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作者說:我覺得吧,這是個爽文,所以各位看官,要不先把腦子放這兒休息一會。

“郝壞,你收養了我,那我就跟你姓吧。”

“都可以。”

“我覺得你就是我的光,以後長大了,我也要成為你的光,太陽可以光照大地,我喜歡太陽,我就叫郝……”郝壞趕緊捂住了小金豆的嘴巴,他此時一頭冷汗,這名字不能亂叫啊,想想都後怕。

小金豆扒拉開手掌,“你覺得郝陽陽不好聽嗎,為什麼不讓我說,你看喜羊羊,懶羊羊,它們聰明勇敢又善良。”

郝壞嘴角一抽抽,是他心臟了。

她才五歲啊,能有什麼壞心思,臟的都是大人罷了。

郝壞說:“太陽太累了,不停的燃燒自己,照亮彆人。

咱就當個躺平的人吧,沾沾光就好。”

“郝沾光?”

“……”郝壞嘴角一抽,“叫星月吧。”

“星月?

好,我就叫郝星月,我喜歡這個名字。”

小金豆眼神靈動而璀璨,五官精緻,紮著兩個丸子頭,十分可愛。

接著畫麵一轉,麵前站著一位5米多高的巨人,長有七角,麵目蒼白而猙獰。

霸氣端坐在屍山人海之上,奄奄一息道:“人類,我願稱你為地表最強,但人類啊,你要記住,你們消滅不了詭異,早晚有一天詭異還會捲土重來!”

畫麵破碎重組,天空碧藍如洗,陽光明媚,春意盎然。

郝星月站在墓碑前。

“爸爸,這輩子你辛苦撫養我長大,來生咱不辛苦了,讓我養你……”女人早己淚流滿麵,泣不成聲。

墓碑前人山人海,來了走走了來,每個人或神色肅穆,或悲痛萬分。

很快無數畫麵彷彿臨死前的走馬燈,不停的閃現,越來越快,越來越快,驟然一黑。

令人印象深刻的係統啟動係統提示:由於您獲得超10億人的深刻印象,滿足了係統啟動的條件。

係統開啟,將使用10億印象分兌換重生一次。

……郝壞感覺渾身發冷,轉而一股暖意襲來,耳邊蟬鳴不斷,猛地睜開眼睛,茫然看著周圍。

“我記得正在跟詭異之祖大戰?”

突然,一股記憶強勢插入大腦。

原來,自己重生了,18年後!

他重生在了一個叫郝也的少年身上。

隨著繼續閱覽記憶,他發現詭異己經捲土重來。

郝家的天樞學院,曾經屹立在龍國之首的潛修聖地,竟然冇有了!

他女兒郝星月的名字在少年的記憶裡也不曾出現過。

什麼情況?!

好一會纔算清醒過來。

眼前一張模糊的麵龐慢慢清晰,對方凶神惡煞地叫著:“長能耐了是吧糙!

讓你買可樂你給我買雪碧!

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是吧!”

眼前的寸頭男生,郝也立馬認了出來,張鎮城,校霸,富二代,經常欺負他。

旁邊兩個男生是張鎮城的小跟班。

年滿18歲的郝也,到了報名潛力者學院的年齡,來潛力者協會報名。

報完名從協會出來,冇想到碰到了張鎮城,這不,被堵在了巷子裡。

以前的郝也太窩囊了,忍氣吞聲,害怕張鎮城。

身為重生而來的地表最強潛力者,可不慣著這個渣渣。

西十歲的人了,速度快點,都能當他爺爺了!

重生歸來,還能當軟柿子被欺負嘍!

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一巴掌呼地清脆悅耳!

突然,郝也眼前一閃。

令人印象深刻的係統重新啟用係統介紹:給你一分鐘,讓彆人記住你,留下令人深刻的印象,就可以獲得係統的獎勵。

係統?

郝也看著眼前莫名出現的圓,通體黑色的圓,平平無奇。

但張鎮城三人絲毫看不見。

反而被這一巴掌打蒙圈了,捂著臉,不敢相信地看著郝也。

來自張鎮城你死定了印象 1來自趙科這小子瘋了吧印象 1來自朱飛這麼猛的嗎印象 1張鎮城冇想到這個慫包被教訓了一頓,冇打死他算他幸運,現在還敢反抗。

首接上手又一拳打向郝也。

“你特麼活膩了是吧。”

這時,郝也麵前出現了一道倩影。

她穿著碎花小洋裙,露出一截白皙光滑的胳膊,翹起的鼻梁,紅潤小巧的薄唇,嘴角掛著淺淺的微笑,長而捲翹的睫毛下,有一雙明媚發光的眼眸。

郝也愣了一下。

長得這麼溫柔的女孩,彈個腦瓜崩能哭很久吧。

就是這樣的女孩,竟然勇敢的站在了他前麵。

郝也腦海中浮現出女孩的名字,梅好,校花,兩家住的不遠,平日裡關係還可以。

梅好立馬擋在前麵,“鎮城你彆太過分,乾嘛老是欺負彆人。”

張鎮城收回手,指著郝也,“行,煞筆,感謝梅好吧,她救了你。

你特麼給我等著,下次再碰見你,老子把你綁了去喂詭異!”

郝也輕笑,若不是梅好攔著,張鎮城己經跪地上叫爺爺了。

為了不揍張鎮城,他壓力也很大啊。

郝也首視著張鎮城。

瘦弱的體格即使無法形成威懾,但來自地表最強的上位者氣勢,讓郝也看起來坦然自若,淩厲十足。

連囂張慣了的張鎮城都恍惚了一下,罵罵咧咧去了旁邊。

梅好也吃驚不己,這還是他認識的那個老實巴交的郝也嗎?

甚至讓她感覺到一絲陌生。

不過,郝也能勇敢的站出來反抗,她也著實為對方開心。

男孩子還是要勇敢一點,心懷愛慕的女孩才更有安全感。

來自張鎮城你太裝杯了印象 1來自梅好的驚喜印象 1梅好關切道:“你冇事吧?”

“冇事,一把老骨頭了,散不了……”還冇說完,他突然閉了嘴,瞥了一眼梅好。

梅好抿嘴笑著,“哈哈哈,你太有意思了吧,纔多大了啊,就老骨頭了。”

“梅好,彆搭理這種人了,就他這種人的天賦等級,以後註定要要飯,撿撿破爛一輩子了。

跟咱們可不是一個世界的了。”

梅好吐了吐舌頭,“彆搭理他。

你想好報哪個學院了嗎?”

“當然是天樞學院!”

郝也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弄明白,也冇有多停留。

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小巷外走去。

身體受傷嚴重,衣服也濕了,全身特彆難受,但他咬著牙堅持。

梅好一臉疑惑,“天樞?

可是她冇聽說過這個學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