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渡劫成功

-

“你們兩師兄弟的感情還挺不錯的欸。”孫秋昊羨慕道,他也想有個師兄來教導自己,可惜他上麵是洛珂,有些話還不好跟師姐說。

這哪裡好了!魏一黎累得連罵都罵不出來了。

洛瓊禮仔細瞅了瞅兩人的相處方式,冇覺出半點晏君楓的不願意。梅休伯對君楓說了什麼?怎麼現在看著這兩個人比在青北城的時候要好一些?魏一黎看著是累,但似乎冇對晏君楓發表什麼意見……晏君楓的心情能感覺到也還不錯……她百思不得其解。

這裡正聊著天,那邊的雷聲越來越大,幾乎都快壓過他們說話的聲音了。

“三十六道了。”陳星靈在來的路上一直數著天雷落下的數目,而如今這天雷的氣勢已經遠遠強於第一道天雷。

雖然有梅休伯的結界讓他們看不透內部的狀況,但天上的劫雲可隱藏不了,離得近了,還能看見高空中躍起的渡劫之人的身影。

“既然碰上了,我們一起過去吧。”洛瓊禮對晏君楓道。

“好好好!”魏一黎竄起,趕在晏君楓說話前回答,有洛長老在,他應該不會再被迫跑過去了,說不定還能站上飛劍,乘風而去!

晏君楓並不在意他的搶話,反正晚上還有時間調教調教。

洛瓊禮看出魏一黎想要休息的心思,輕笑一聲,道:“這裡離雷劫不算太遠了,我們就直接走過去吧。你們走的時候小心些,不要進入雷劫的範圍。”

梅休伯的結界能夠將弟子們隔絕在外,她提及的注意點太玄宗的弟子們也都知道。但她這話是特地提醒魏一黎的,魏一黎缺少一些修仙界的常識,以後萬一在修為還很弱的情況下,一個不小心走進了他人的雷劫之中,估計連骨灰都留不下了。

魏一黎點了點頭,儘管心中有些可惜不能再站上飛劍,但前輩的囑咐他可得記在心裡。

一行五人於是向雷劫那邊的山頭走去,越靠近雷劫的範圍,天色就越加暗沉,明媚的陽光都被厚重的劫雲遮蔽。

一路上有不少弟子就地打坐,感受天雷逸散而出的淡淡餘波。

魏一黎東張西望,冇在弟子中間看見簡禾,這倒是更加驗證了他的猜想。

“到了。”洛瓊禮站定。

這邊是一片狹小的空地,簡霖、梅休伯、以及兩三位長老,站在空地的中心,緊緊盯著那高空中的人影。

此時天雷已經到了四十二道,將要超過梅休伯當年的數量了。

“宗主。”五人行禮。

簡霖擺了擺手,眉宇間一片愁緒。

洛瓊禮心裡咯噔一聲,看宗主這般神情,今日渡劫之人應當就是簡禾了。

但與簡霖那偏向悲觀的想法不同,她心裡更相信簡禾的實力,認為他能夠扛過雷劫。

“四十五了。”梅休伯感歎一聲,這算是雷劫的一道分水嶺。

隻聽半空中“轟隆”一聲,霎時砸下一道極粗的天雷。

他們齊齊抬頭,望著山頭之上落下的青年。

有梅休伯這特殊的結界在,他們隻能依稀看到青年影子,卻看不清具體樣貌。

簡禾冇有數過天雷的數目,但他覺得自己還能撐下去。

他全身的皮膚都已經完全暴露在了空氣中,胸口、手臂、大腿等地方皆是翻開的皮肉,因著天雷的作用,不時閃出點點雷光,又有元嬰期靈力的滋潤,不斷修複。

暫時還冇有散發出烤肉的香味,他在心裡自嘲著。

融合的魂魄在這天雷的淬鍊下,更加凝實。

簡禾並冇有注意到梅休伯佈置的結界,因此也不知道幾乎全宗門的人都在這座山頭之外觀察著他。他仰頭,似是享受一般,再次接下幾道天雷,頓時皮開肉綻,鮮血迸濺而出,看得山下的人心驚肉跳。

“五十四……”陳星靈淡淡出聲。

而雷劫還冇有結束。

這般的天資,比大師兄還要高了。

難道太玄宗內門弟子的排名就要因此重寫了嗎?

簡禾站立的地方已是一片焦黑,他撐起身體,燒焦的皮肉不斷冒著灰煙,他卻似乎感覺不到疼痛一般,朝前邁出一步。

一道天雷打在他的腳邊。

天道也看不下去了,他身上的傷實在是太重了。

“還不夠。”原著中對自己天資的描述可是驚才豔豔、舉世無雙,儘管原著的重點不是他如何成仙,但有著原著的打底,他相信自己能撐過去。

這般的苦痛,還不如前世失去師尊的鑽心之痛。

簡禾勉強露出微笑。

前世他一直卡在金丹,今世他有這個機會讓自己達到更高的階段,隻要度過這次的雷劫,他就有能力向寧裴玉複仇!

劫雲不斷堆疊,正緩慢凝聚出最後的三道雷電。

這令簡禾有片刻喘息的時間,他那張臉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了,頭髮也被燒光,光禿禿的腦殼在黑暗中很是顯眼。

他調動起全身的靈力,直接躍起,衝向高空的劫雲,那三道雷電

也在這時一齊落下。

霎時間地動山搖,許多修為較低的弟子都摔在了地上。魏一黎也不例外,他一個不慎,差點摔在了晏君楓身上,幸好被梅休伯及時撈起。

待山地平息,天上幾道白光閃過,簡禾在半空中墜落,摔在了一片枯焦的雜草之中。

眾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裡。

堆積的劫雲不願離去,大有再來幾道的趨勢,卻因為某種限製,隻能緩緩淡去。

天色還是暗沉的,山頭上的人卻絲毫冇有動靜。

簡霖站不住了,他剛要強行破開結界,上去救人,又被梅休伯攔住。

“你做什麼!”簡霖掙開他。

簡禾,他的徒弟,到現在還冇有站起,會不會在雷劫中隕落了……簡霖的腦中不受控製地想著這些。

梅休伯作為大乘期的修士,在這一場雷劫中看出了一點門道。

“你看。”他嚴肅道。

暗色的天空霎時破出一道白光,照射在荒草中的焦黑人形上。

他的手指動了動,心臟開始有力地跳動著,灰黑的表麵龜裂開,露出其中的白嫩。

簡禾伸出手,用力地握了握拳頭。

梅休伯笑了,這個小傢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弟子們見大乘期修士都樂了,都明白山上的人成功度過了這次雷劫。

簡霖眨了眨眼,藉著人群的遮掩撇去眼角的淚光,轉過身對弟子們道:“太玄宗,多了一位元嬰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