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重生歸來,我成了閨女的兒子

郝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喝醉酒的人就是自己的女兒郝星月!

他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不是重生在18年後,而是穿越到了平行世界。

不然怎麼解釋,僅僅過了18年,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不管如何!

郝也決定,必須要進入天樞學院,照這麼發展下去,自己的蠢蛋女兒,真的就把天樞學院搞冇了!

這可是他父親和他的心血啊,敗家女兒!

郝也往前靠近,朗聲道:“郝星月,我要報名天樞學院!”

莊少強盯著眼前這個一口一個“郝星月”的少年,良久才意識到他原來是來報名的學生。

立馬又恢複了師長的姿態,“你纔多大,首呼院長大名!

你要加入……”郝星月靠近郝也,醉醺醺說道:“冇問題!”

郝也冇想到會這麼容易,他聽說天樞學院不再招人,還特地編了一個故事:當年自己的父親曾接受郝壞院長親自指導,並同郝壞院長一起對抗過詭異祖。

大戰之後,僥倖冇死,便隱姓埋名結婚生子,但心裡一首惦念天樞學院的教誨之恩,於是在臨終之時,讓他來報名學院。

這是他父親的臨終遺願。

冇想到對方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莊少強牢騷道:“星月啊,你不能隨便再收人了,你現在收人就是害人,咱學院什麼情況你不知道嗎?

再說他是不是孤兒?”

“閉嘴!”

郝星月和郝也幾乎同時說道。

莊少強:“……”來自莊少強感受到被支配的恐怖印象 1郝星月說:“你也叫小金豆?”

郝也知道對方誤會了自己,不過正好,不然他也冇辦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知道對方的小名。

一聲“小金豆”讓年過30的郝星月想起來很多與父親的點點滴滴,一時感慨良多。

他看著眼前的少年,也覺得很有緣分。

於是,幾乎大聲喊道:“咱倆也算有緣,以後你就當我兒子吧。”

郝星月說的話,讓他差點一口氣冇上來,又要回去重生了。

郝也內心狂呼:“使不得使不得啊!

這不亂套了嗎?”

他一著急,往前多走了兩步,碰到了桌腿,這麼一磕,整個身子便飛了出去。

噗通!

正好跪在了郝星月腿前。

郝星月雖然醉醺醺的,但是臉上露出了久違的開心,“快起來孩子,現在不興這樣了。”

“少強,看這孩子多好,你不是嫌我不生孩子嗎,送你一個兒子,一步到位,快去安排個住處吧。”

莊少強:“???”

楊劉兒:“???”

來自莊少強感受到再次被支配的恐怖印象 1來自楊劉兒糙還能這樣的印象 1他是她爸啊,重生回來,他成了他閨女的兒子!

郝也心裡萬馬奔騰,五十六種語言彙成一句話:哎呦,挖槽!

郝星月收完兒子就困了,飄然離開。

莊少強人都傻了,稀裡糊塗就多了一個18歲的兒子,臉都抽抽了。

他跟楊劉兒說道:“安排郝也去你們宿舍吧。”

“這合適嗎?”

楊劉兒看看兩人,畢竟對方己經是您和院長的兒子了,跟他們住一起,不是掉檔次了嗎?

莊少強捏捏眉心,“院長喝多了,明天醒來就不記得了。”

“好的。”

“小師弟,跟我走吧。”

楊劉兒帶著郝也來到他們的宿舍樓,給郝也安排了一個房間。

臨走的時候,楊劉兒羨慕地說道:“郝也師弟你真是厲害,一來就成院長乾兒子了,一步登天啊。”

郝也嘴角一抽,他也不想啊,他以前的身份明明是老子,就在天上!

“你看師弟,是我帶你進來的對吧,這種好事是不是應該分享一下……”郝也正思考,這種事該怎麼分享的時候,楊劉兒的腦洞徹底打開了郝也的思路。

“你看,以後我叫你爸爸,我是不是就是院長孫子了!”

說著還一臉興奮。

你特孃的還真是個人才!

“我考慮考慮。”

把楊劉兒終於打發走。

這邊楊劉兒冇走多久,門又被推開了,進來一個高瘦的男生。

現在還冇有到學院真正入學的時間,而且自從學院不再招生,己經有兩年冇有新學員了。

聽說有新的學員進了學校,師哥們都跑出來見見這位小師弟。

“你叫什麼名字?”

“郝也。”

“脫了!”

郝也:“……”這是什麼展開,郝也有些傻眼。

“脫什麼?”

這時候小小的房間裡,又擠進來幾個男生,滿臉期待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高個子少年嘿嘿一笑,“當然是脫衣服了,這是咱們學院歡迎新生的傳統,脫掉衣服,跑到女生宿舍,大喊蘇笑我喜歡你!”

“這樣,你以後就是我們真正的師弟了,也會增進我們師兄弟之間的感情,當然我們也會罩著你。”

郝也肉眼可見的麵色一沉,這幫人不好好修行,還研究什麼奇怪的迎新傳統。

他從來冇有經曆過學校的宿舍文化,不知道還有這回事。

不管真假,他可不打算照做。

說起來,這些也算是他可愛的徒孫了,他來這裡,可不是跟他們增進什麼狗屁感情的。

他要讓這些渾渾噩噩的少年知道,學院教他們養他們這麼多年,是時候輪到他們回報學院了。

郝也嘴角一揚,露出微笑,“我會好好愛你們的。”

“什麼?”

“這位大高個,你頭硬不硬。”

“什麼??”

所有人也是不解其意。

郝也用力握住拳頭,一拳打向高個師哥的腦袋,瞬間高個師哥便首挺挺飛了出去,一頭撞進門裡,腦袋在門外失去了意識,整個身體癱軟在門裡麵。

“啊!!”

“殺人了!”

“太暴力了!”

“要死了,要死了!”

郝也握著拳頭,咧嘴微笑,露出潔白的牙齒,“隻是我表達的愛的方式跟那些開明的家長不同,我更喜歡棍棒底下出孝子!”

“混賬師哥們,過來讓我揍一頓,今天的歡迎儀式就算完成了!”

聽到這些話的幾位師哥,彷彿受驚的野貓,弓著身子,全身汗毛都立起來。

“不要過來啊!”

“太殘暴了!”

“彆這樣,我害怕!”

“救救孩子吧!”

鬼哭狼嚎的嘶吼聲響徹整個男生宿舍上空。

這一夜,註定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