。

男人看著他們慌張跑開的背影,笑了笑:“一群小廢物。”

此人為落錫宗大長老:柳葉青。

喜歡玩扇子,一般都是笑得很溫柔,但有時候也不難看出他笑裡藏刀,令人不寒而栗。

就比如剛剛麵對眾弟子的溫柔笑容。

這個大陸名為混元大陸,據說這個大陸建立時因是混元時期,所以叫混元大陸。

混元大陸有很多修仙者,修仙的排類依次為:築基期(1~3級)、結丹期(1~5級)、中丹期(1~5級)、金丹期(1~10級)、元嬰期(1~10級)、化神期(1~20級)。

而這些排類又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每修煉到達所等級即升一級,比如:築基初期突破3級可升為築基中期修仙者修為越強,即可長壽,若修煉不當,則會入魔。

而柳葉青就是元嬰期5級;墨淩風金丹期後期3級。

柳葉青剛剛也聽見了一些關於墨淩風的八卦,他不禁想起10年前,一天夜裡,掌門抱著一個大約14歲的孩子進了宗門,火急火燎的去到他的宮殿找他,因為他會醫術,掌門想讓他救一救那孩子 。

掌門告訴他,這孩子是他下山路過森林看見的,當時這孩子渾身是血……他看了看那孩子,身上有很多傷,就像是從高處墜落下來一樣。

再加上那時下著暴雨,還打著雷,這孩子估計是淋了雨又受了重傷,所以發高燒了。

他給孩子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告訴大師兄這孩子估計不簡單,孩子身上的血大多不是他自己的,而且這孩子脖子上有一條護項鍊,似乎是保護符,幸好有這護身符加身,孩子隻是擦傷和一些輕微的刮傷,要是冇有這條護身符的話,他指定活不過今晚。

掌門看著孩子脖子上的護身符,表示自己在抱起他時就發現了這符,上麵似乎還蘊藏著一縷……神力?

他看著孩子毛茸茸的狼耳朵,笑了笑:“說不定是隻神獸呢,可得好生養著……”墨淩風恢複後,柳葉青和掌門問了他一些問題,得到的是:這孩子隻知道自己的姓名,其他的都不記得了。

後來這個孩子成了掌門第一個弟子,時間久了,這孩子傷勢好了,耳朵和尾巴也就可以收回去了,掌門這才放心再納弟子。

事到如今,墨淩風己經24歲了。

墨淩風一首都是沉默寡言,給人氣場很冷,還有很嚴重的潔癖症,被妖碰一下,他都會黑下臉來,把那妖物斷殺掉,回去還把那件衣服燒掉了。

但是他的天賦很好,隻用了短短10年時間,修為便升到了元嬰2級,劍法也是十分的 good.不過後來他修煉的速度越來越慢,不過也很正常,畢竟等級越高修煉越困難。

柳葉青自己也感到很詫異,墨淩風是誰?

一個沉默寡言,對誰都是一種給人冰塊的感覺,而且還嚴重潔癖。

居然會帶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回來,還是抱著的!

更何況那男子來路不明……想到這,柳葉青快步的朝墨淩風的住處走去,碰巧遇到掌門。

“掌門?

你怎麼在這?”

“聽聞愛徒昨日帶了一名男子回來,特來看看。

你呢?”

“好巧啊掌門!

我也是。”

“嗯。”

就這樣,兩人朝墨淩風的住處走去,一路上柳葉青打量著雲清時,雲清時忍不住道:“有事?”

“掌門,我最近發現了一個問題。”

“說。”

“就是…你和墨淩風越來越像了哎!”

雲清時來了興致:“此話怎講?”

柳葉青笑道:“你們的氣場越來越相似了!

給人一種冰塊的感覺哈哈哈哈哈!”

雲清時:……雲清時黑著臉,加快了腳步。

柳葉青在後麵跟著:“哎!

掌門你等等我!”

——來到墨淩風的住處後,隻見墨淩風在認真練劍,看見兩人來後,走上前,恭敬行禮:“弟子墨淩風見過師尊大長老。”

“嗯。

聽聞你昨日帶回了一名男子?”

雲清時淡淡道。

“是的師尊。”

“為師與大長老可否瞧上一瞧?”

“好的,這邊請。”

說著,墨淩風便帶兩人來到書房三樓。

隻見一個戴著麵具的白衣男子,站在書架之間,似乎在翻找什麼書籍。

柳葉青看著麵具男子衣服上的紅色月牙愣了愣,隨即對墨跡風緩緩道:“……你把你的衣服給他穿了?”

墨淩風淡淡道:“嗯。

有問題嗎?”

柳葉青有些不可置信:“……你被奪舍了?!”

墨淩風:……隻見墨淩風對專注找書的男子輕輕咳了兩下,麵具男子緩緩轉過頭,看見是墨淩風後將書放了回去:“你來啦!”

“嗯。”

墨淩風示意麪具男子過來,隨即向他介紹兩人:“這是我師尊,是落錫宗掌門;這是大長老”“對了”墨淩風又道:“昨日冇來得及問你名字。”

麵具男子“笑”了“笑”,隨後恭敬的鞠躬道::“恩人好,我名為沈長眠,是一名散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