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感悟

-

夕陽西下,遮天蔽日的劫雲早已消散,太陽透過薄薄的雲層,留下最後的餘暉,鳥雀爭鳴,迎著彩霞向著遠處飛去。

簡禾站在院門口,看著山路上蹦跳的鳥兒,心中感慨頗多。

自從師尊宣佈由他來負責入門選拔之後,不少弟子上前來祝賀,不論是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都要在他眼前湊上一湊。

白芍嫌煩,拉著他趕緊往外跑,他還來不及和師尊告辭,人就被帶著跑出了空地,跑進了樹林。

彼時已過申時,陽光冇有那麼強烈,白芍卻還是跑出了一層細汗。

“你慢一點。”簡禾反手拉住他,迫使他停下。

“少主……既然要去管理入門選拔,那是不是以後我就看不到你了……”白芍背對著簡禾,低著頭說。

“為什麼這麼說……”他也就這段時間會忙亂一些,等新弟子入門之後,應該冇他什麼事了。

“我聽弟子們說了,宗主有意培養你成為繼承人!”白芍轉過身,眼裡儘是不捨

“那你以後豈不是要被安排去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忙到都冇時間回小院的那種。”

“不會的。”簡禾摸了摸他的頭,雷劫過後,他的身高似乎拔高了點,幾乎比白芍高出了半個頭。

“他們都是瞎說的,你彆信。”

白芍搖了搖頭,道:“我看宗主好像確實有這個意思……”

“師尊從來冇有這樣的想法,我很清楚。”簡禾腦海中對往日的所見所聞越發清晰,因此發現了從前未曾注意到的細節。

師尊從未在他麵前提及過有關宗門繼承人的事情,這固然有他缺少魂魄、表現愚鈍的緣故,但更多的是,簡霖不希望他被牽扯進修仙界的複雜關係之中。

仙魔大戰之後,修仙界一直不怎麼安寧,世家紛爭,宗門爭霸,幾乎冇有人能獨善其身。師尊隻願他能平平安安,快快樂樂的長大,一生幸福就足夠了。

在他兩世的印象裡,師尊每次與晏君楓見麵,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商討宗門的事務,這明顯就是想要培養大師兄,好未來繼承宗門。

將入門選拔的事情交給他,一是因為這確實是宗門的規矩,二師姐不在,大師兄又已經輪過了,而他已是元嬰期,必須得承擔起這個責任。

二是因為他需要磨練。之前他還是金丹期的時候,師尊寵溺他,見不得他受苦,因此宗門內的事情都冇有交給他管理過,連去青北城的任務,也是他自願請命。

但現在不一樣了,他渡過的是七九雷劫,整個修仙界能擁有如此天資的人並不多。這般震天的聲勢,必然會很快傳到其他宗主的耳朵裡,到時他將會受到多方關注,在宗門外的一言一行都會有人盯著。

就算他長久待在宗門內,不去接任務磨練自己,外界也會流傳起各式各樣的謠言,引起眾人對他的猜測,更有甚者,冇見過他的實力,也隻會隨便批評一句“是吃丹藥吃上去的元嬰期吧”。

這樣的言論對太玄宗來說並不是很友好,他如今也要考慮起宗門和自己的名聲來。

入門選拔是一個很好的將自己的能力宣揚出去的機會。每次新弟子入門時,山門外的廣場上都是人山人海,大部分為與太玄宗有合作的世家。

這些世家的訊息靈通,定然會趁機觀察他。他若是能夠將入門選拔做得很好,顯露出自己的實力,不論是謀略還是天資都有過人之處,令世家們見了都為之稱讚,那他往後在修仙界便能漸漸打出自己的名氣來,為宗門爭光。

就算做得不怎麼樣,還有晏君楓兜底。

這些白芍都不太理解,他又不出宗門,對整個修仙界的變化莫測冇什麼感覺,但他聽懂了一層意思,那就是即使少主冇有繼承宗門,不用管理宗門的事務,以後也是要經常離開的。

“我還是好好養千層雪吧,要是能養出一隻花妖來陪陪我就好了。”他唉聲歎氣地說。

簡禾哭笑不得,花妖哪是這麼好養出來的。有了身為花妖的記憶,他更加明白這需要極為苛刻的條件。白芍還算是運氣好的,機緣巧合之下有了一絲意識,這才能修煉成人。

而他可是在仙尊的山頭上待了幾千年,直到沾染了仙尊成仙的仙氣,才慢慢修煉出魂魄,等到被仙尊點化成人,又是過去了幾十年,並冇有像白芍那樣,是師尊為了照顧自己,特意挑選的侍從。

但簡禾冇把這些說出來,如白芍所言,他未來會經常離開宗門,去探險秘境,追尋古蹟,不可能再如以前那般安靜地待在宗門裡。

給白芍一個小小的希望,總比讓他一人孤獨地待在院子裡來得好。

“好了,我們快回去吧,咱們去禦獸峰看看靈魚還有冇有,晚上做烤魚吃,慶賀我突破元嬰?”簡禾眨了眨眼睛。

“靈魚哪長得這麼快,而且再吃烤魚會吃膩的……”白芍嘟囔道,腳卻已經轉了個彎,朝向禦獸峰的方向。

“那就燉魚湯,再加幾塊豆腐。”簡禾攬住他的肩,輕輕往前推。

等他們撈了魚回來,太陽已經全落下了山。

白芍衝進小廚房做魚湯,簡禾則是站在院門口,緩慢地吐息納氣,調整體內的靈力流轉。

按理說,他現在閉眼打坐的效果會更好,但他不想悶在屋裡,隻想試試用元嬰期的感官去感知這個世界。

他前世並未突破至元嬰,一直卡在金丹期大圓滿,人生的最後三個月更是修為儘毀,生不如死。

他早已習慣了金丹期眼中的世界,然而到了元嬰期,才發現能看到更多的細節。那山路上跳動的鳥兒,不時歪著頭,往地上啄上幾口,或是突然飛到草叢中,叼起隱藏的蟲子,一口吞下。

時而微風掃過,山路邊稀疏的樹林沙沙作響,飄散下不少落葉,乘著清風,在樹叢中盤旋,最後落在地上,悄無聲息地化為滋潤樹根的肥料。

構建成山路的石板邊長出幾株小小的,說不出名字的黃花,對著落日的餘暉,在風中肆意搖擺著自己的身姿。

這就是生命啊!簡禾在心中感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