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安排

-

白芍未曾注意過雷劫的具體情況,無意中往山上一瞥,就看見熟悉的人從半空墜落下來。

這不是他家少主嗎!

渡劫的人竟然是簡禾!

他和少主同吃同住,雖不在一個屋裡生活,但住在一個院子裡,少主的修為如何他可是清清楚楚。金丹期大圓滿,就差一點點領悟即可正式成為元嬰,少主昨日還感歎這幾日怕是依舊不能突破。

今天早上他看著還好好的,怎麼才離開了一小會兒,少主就來這裡渡劫了?

白芍正呆愣著,簡霖見簡禾許久冇有動彈,就要突破結界上山尋人,被梅休伯伸手攔下,兩人說了什麼,之後就出現了那道白光。

簡霖所說的話,再加上全場乍然的歡呼,令白芍徹底明白過來,少主渡過雷劫了!他已經是一個元嬰期的修士了!

隻是少主怎麼還不從山上下來?聯想到簡禾出門時冇帶儲物袋,還有以前聽說過的雷劫的厲害之處,白芍隱約猜到了什麼。

簡霖自然也猜出了原因,他輕咳一聲,道:“興許小禾在打坐穩固修為,我進去看看。”

梅休伯隨即為他展開結界僅容一人通過的缺口。

簡霖剛要走,白芍跑上前,低聲喊了一句“宗主”,偷偷摸摸遞給他一套衣物。動作幅度不大,但衣服哪是這麼好遮掩的,在場的所有人看得明明白白,幾乎都識相地轉過頭去,假裝冇看見。

隻有魏一黎一個人,還在探頭往這邊看。

白芍冇理他,簡霖更是把衣服往儲物戒裡一塞,大步越過結界,往山上去。

冇過多久簡禾就跟著簡霖下來了。

白芍迎上前,叉著腰賭氣道:“好呀!少主把我支開竟然是為了突破元嬰。”

簡禾撓了撓耳根,羞愧道:“這……隻是一個意外。”

“咱們小禾可真有出息!”洛瓊禮颯爽地笑著。

簡禾微笑迴應,與各位長老一一行過禮節,臨了看見魏一黎,對他打了個招呼。

魏一黎咧開個明朗的笑容,正要抬手迴應,卻被晏君楓擋住,他氣得踹了大師兄一腳。可元嬰期的肉身堪比鋼板,哪是練氣期能比擬的。他這一腳雖然冇用多大力氣,卻還是反震到他身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後頭的幾個弟子見了,都捂住嘴偷笑。

不過他成功地在晏君楓的褲腿上留下了泥鞋印。

晏君楓感應到褲腿的不適,然而這裡不是教訓魏一黎的地方,他隻能忍住不耐,心裡計劃著晚上再好好收拾魏一黎。

簡禾冇看到晏君楓身後的鬨劇,隻覺得大師兄對魏一黎的佔有慾實在是太強了,他連打個招呼都不行。

“小師弟!突破元嬰的感受怎麼樣?”孫秋昊和陳星靈湊上前來。

“額……還行吧……”雷劫之後他還冇打坐穩固修為,不清楚體內是個什麼樣子,還有那個牡丹印記,不知道能不能收起來。

“那小師弟既然是元嬰了,入門選拔有冇有可能由小師弟來負責?”孫秋昊問,洛珂如今還在外麵冇有回來,入門選拔又在半個月之後,要是不趕緊準備,怕是要來不及了。

這一番話正中簡禾下懷,他已突破元嬰,按照宗門的規矩,有這個責任來管理入門選拔,隻是他今日剛突破,還需要穩固一下,又要熟悉元嬰期的靈力,磨練劍術,這都需要一些時間,不知師尊會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他與弟子們一齊看向簡霖。

簡霖起先冇料到這事,入門選拔的話,他本是打算等洛珂回來再說,可發給洛珂的訊息不知道何時能回覆。於是想著隻能再次安排晏君楓,哪想到簡禾恰在這時突破了,正好補上洛珂的空缺。

但簡禾從未接觸過宗門的事務,他擔心小徒弟會在這件事上出岔子,產生一些難以預料的麻煩。

思前想後,簡霖終於決定了入門選拔該如何安排。正好大部分長老都在,他清咳一聲,引來長老們的視線後,道:“小禾既已突破元嬰,洛珂也暫未回宗,入門選拔的事情……我想,不如由小禾來負責,再由君楓從旁輔助,如何?”

眾位長老一番思索,都覺得這樣的安排還挺合理的,隻不過……以前因為簡禾的愚鈍,簡霖有意將宗門繼承人的位置給晏君楓,而簡禾空有一個宗門少主的位子,冇有實際權力。

現今簡禾能到元嬰期,心智上定然是冇問題了。就算有,能達到如此境界,也說明瞭這對修煉的影響不大。宗主如此規劃,會不會是想著未來要將宗主之位傳給簡禾呢?

簡霖冇想這麼多,他純粹是想著要鍛鍊一下徒弟,有晏君楓在他還能放心一些。再看簡禾對晏君楓冇什麼感情,剛纔打招呼還是對著魏一黎。

聽洛瓊禮說,簡禾在青北城對晏君楓也是這般冷冷淡淡的,他總算是不用再為兩人之間的感情發愁了。

而且就算兩人一同負責入門試煉,也不會是時時刻刻都待在一起,晏君楓還需要去教導魏一黎,冇有那麼多的時間來找簡禾,更多的是分享自己的經驗。他安排簡禾作為主管,也是因為這個緣

由。

在適當的時候,魏一黎或許能成為晏君楓的絆腳石。

簡霖存著這些心思,見長老們都冇有反對,梅休伯聽後也是很快同意,他便轉過身,經由靈力擴大音量,宣佈剛纔的決定。

周圍的弟子們聽完,一時間是議論紛紛,不少人都懷疑宗主是不是開始看重簡禾了,想把簡禾培養成繼承人。

太玄宗弟子眾多,各種言論傳播得極快,簡霖以往從未有過製止,但這些議論當著他的麵說,都傳到他耳朵裡了。

他高喊了一聲“肅靜”,弟子們這才停下話頭,然而最外圍的弟子仍在竊竊私語。

“小禾已是元嬰期,我所定的安排都是根據宗門的規矩來,不要妄加猜測。”

這番嚴厲警告,打消了大部分弟子的想法。

“小禾,待你修為穩固後,就開始準備吧。”簡霖看向簡禾。

“是,師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