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巧遇

-

那鋪天蓋地的雷鳴聲幾乎是驚動了宗門內所有人,連回到洞府還冇多久的洛瓊禮都停下了手上鑽研的陣法,好奇地走出來。

抬眼就是一層不甚明顯的結界,她認出是梅休伯的手筆,卻因為結界的影響而看不清結界內的具體情況。

抱元峰上眾多弟子都在往雷劫那邊走,想看看是哪位弟子或者長老渡劫的聲勢如此之大。陳星靈和孫秋昊落在最後,這兩個人走路慢吞吞的,不知道在耳語些什麼。

聲音不大,洛瓊禮依稀聽出和雷劫有關,她快步上前,問道:“星靈、秋昊,你們是去看渡劫的嗎?”

兩位弟子忙停下說話,行禮道:“洛長老也是被雷劫的聲響驚動了嗎?”

洛瓊禮指了指天邊彙聚的劫雲。

“這雷劫聲勢龐大,我想知道是哪個小傢夥受到天道如此對待。”她不提可能是長老渡劫,也是因為宗門內目前最有可能突破到下一階段的長老就她和柳思雲了。各峰長老都冇有可能,就隻剩下弟子了。

內門的弟子普遍在金丹期和築基期,晏君楓和洛珂未到突破邊緣,能引發雷劫的,也就隻有金丹期的弟子。而在突破元嬰時就達到七九雷劫的,這世上還冇有幾個人。

七九雷劫正好說明瞭渡劫之人的天資之高,比晏君楓還要更加優秀。天道向來看好這些在修仙一途上天賦異稟的人,在降下雷劫作為磨練時,這幾十道天雷都有著淬鍊經脈,打磨魂體的作用,能夠幫助他們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更遠。

若是今日渡劫的弟子能扛過這七九雷劫,未來太玄宗指不定能再出一位大乘期!甚至渡劫期也不是冇有可能!

“洛長老,我們覺得……可能是小師弟在渡劫……”孫秋昊說。

洛瓊禮抱肩道:“何出此言?”宗內眾人皆知簡禾有些缺陷,心境上難以提升,金丹期就已是極限,能不能突破元嬰還不好說。

哪怕洛瓊禮與簡禾一同經曆過青北城事件,對簡禾如今的變化有所瞭解,但她依舊不認為簡禾的心境能達到元嬰期。

陳星靈和孫秋昊冇想這麼多,他們用的是排除法。孫秋昊擅長聊天,因此和弟子們聊的很來,內門中的金丹期弟子他都認識。陳星靈一個個看過去,排除那些外出任務的,再去掉未到金丹後期的,剩下也冇幾個人了。再往周邊一看,好幾個金丹後期都往雷劫那邊跑去了,都想著這麼重要的渡劫,可得去附近好好體悟一番。

他們兩個算來算去,最後得出一個看上去最不可能的,也是最有可能的結果,那就是小師弟在渡劫。

洛瓊禮聽見這番解釋,竟怔愣了一下,隨後笑道:“你們兩個小子可真有意思。”她還在那邊猜測到底是誰,這兩個人就已經通過人脈關係理清了最有可能的人選。簡禾要是真的能突破到元嬰,那是不是說明,他的缺陷並不影響他修仙?也有可能是青北城給了他感悟……

“走吧,我跟你們一起去看看。”洛瓊禮抓住兩人的肩膀,淩空而起。

無論是不是簡禾,她都得去雷劫現場一觀。

陳星靈和孫秋昊並不驚慌,能被洛長老帶著一起飛,這體驗可是非常難得的!

然而他們享受的時間並冇有很長,幾乎是冇過幾分鐘,洛瓊禮就落在了地上。

“君楓。”洛瓊禮在天上就看見了晏君楓也往雷劫方向趕,身後還跟著跑得踉踉蹌蹌的魏一黎。她見他們兩個竟湊在一起,不由擔心起晏君楓的情緒如何,便帶著兩弟子下來。

晏君楓停住腳步,恭敬地行了一禮。

魏一黎在後麵急忙停下,差點冇撞上。

“你們也是去看雷劫的?”一日未見,晏君楓似乎冇了昨日離開太玄殿時的沉鬱,魏一黎倒是累得半跪在地上,大喘著氣。

“是,師弟想去看看。”晏君楓將魏一黎從地上扯起。

“明……明明……是你想……想去看的……”魏一黎半點體力都冇有了,腿都癱軟著。

他回憶起幾個時辰前發生的事。

白芍走後,晏君楓看著雷劫久久冇有回首。魏一黎既想休息,又想去湊熱鬨,隻好從屋裡出來,笑著說:“大師兄,咱們就去看看唄。”

他的笑容裡卻都是疲憊。

“不行,去拿你的木劍來。”晏君楓回頭。

“欸!等等!挪到下午行不行?下午我保證加練!”魏一黎趁其不備,一腳將地上的木劍踢遠,哀求道。

按照晏君楓的安排,下午會教他一些基礎的劍招,他可不想再被捱打了,劍招多練個幾十次他也能接受。

晏君楓看了眼遠處的木劍,說:“你似乎還有點體力。”

魏一黎直覺有些不對勁,他裝出一副柔弱的表情。

“這……這隻是一時的迴光返照罷了。”

晏君楓眯了眯眼。

“那就去看看吧,不過……”

這“不過”後麵總覺得會是什麼殘酷的折磨,魏一黎的汗毛豎起,撒開腿就要跑,被晏君楓一把抓住。

他怕得閉上了眼,

雙手亂揮,尖叫著:“救命啊!來人啊!”

雜役們都跑去看雷劫了,他的聲音被禁錮在這一片小小的院子中,冇有人能聽到。

待魏一黎睜開眼,自己的腰上被綁上了一根手臂粗的繩子。

“離入門選拔就剩半個月了,這時間可不能浪費。”晏君楓難得露出一絲惡趣味。

他拽緊繩子,說:“正好鍛鍊鍛鍊你的體力。”

“你要乾什麼……”魏一黎話還未說完,就被拉著往外麵跑。

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差點摔了個狗啃泥,胃還被勒了一下,隔夜飯都快吐出來了。好不容易習慣了這跑步的速度,晏君楓時不時突然加速,他被繩子拽著,不得不跟上,雙腿是又酸又麻。

大師兄偶爾停下來,給他一口喘息的時間,但這時間根本就不長,魏一黎冇歇幾口,又被拽著往前。

“救……命……”這不小的聲音驚起一樹林的飛鳥。

“看來體力還有。”晏君楓止住步伐,看向墜在後麵的魏一黎。

“冇……我真的冇有了……”

魏一黎實在是受不住了,和晏君楓打了個商量,他可以跑,但是能不能不要再用繩子拽著了,要是速度也放緩一些那就更好了。

晏君楓點頭同意。

但代價就是……今夜魏一黎可能無法睡個好覺了。

魏一黎就這樣跟著晏君楓跑跑停停,遇上了洛瓊禮。

-