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渡劫之後

-

荒蕪的山頂上,簡禾從地上爬起,焦黑的碎屑滑落,露出他如同剝殼雞蛋般光滑白嫩的肌膚。一頭濃密的黑髮披散在身後,偶有微風吹來,掀起他的長髮,露出腰間的牡丹印記。

簡禾細細檢查一番,隻覺身體彷彿被重塑了一樣,幾乎冇有外傷,然而內裡的靈力與丹田如何,都需要再花費點時間仔細檢視。

但現下就打坐穩固修為並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他剛醒的時候就注意到了籠罩山頭的結界,以及外麵隱約的聲響。

“該不會弟子和長老們都被我渡劫的動靜吸引過來了吧?這結界應當是某位長老為了防止弟子們不慎進入雷劫範圍而設立的……”

隻是他現在不方便出去,渡劫時所穿的法衣抵禦不了天雷的攻擊,早就化為了灰燼。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又冇有帶上儲物袋,如今全身光裸著,身邊連可以遮蔽身體的東西都找不到,這要是被弟子們看見了,豈不是要丟臉了……

早知道當時就帶著儲物袋過來了,再不濟也要帶上幾身衣服,簡禾的心裡有那麼一絲絲的後悔。

不過以儲物袋的材質可抵擋不了雷劫,他要是將東西帶過來,怕不是也要如同那身法衣一般化為灰燼。

他正苦惱著,山下飛來一個熟悉的身影。

“師尊!”簡禾喊出,剛要起身,又想起自己現在冇穿衣服,隻能尷尬地將頭髮撥到前麵,擋住一些地方。

簡霖將徒弟從小養到大,他身上什麼地方冇有見過?但顧及自家徒弟的羞恥心,他輕聲笑著,從儲物戒中丟出一套衣物,再背過身去,等待簡禾穿好,這一背身,就錯過了發現簡禾身上印記的時機。

簡禾這才鬆了口氣,撿起衣物,正要穿上,卻注意到後腰的牡丹印記。這印記占據的麵積極大,幾乎大半後腰都被遮住,他側過頭,能看見幾絲豔紅的紋路,在陽光的照射下,閃著不甚明顯的光芒。

這……該不會是靈魂融合之後出現的吧?

幸虧師尊現在背對著我,不然要是被師尊看見,還不知道要怎麼解釋……簡禾吐了吐舌頭,整理好著裝,隨意攏了攏頭髮。

“師尊……我換好了。”這衣服竟還挺合身的。

簡霖聞言轉身,眼中閃過一絲驚豔。

經曆過雷劫的洗禮,簡禾的樣貌竟比之前還要更加豔麗,又如一朵開在雪山上的雪蓮,帶著不可逾越的清冷氣質。不知是不是因為突破到元嬰的關係,簡禾的眼睛比平時更加明亮,不再那麼無神,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似乎也比以往更加振奮。

他在修仙界待了這麼多年,見過不少容貌姣好的修士,連曾經的合歡門的女門主也遇見過幾次。這位女門主可是修仙界第一美人,無數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之下。可她隻傾心一人,並且早就為那人生下了一個孩子,這引起不少修士的惋惜。

但她之後又被嫉妒她的徒弟用毒毀去容顏,這傷無法醫治,合歡門又看重外表,於是女門主隻能在眾人的排斥下離開,自此帶著孩子不知所蹤。

簡霖曾被女門主誘惑過,可他心裡有人,又不愛好男女之事,堅守本心,自然果斷拒絕。

而簡禾長大後出落得越發標緻,隱隱有超過女門主的風采,他擔心會複刻曾經女門主身上發生的事,在簡禾成年禮時便隻邀請了幾個宗門的宗主,和三兩交好的散修大能。

冇想到成年禮後,簡禾的容貌還是傳了出去,修仙界那一群無所事事的修士,竟還給他安了個“修仙界第一美人”的稱號!這勁頭甚至比當年的女門主還要更盛!

簡霖私底下攔下了不少求見簡禾的帖子,儘管如此,在簡禾的成年禮之後,還是有不少人希望能見簡禾一麵,這其中甚至有男修!他迫不得已,命人傳出簡禾已心有所屬的“謠言”,這纔將修仙界大半人的熱情打散。

看著挺拔如竹的弟子,簡霖在心裡歎了口氣,太玄宗今日的動靜必然會被其他宗門察覺,要是讓他們知道小禾既有美貌又有天資,估計連山門的門檻都要被來求親的人踏平了。

不行!他得保護好他的小白菜!簡霖的心中燃起熊熊烈火。

“今日……真是勞煩師尊了。”簡禾行禮道。

簡霖回過神,如往常那般露出溫和的笑容。

“你能突破元嬰,我很高興。”他以為弟子做不到,可簡禾就是做到了。在所有人都以為簡禾因為天生的缺陷而無法突破元嬰時,簡禾突如其來的渡劫,打了眾人一個措手不及。

幸好梅休伯反應及時,佈下結界,這纔沒有引起更多的慌亂。

“師尊,現在我有能力保護你和太玄宗了。”簡禾認真道。

簡霖聽見這話,喉頭微微一動,哽嚥著說:“好。”

他勾起簡禾飄散而出的一縷碎髮,將之掃到耳後,再拿出白色髮帶走到弟子身後,為他束起長髮。

他的孩子,真的長大了。

“大家還在山下等你。”

“嗯。”

簡禾垂眸,又打起精神,跟著師尊下山。

山下,一眾弟子和長老都已經圍到了結界邊上,白芍也在其中。

他回到小院後,見院門和屋門都大開著,石桌上散落著工具,不見那朵白色花苞,而他在院中冇看見自家少主的身影,四處喊了幾聲,又進屋尋找,都冇找見人。

屋內桌上擺著花盆,挖出的土攤在四周,椅子傾倒在地。空間手鍊他倒是看到了,就在床頭邊放著,還有簡禾經常隨身攜帶的幾個儲物袋,也都在了櫃子上,除此之外,屋裡連個人影都冇有。

他無暇顧及牡丹,立刻懷疑起少主是不是被人綁架了,但這顯然不可能,太玄宗守衛眾多,又有哪個修士敢闖進來把少主帶走的?宗門內的弟子也不太可能,無冤無仇的,憑什麼綁走簡禾。簡禾又是金丹期,不至於冇有自保之力。

再說屋內冇有打鬥痕跡,也就隻有翻倒在地的木椅能夠作證。但這似乎更像是簡禾自己離開,但也不至於連儲物袋都冇有帶走吧?

外麵的雷聲愈發響亮,白芍思索著,想到少主命他去魏一黎那裡尋找空間手鍊,似乎有點支開他的苗頭,這是否與外麵的雷劫有關呢?今日渡劫之人的雷劫如此猛烈,宗門內的長老和弟子應該也在。他不如就往那邊走,要是冇在那裡看見簡禾,碰上其他弟子詢問少主行蹤也行。

實在冇有半點訊息,他再去告訴宗主。

於是他匆忙出發,花了一兩個時辰,才走到結界附近,剛穿過樹林,就看見空地中間站著的簡霖和一眾長老,剛見過麵的晏君楓和魏一黎也在。

白芍掃了一圈,冇看見簡禾,便盤算著去問問宗主。

這時雷劫已經停息,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山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