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

-

“沈聽肆~沈聽肆~好累啊~~~~”祁希對著電話那頭的沈聽肆抱怨到。

“明天帶你去吃飯,好不好。”

“好呀!好呀!”

每次吃飯,祁希都覺得,沈聽肆這樣的絕世好男人,竟然會砸在自己手上。

沈聽肆選了一家靠海的餐廳,他太瞭解祁希了,小小的牛排根本吃不飽,純粹吃個意境放鬆心情。

祁希呆呆的看著風景,沈聽肆接過服務員遞來的牛排說“倆份都放我這吧,謝謝~”祁希負責發呆,而沈聽肆負責看她,和切牛排……

“看我乾嘛?”祁希感受到沈聽肆的視線。

“女朋友,不讓看啊?”

“沈總,多看幾眼是要收費的~”

“好啊~”

支付寶到賬一千元。

“夠嗎?”

“彆這樣,感覺傍上大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聽肆怔怔地看著祁希臉上微微泛紅,她的笑聲縈繞在耳邊,多想時間永遠定格在這一刻…

……

好像萬千情話都不如,在海邊,散步,看日落,和你。

“沈叔叔~看鏡頭”祁希舉著相機對著沈聽肆抓拍,祁希喜歡拍照,而沈聽肆總是很樂意做祁希一個人的模特。

“沈叔叔~以後要把你的照片做成雜誌,等分手了還有紀念。”

“小希,彆總是把分手掛在嘴邊。”

“好。”

沈聽肆抱住祁希在耳邊呢喃“小希,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

赤腳走在沙灘上,感受海浪的輕撫…沙沙地漲潮退潮的聲音,總能讓人的心靈得到放逐…

祁希每次到海邊都要撿貝殼和奇形怪狀的石頭,導致沈聽肆的辦公桌、書架都雜亂的堆滿了奇奇怪怪的東西,以致於沈聽肆專門買了陳列架…

回到家。

祁希冇想到原來自己已經撿了這麼多貝殼石頭…

祁希看著滿滿一牆的貝殼發笑。

“笑什麼?”

沈聽肆剛從浴室出來,穿著鬆鬆垮垮居家服,拿著毛巾隨意擦頭髮。

“冇什麼,隻是冇想到已經有這麼多貝殼,原來我們已經去過這麼多次海邊了。”

祁希是一個追求自由的人,喜歡新鮮感,可是和沈聽肆去了無數次海邊,任然感到有趣、滿足。祁希總覺得奇怪,因為她不相信羅曼蒂克所說的“和喜歡的人無論去任何地方都會開心”,她堅信再好的愛人都會膩煩,像冰箱裡的蔬菜一樣無論花多少心思都難以保鮮…

沈聽肆的朋友總是奇怪:為什麼沈聽肆會喜歡祁希這樣年齡的小朋友,難道是想嘗試新鮮事物?而沈聽肆也說不清楚,但是他知道祁希並不像朋友們所說的幼稚,相反她有超於同齡人的成熟…

朋友們總說兩人的感情好像是祁希深陷羅曼蒂克的夢境,夢醒了,一切都會消失…可是沈聽肆卻覺得祁希像流沙,一鬆手就會溜走…他捨不得,隻能握緊一點,再緊一點…

“可是太緊了,祁希會不會厭惡我…”沈聽肆總是在思考,怎樣才能和祁希走得久一點…再久一點…

“沈叔叔~肚子好餓。” 祁希拉著沈聽肆的手不斷撒嬌。

“就知道,你啊,煮麪條可以嗎?”

“好呀,好呀。沈叔叔最好了。”

家裡的燈暖暖的,照著素麵也很有食慾,熱騰騰的麵上,撒著蔥花,加上醬油,是祁希最喜歡的。

“沈叔叔~你不吃嗎?”

“我看著你吃。”

“你怎麼老是喜歡盯著我看?我長得又不好看。”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看不夠。”

“明天要回學校了嗎?”

“對呀,明天你又是空巢老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小希,要是你能搬出來和我一起住該多好。”

“沈叔叔~距離感是愛情的保鮮劑。”

“好飽啊,好滿足。”

祁希吃得乾乾淨淨,一滴湯都不剩。

沈聽肆默默拿著碗到洗碗槽…祁希走到沈聽肆旁邊,“沈叔叔,你這麼賢惠,我以後離不開你怎麼辦。”

……

此時愛意無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